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网红”政治家一一河野太郎

   说到频频在中国微博上热搜的外国政要,日本前任外相、现任防卫相河野太郎应该算是其中一个。河野太郎的个人官网上显示他有Facebook、Instagram和推特的账号,其中粉丝最多、发表内容最多的是推特。

   比如,他来中国访问,在推特上发了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自拍,让日本网友意外发现华春莹的另一面。再比如,有网友指责他戴金表生活奢靡,他转发解释说,其实是APEC纪念品的竹表,带火了一波竹表热潮。

   还有网友在推特上发起了“如何在网上发出河野太郎的名字却不被他发现”的挑战。有使用标点符号拼写的,有用3D建模的,甚至还有人用摩斯密码,但这些都被这位“网瘾深重”的政治家发现并转发。

   可以说,河野太郎成为在社交网站上最活跃的日本政治家之一。他出生于1963年1月10日,出身政治世家。他的祖父是曾任日本副总理、自民党干事长等要职的河野一郎,父亲河野洋平则历任自民党总裁、副总理、外相等,1993年在担任官房长官时发表的“河野谈话”更是在东亚外交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其本人从日本名校——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部肄业后进人美国乔治城大学,师从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毕业后进人富土施乐公司和日本端子株式会社工作,1996年在第41次众议院总选举中初次当选,走上从政之路。2015年被任命为内阁府特命担当相,首次实现入阁。2017年8月担任外务相,2019年9月平移至现职防卫相。

   担任外相期间,河野太郎也曾引起争议。到2019年5月,就任不到2年的时间里他已经出访超过了100次。相比之下,前任外相岸田文雄在4年8个月的任期中只去了51个国家和地区。河野太郎对于一些日本外相从未去过的国家也显示了兴趣,还在外务省2019年度预算案中提出742亿日元的外相专机项目。

KBUA}Z4VPNI0(Z_DO3]3J_K.png

   由于例行国会期间的工作日一般都有国会审议,河野太郎就利用周末组织短期出行。调任防卫相之后,他依然保持了超高的外访热情。他充分发挥英语能力,与外国政要的交谈基本不用通过翻译。官房长官营义伟称他为“新式防卫相”,但这一做法也招致在野党的批评,指出应该优先国会日程,频繁的海外出差缺乏成果,防卫相总是不在日本成为问题等。

   相比于在国会上引起的争议,河野太郎在网上得到的更多是正而评价。2019年9月的内阁改造中,他先是发了一条与外务省职员们的合影表示感谢,收到5万多个“赞”,4小时后又发布了自己就任防卫相的推文。此后又陆续友布了自卫队在台风灾区的各种救灾活动。

   在河野太郎走马上任防卫相之后,防卫省和自卫队强化了信息发布,不断更新推特和Instagram,对外展示救灾支援和部队的活动状况,意在增加自卫队的亲近感。海陆空三支自卫队和统合幕僚监部也分别通过各自的账号发布信息。

   对于拥有120多万推特粉丝的河野太郎的就任,防卫省寄予了很高的期待。他自己也说:“希望(用社交网站)同时发布自卫队活动和安全保障政策”。

   近年来,积极利用社交网站的日本政治家越来越多。据日本“选举.com”网站统计,在2019年的参议院选举中,有80%的候选人使用了推特,超过了2016年参议院选举时的67%。立宪民主党、国民民主党和日本维新会的超过90%的候选人使用了推特。自民党也超过了80%,大幅超过上次选举时的约50%。

   推特日本公司的谷本晴树认为,“欧美有很多政治家会通过推特倾听民意,但日本还是以单方面发声为主”。与一般政治家大多是在网上发布与工作相关的内容不同,河野太郎经常与网友积极互动。

   对比美国,日本政治家对社交网站的利用尽管有些迟缓,但在选举战中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举足轻重。如今日本内阁广报室内部有一支被称为“SNS班”的团队,专门负贵首相安倍晋三的各种社交网站的内容运营,还会针对各家网站不同的受众发布不同的内容。

   不过,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政治家在社交网站上享受了关注度提高的红利之后,也要而对一举一动接受严密注视的代价。有人夸赞河野太郎积极与网友互动“就像亲切的邻家大哥”,也有人质疑长时间泡在网上的他是“不务正业、太闲了”。在树立亲民“人设”的同时,也要经受住社交网站这柄双刃剑的考验。

11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