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寄生虫》到首尔底层贫民的半地下世界

  首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外语电影——韩国电影“寄生虫”通过揭露韩国经济增长的阴暗面吸引了全世界的观众:都市里的贫困,以及由此产生的屈辱和阶级冲突。这个虚构的故事反映了首尔所谓的“脏汤匙”,也就是城市贫民们的生活,他们很多人都住在半地下室里。

  在首尔,房价一直快速上涨,许多学生和年轻夫妇从租住半地下室起步,希望经过足够的努力奋斗,最终能在公寓楼拥有一套房。

  “这显然是一个地下室,但是住在里面的人想要相信自己属于地上世界,”去年该片受邀参加戛纳电影节后,导演奉俊昊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们一直生活在恐惧中,担心如果情况变得更糟,他们会被彻底乔噬到地下。”

  年轻的半地下室住户可能梦想着逃离,但其他许多人是老年人或失业者,他们几乎完全放弃了向上流动的希望。他们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离无家可归只有一步之遥。根据政府的统计数据,首尔有数十万人生活在半地下室,他们分散在城市各处。

  甚至在“寄生虫”获得奥斯卡奖之前,当地影迷和外国游客就已经开始前往影片的拍摄地,体验为该片提供灵感的首尔真实景象和气息。

image.png

  房地产经纪人金南植(KimNam-sik)说,在首尔,财富是用你住得多高未衡量的。他在首尔安静的城北区做中介,这里有数十座外国大使官邸。“你的住宅楼越高,你住的楼层越高,你的房子就越贵。”

  在城北区,许多富人中的富人就像“寄生虫”里那个家庭一样,住在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华独栋住宅里,有很大的后院,还有优雅的松树遮荫。许多这样的房子也有地下空间,原本是用作防空洞的,供屋主储存应急食品,防备朝鲜入侵。如今,这些隐匿之处主要用作地下健身房和家庭影院。

  害怕与朝鲜发生战争,也是首尔贫困地区有这么多地下房屋的原因之一。在冷战期间,政府鼓励建造地下避难所。但随着城市人口从1955年的150万激增到1990年的1000万,当局允许房东把地下空间租给金双石这样的韩国农村人。但在后来的几十年里,随着经济放缓和收入不平等加剧,这座城市的穷困潦倒者们依然深陷在地下室里。

3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