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席卷意大利的疫情风暴中,华人聚居区被誉抗疫典范

  在席卷意大利的疫情风暴中,卫生官员们发现一个大型族群竟然毫发无损,他们就是生活在普拉托的5万名华人。

  2个月前,意大利的华裔居民遭到了可耻的歧视,成为侮辱和暴力袭击的目标,因为大家担心他们会在意大利传播新冠病毒。但在位于托斯卡纳大区的普拉托,情况恰恰相反。这些曾经的“替罪羊”现在却被当局树为及早严格采取管控措施的典范。

  托斯卡纳最高卫生长割仑{左·贝尔蒂说:“我们意大利人担心普拉托的华人会成为问题。但事实上,他们比我们做的好得多。”他说:“在普拉托的华裔居民中,竟然没有一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

  华人约占普拉托人口的四分之一,但贝尔蒂认为整个小镇的感染率只有意大利平均水平的近一半,功劳全在他们。这里的感染率为每10万人中有62个病例,而意大利平均水平为每10万居民中115例。

  普拉托的华人社区是从1月底开始进入封锁状态的,比意大利首次报告确诊病例还要早3周。

image.png

  许多人是从中国过完年回来的。他们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于是互相提醒要待在家里。

  因此,当意大利人奔向滑雪场,像往常一样挤进咖啡馆和酒吧时,普拉托的华人居民似乎不见了踪影。这里的街道还挂着春节昀装饰品,但已经空荡荡的,商店都关了门。

  2月4日,当在中国出生的商人卢卡·周(音)从中国乘飞机回意大利后,他直接将自己关在卧室里隔离14天,与妻儿分开。

  他说:“我们看到了中国发生的事情,我们为自己、家人和朋友担心。”自我隔离结束后,他出门都戴着口罩和手套。他说,街上为数不多的几个中国人也戴着口罩,害怕传染上新冠病毒。

  “我的意大利朋友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曾多次试图向他们解释,但他们不明白。我回普拉托的时候,没有一个意大利政府工作人员告诉我应该做什么事晴。我们完全是凭自觉。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都会被感染。”

  另一个从中国返回后进行自我隔离的人是23岁的大学生基娅拉·郑(音)。她说:“我意识到局势的严重性。我觉得有责任为其他人和与我关系密切的人进行自我隔离。”

5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