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5年仍卖不出去的日本防卫装备

   日本政府2014年4月制定的“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规定,可以在“有助于日本安全保障”等条件下,降低共同开发和出口的门槛。日本希望通过加深防卫装备领域的合作进一步强化日美同盟,同时与其他友好国家在安全保障领域深化合作。美国在防卫装备的数字化方面领先,日本还有借此追赶美国的目的。

QQ图片20190612162752.png

    在现代战争中,战斗机和舰艇等所有装备通过网络连接起来、施展战术。以网络为首,数字技术成为拉动军事技术发展的“火车头”。与其他国家进行共同开发有望提高日本政府和民营企业的数字技术水平,同时还能削减成本。

    但是基于新三原则的共同开发无一展开。最尖端隐形战斗机“F35A'’以美国为中心由9个国家共同开发,主体是美国大型防卫装备制造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相关开发在日本放宽限制之前就已启动,日本未能加入。F35A的结构保密,维修和改造需要依赖美国。在日本4月坠毁的F35A方面,查明原因离不开美军的合作,由于包含机密信息,仅靠日本难以查明。

    日本国产防卫装备成品的出口比共同开发更加低迷。新三原则出台后,至少进行了近10项出口谈判,但没有一项达成协议。2016年,日本希望对澳大利亚出口新型“苍龙”级港艇的案件对于相关人士来说是痛苦的记忆。澳大利亚前总理阿博特对“苍龙”级潜艇显示出兴趣,但新总理特恩布尔上台后,转为“重视国内产业”,选择了承诺在澳大利亚雇用员工的法国企业。

    阿联酋曾对川崎重工生产的“C2”运输机显示出购买意向。但2018年,日本防卫装备厅官员被阿联酋方面告知“这样下去没法引进”。原因是C2在未铺装跑道上的起降能力不足。围绕新明和工业生产的海上自卫队救援用水上飞机“US2”,日本与印度的谈判超过5年,陷入胶着状态。印度对1架飞机超过100亿日元的价格面露难色,要求在印度生产或转移技术,双方未能达成妥协。

    日本并未推进面向出口的开发。被视为强项的技术实力在不知不觉中陷入独自进化,失去适应市场的能力。拓殖大学教授佐藤丙午表示,装备品领域发生的情况与日本制造业的情况相似。日本生产不出价格和性能符合对象国需求的防卫装备,从与美国和欧洲的共同开发着手比较现实。由于对日本企业的体制感到不安,美国对于和日本共同开发态度犹豫。日本防卫省要求国内防卫企业在2020年之后引入美国国防部所采用的网络安全防卫标准。日本防卫省和经济产业省还在私下讨论能否建立对机密信息处理人才的资格进行评价的机制。末来日本亟需制定新战略,推进最尖端数字领域的共同开发等。(加藤晶也)

15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