看不起病昨办?口中国数千万人加入医疗众筹

    去年年底,上海一名5岁女孩从双层床上摔下来造成头部重伤,当时中国各地数以百万计的陌生人帮助她支付了手术费用。孩子的家人没有预先支付任何费用,还收到了人民币30万元的救助金,每个参与者只需支付人民币0.03元。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正试图填补医疗保险行业的空白。去年lO月份,阿里巴巴麾下的蚂蚁金服推出了一项针对支付宝用户的“相互宝”计划,迄今吸引了逾5000万参与者。“相互宝”计划为100种重伤或重病的患者叠供一次性赔付,其中包括恶性多辔和某些类型的瘫痪。蚂蚁金服近期表示,其目标是在未来两年内吸引3亿参与者。

QQ图片20190525144451.png

    包括蚂蚁金服在内的中国十几家民营初创企业正试图让更多人为自己或代表子女和年迈的父母报名加入众筹医疗平台。就连中国叫车服务巨头滴滴出行也在几个月前推出了类似产品。

    截至4月早些时候,有18人收到了蚂蚁金服互助产品的救助金,每人每份赔付分担费用降至约人民币0.01元,使用支付宝付款。蚂蚁金服表示,对每笔救助金收取8%的管理费。这些金融科技公司强调众筹救助计划不是保险,以避免违反监管规定。蚂蚁金服最初推出互助计划时,与一家持牌中资保险公司合作.但在中国监管部门指责该保险公司误导性的营销和信息披露缺陷后,蚂蚁金服终止了这一合作关系。

    中国庞大的人口意味着保障成本理论上可以在数亿人中分摊,每人分摊的费用微乎其微。这些金融科技公司表示,当参与者申请理赔时,公司必须在付款之前核实信息。这可能包括访谈申请人、查看过往医疗记录、联系他们治疗的医院。中国超过90%的人口拥有某种形式的公共医疗保险,基本药品费用以及在免赔额以上的绝大部分住院费用都可以报销。对于昂贵的进口药品和更昂贵的疗法,患者往往需要自掏腰包,很多人无法负担商业医疗保险。

    但这个新兴的行业可能而临监管风险,此外,从长远看,尤其是遭遇财务困难的情况时,这些金融初创公司能否支付理赔款并无保证。复旦大学保险系副教授陈冬梅表示,若这些科技初创公司倒闭,人们本以为自己拥有的保障就会消失。她表示,“这对消费者是个很大的风险。”

    水滴互助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沈鹏称,创立该平台背后的想法是,花小钱看大病。这家成立已有三年的初创公司的投资者包括腾讯和美团点评,会员数已经超过7800万。沈鹏称,该公司尚未盈利,公司以增进社会福祉为首要目标。截至目前,这一平台已向逾3000多名重大疾病患者总计支付逾4忆元人民币互助金。

9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