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武器“被动”参战利比亚

   中国于利比亚这样一个失去中央权威的“前现代国家”进行军贸,即无助于现实的国家利益,又无法避免卷入毫无意义的教派矛盾,可谓“有百害而无一利”

   对北非大国利比亚而言,2019年注定要在枪炮声中结束,而万里之外的中国却被一些媒体有意无意地跟利比亚局势扯上关系。

   据“香港01”网站日前报道,利比亚东西两派武装围绕首都的黎波里的争夺进入白热化,为取得优势,双方的“外国后援团”纷纷提供大量武器,坦克、大炮、飞机都不新鲜,无人机甚至反无人机枪等新玩意儿也陆续登场。让人意外的是,疑似中国武器装备(包括仿制品)出现在战地视频里,这究竟为什么呢?

的黎波里拉锯战

   自从2011年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本就存在部落化倾向的利比亚陷入内乱局面,有穆斯林兄弟会背景的民族团结政府虽得到联合国承认,而且土耳其、卡塔尔大力相助,但统治权仅限于津坦山区部落聚居的西部的黎波里塔尼亚地区。主张“政治伊斯兰”,而深受埃及、阿联酋影响的东部昔兰尼加地区则是世俗派的天下。

H%6[YOV0E9THA)$Q@6OS`2H.png

   原卡扎菲军队总参谋长哈夫塔尔在2014年自立门户,以班加西为根据地成立国民军,先以“反恐”名义收拾各路诸侯,扫平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苏尔特、萨卜拉塔、德尔纳等地的巢穴,接着直接宣布团结政府为“非法”,2019年4月发起“进军的黎波里”运动,意图独掌乾坤。

   就整个战局而言,第二次的黎波里争夺战与2011年旨在抒垮卡扎菲的战役几乎如出一辙,都是围绕首都外围交通枢纽和海岸线展开,但双方“民兵化”的队伍素养很差,而且派系林立,保存实力的味道明显。

   从2019年4月4日至11月中旬,双方基本保持“打一周,歇一周”的状态,而且每个月的伤亡在300人左右,可见整场战役强度并不高。据美国“乏味战争”网站介绍,国民军主要靠装甲兵、航空兵优势猛攻的黎波里两南郊,意图是夺占的黎波里郊外40公里的扎维耶镇,由此突人首都中心的革命广场,但西部民兵死守扎维耶镇,而且从的黎波里外围的津坦、米苏拉塔、巴尼瓦利德等地出击,打击国民军脆弱的交通线,使其无法毕其功于一役。目前,双方仍在以的黎波里为中心的约2万平方公里的核心地带反复拉锯,尤以扎维耶和津坦为双方志在必取的要点,外界所发现的“中国武器”也集中在这两个地方。

   早在2018年,美国《国家利益》就发表过题为《武器试验场》的文章,其中谈到了各派势力及其幕后支持者密集向利比亚投入武器的现象。涉及中国方面,文章提到飞弩-6肩扛式导弹、107毫米火箭炮、56式冲锋枪等,连被利比亚民兵征用的中兴皮卡也被算在其中。到了2019年,有欧洲网民发布截图,显示利比亚国民军手里出现“翼龙一2”等中国无人机或地面基站;8月3日,西部民兵公开宣布击落一架“翼龙一2”并公布残骸照片,至于民用市场普及的中国大疆“幽灵”四旋翼无人机也是利比亚战场的“常客”,被用来近距离侦察甚至投弹。

   需要强调的是,其中很多被曝出的案例都只是中国无端“躺枪”。在利比亚内战中,欧美军事博客多次刊登疑似“中国武器”照片,例如有一辆丰田皮卡车厢上架设的14.5毫米双管机枪,枪身上有“机枪瞄准具、N0.810315”等铭文字样,一度被传闻成中文。但经专家鉴定,该字样实际是朝鲜谚文,系早年朝鲜军援卡扎菲政府军的遗留武器。

第三者制造的意外

   自哈夹塔尔领导的国民军从2014年占领利比亚“石油新月地带”后,无论财政还是军备都有显著改善。这片“新月地带”位于的黎波里以东约500公里的锡德拉湾,集中了利比亚全国70%的油田及炼油设施,其最大石油港口锡德拉港和最大的拉斯拉努夫炼油厂都位于此。中东多年战乱的经验表明,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拥有了击败其他对手的潜力。

   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披露,截至2019年初,国民军约有4万-5万人,从民间收集的散落武器早已不再是其主要来源。通过石油特许销售和海关税收,他们得以从独联体、巴尔干国家进口武器弹药,更别提埃及、阿联酋、沙特在内的外部力量积极供应。

   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哈夫塔尔的海外中间人是前利比亚驻沙特大使阿布杜·巴塞特·巴德里,他曾促成沙特、阿联酋军队将大批进口武器(自然包括中国)“借用”给国民军,根本不顾及这些武器原生产国所作出的“最终用户条款”规定(这类规定警告一旦客户放任武器流失,制造商将不再提供后勤服务)。正是在巴德里的撮合下,曾在乌克兰顿巴斯、叙利亚代尔祖尔等冲突中扮演“影子武士”的俄罗斯瓦格纳民间军事公司也充当了重要角色。

   相比财大气粗的国民军,西部民兵各派拥兵自重,“不愿战,不能找,不敢战”的情绪十分严重,尤其是由各个部落武装和民兵拼凑而成的“利比亚之盾”和“利比亚黎明”联盟两支军队,是目前保卫的黎波里的主力。这两支军队被编成6个旅,总兵力2万。

   据法新社报道,欧美曾承诺援助两部民兵,但碍于与哈夫塔尔的“石油友谊”,往往口惠而实不至。民族团结政府只能靠土耳其、卡塔尔少量海运的武器弹药苦撑,或用早年抢占的卡扎菲金库的资金,从军火黑市上购买,战斗力自然大打折扣。2018年2月,两部民兵第103步兵营在巴尼瓦利德山谷与国民军较量时,就因连续数天填不饱肚子,投靠了当地的部落武装。

   由于战乱频仍和复杂的利益纠葛,中东国家之间一直存在“台面下”的武器转让活动,不仅是利比亚,在也门,由于沙特、阿联酋等国联军战事紧急,科威特便未经供应国同意,将自己库存的155毫米炮弹紧急送到联军,至于库存调拨的被服鞋袜和各式枪械更是无法统计。

   有趣的是,为了强化快速部署和战术机动性,这些国家提供给哈夫塔尔国民军的武器还会“贴心”地提供陆虎轮式战术车、ATV战术突击平台和降落伞,配合运输机的支援,能快速空投到利比亚东部任何地点。中国武器出现在利比亚,显然是“第三者制造的意外”。

   如今中国早就建立了一套宪备的军品出口管制法规体系,采取了出口经营登记管理制度、许可证管理制度、清单控制方法等国际通行的出口管制措施,明确了有关违法、违规行为处罚措施,提高武器出口的控制能力。中国只向主权国家出口军品,不向非国家实体和个人出售武器,不向安理会武器禁运的国家和地区出口任何军品。而且要求军品接受国提供最终用户和最终用途的证明,承诺不向第三方转让从中国进口的武器。

 “中东军贸市场既是富矾也是雷区,北京向来都小心翼翼地踮着脚尖往前走。”新加坡《海峡时报》评论说,不要说利比亚,就连伊朗也只得到过中国的低端防御性装备。虽然伊朗人希望得到更好的,中国却要通盘考虑联合国决议效力以及中东整体力量的平衡(例如沙特等国对波斯湾的安全关切)。“中国人清楚中东地区千丝万缕的权力博弈,武器是特殊商品,北京总会慎重对待,而不是简单追求商业利润。”

7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