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岛国基里巴斯

   作为第一批因为气候变化被海平面上升影响的国家之一,位于太平洋中心的基里巴斯共和国正挣扎在危机边缘。它的国土正在逐渐消失。

   基里巴斯拥有33座岛屿,这些岛屿很小,分布四散,甚至跨越数千公里。如果算上领海的话,基里巴斯的面积其实相当于印度。但它实在是太难引人注意。作为世界上最隔绝的国家之一,基里巴斯不仅很小很偏,还很穷,这个国家的GDP在全球排193位,它的人口刚超过10万。

image.png

   暴涨的海水正在威胁这个国家。许多岛屿上的最高点,仅仅高出海平面几米,一些居民区的地势更低,涨潮时,家园被淹,很多人连回家的路都找不着。已有研究预测,如果气候升温速度按照目前形势发展,到21世纪末,基里巴斯共和国的一些岛屿就将会完全消失。即便是按最乐观的预测,基里巴斯仍将面临致命的麻烦。

   受到威胁的太平洋岛国不只是基里巴斯。当一些大国还在为如何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争吵不休时,基里巴斯、图瓦卢、瓦努阿图等岛国都已经快从地图上被海水抹掉了。按照最悲观的看法,这些国家未来要担忧的,并非是否会被淹没,而是消失的那个时刻何时到来。

   气候危机已经率先制造了一批海岛难民。因为海平面上升,他们失去了家园,也因为海水的侵袭,原本供饮用昀淡水水源遭到污染,农作物无法再种植,他们的生计也变得岌岌可危。2014年,因为家园环境恶化,来自基里巴斯的罗尼·特提塔( Loane Teitiota)成为第一个在新西兰申请气候难民的人,然而,他的申请遭到新西兰最高法院驳回。

image.png

   近年来,新西兰还拒绝了图瓦卢两个家庭的气候难民申请。这两个岛国家庭控诉,因为气候变化导致海平面上升,缺乏清洁卫生的饮用水以及图瓦卢的失业率居高不下,所以寻求庇护。但是新西兰法庭裁定,当前的《国际社会难民公约》不适用于环境难民。他们没有种族、宗教、国籍、政治上受迫害的风险,因此拒绝了申请,将他们遣送回国。  

   这是一场生存之战。气候变化像是悄然造访的歹徒,已经闯进岛国大肆破坏。无论是住在这个即将被海水淹没的国家为生计奔波,还是掌管这个国家的政权为未来做保全,都极其富有挑战。曾于2003年当选基里巴斯总统的汤安诺( Anote Tong),退休后仍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政策的强硬倡议者,他不希望这个自己曾经执政十多年的国度未来不复存在。

   气候危机已经使基里巴斯做出里程碑式的抗争举动。随着海平面上升,海岛的土地可能会升值,基里巴斯是第一个未雨绸缪,从别国购买土地以计划安置自己国民的国家。2014隼,基里巴斯与邻国斐济签订协议,斥资830万美元在斐济的瓦努阿岛购置一片林地,面积大约24平方公里。当时的汤安诺政府称,此举是为未来不得已时的“举国搬迁”考虑。

   对于消失的岛国国民们来说,好消息是,移民窗口也正在重新开放。2017年10月,据英国《卫报》报道,新西兰政府正在考虑设立.个新的签证类别——气候难民签证,以帮助因气候变化而流离失所的太平洋岛国民众。不过,这个新政策只打算提供100张签证给受气候变化影响的人。新西兰气候变化部长詹姆斯·肖( James Shaw)说,这是一个实验性的人道主义签证类别。

5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