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供需下半场

  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口罩产能也迅速大幅提高,前一段时间投资一家口罩厂两三天就回本的现象已很少见到。随着国内市场饱和、国外疫情加重,国内厂商将目光投向了国际市场,但口罩出口并不容易。

  全球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00万人,美国、意大利、英国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现新冠肺炎病例,而这一数字仍在快速增加。

  不到两个月前仅在中国发生的口罩紧缺的局面,如今在全球多个国家上演。口罩日产量在一个月迅速扩张超过十倍、日产能和日产量双双破亿的中国,开始向多个国家运送大量口罩。

  然而,近期有消息称,在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3月28日发布的最新的可接受口罩标准清单中,一周前还被认可的中国口罩标准消失了。就在不久前,多家媒体报道,荷兰卫生部3月28日宣布召回从中国进口、但已经分发给医疗机构的数十万只口罩,理由是这批中国口罩质量不达标。

  “中方帮助别人,心意是真诚的。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出现了个别问题,我们都应该能以实事求是的态度予以合理的解决,希望对这个问题不要做政治化的解读。”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3月30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

  倒退几个月,去药店的人们不会对躺在角落的-次陛口罩浪费哪怕看一眼的时间;苏州市的一家口罩厂在停产了一年后不得不进行破产清算;电商平台搜索“N95口罩”会跳出数屏货满的商家和满减的标签。

  口罩逆袭,最多只用了几天。这场席卷全球的疫情,迅速把口覃以及上下游产业链,推到浪尖。

  各地的药店快速清空了过去两三年的库存,正在走破产程序的企业拿到了资金复产,谁要是在朋友圈晒出满屏口罩,别人会理解为是在传达“我不仅仅是有钱那么简单。”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数据,截至2月底,包括普通口罩、医用口罩、医用N95口罩在内,中国口罩日产能达1.1亿只,日产量达1.16亿只,分别是2月1日的5.2倍、12倍。有人预计,这个数字到了明底已经达到了2亿只。

  火线蹿升的产能背后是数百万从业者入局。有数据称,2020年以来,中国经营范围新增“口罩、防护服、消毒液、测温仪、医疗器械”等业务关键词的企业高达上万家,车企、服装厂等行业的企业纷纷转产。

  原因很简单,“利润高到难以想象”。王磊也算是入局者之一,这是他对这行暴利的总结。行业内有个更形象的说法——“印钞机”,但印钞机还要有很高的门槛,而口罩却基本没有。

投资口罩厂两三天就回本

  两周的时间,王磊的合作伙伴先后建了三个口罩。

  此前,虽然都在医疗器械相关的行当,但口罩的事跟他们没多大关系,王磊也不太了解。契机出现在过年期间,有朋友说有四台老旧的口罩机生产线压在仓库,但是不会修,眼看着口罩那么紧缺,知道能赚钱,也没办法。

  “我们存很多很厉害的工程师,就想把机器先修好拉回来。”因为是很多年的老机器,效率比较低,即便是攒起来,效果也不是很理想,但是能生产,生产出来的口罩质量还不错,所以他们决定,“干!”

  口罩机的问题解决了,厂房是现成的,只要装修。下就行,资质也没问题,法律法规方面也都非常熟悉,从决定到投入生产,王磊和合作伙伴只用了几天时间。

  那时候已经是过年期间,找工人是来不及的,“我们都把工程师当工人用,一个车间最起码要两三个人,”王磊笑着说,“一个工程师一个月多少钱?这种情况下口罩的价格怎么可能会下来呢?”赚钱是肯定的,即便是现在口罩价格已经回落至稳定的区间,疫情前每个价格在0.2-0.3元之间的普通一次性口罩,现在仍然能卖到2-3元,价格相差将近十倍。

  此前有媒体曾算过一笔账,“按照正常生产,一台口罩机每天生产口罩10万个到16万个不等,按每个至少纯赚一块来算,保守估计一天能赚10万元。早期口罩机价格也就在十几万、二十几万元的样子,算上原材料,两三天就回本,后面都是净赚。”

  王磊他们当然了解行情,但并没有预估利润是多少,“没办法估计,原材料也是一天一个价格,在那段时间。”

  “一天一个价”的状态,几乎贯穿了整个口罩的产业链。

  口罩是“头炮”。3月23日宣判的上海首例疫期哄抬口罩价格非法经营案中,被告人在1月23日至1月29日期间,将正常售价7元,盒的口罩,从21元/盒陆续涨至198元/盒,基本上是那段时间市场哄抬口罩价格的缩影,而这样的涨幅,并不是最高水平。

  “卖多少钱的都有,卖多少钱都有人买。”这就是在疫情刚开始被普通民众了解时的状态。随后监管部门开始出手干预,口罩价格逐渐开始回落。

  这股“疯炒”的漩涡很快传到口罩机。媒体报道称,当时每台口罩机加价100万-150万元仍然有买家接盘,供不应求。

  但是这一环节并未影响到王磊和他的合伙人,攒起来的口罩机对于他们来讲几乎是零成本,真正影响到他们的是口罩原材料。

  口罩的主要原材料包括熔喷布、鼻梁筋和耳挂带,“熔喷布3月初涨得很厉害,几乎是一天一个价。鼻梁筋和耳挂带刚开始也涨了好几倍,非常凶,后来是国家开始管控后,价格才慢慢回落。”王磊说。

  熔喷布有昆好的空气过滤性,是口罩最核心的材料。有媒体曾做过统计,熔喷布在疫情前的价格是1.8万元/吨,到2月底涨到20万元/吨,而到了3月中旬则达到52万元,吨,两个月的时间涨了将近30倍。

  3月初,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向天津、上海等8省市下发了开展熔喷无纺布价格专项调查的“紧急通知”,要求地方市场监管部门于3月5日至3月l0日对指定企业开展熔喷无纺布价格专项调查。此外,相关央企在统一部署下加快推进生产线建设,扩大熔喷布产能。同时,紧俏的市场行情也让更多的企业自发入局。有媒体援引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国内新增变动经营范围中增加“熔喷布”的企业达到317家,为历年最高。

image.png

  最新的消息称,熔喷布价格有一定程度下滑,已经从之前的50万元左右一吨,降到35万元/吨左右,价格暴跌15万元。

  “从抢口罩,到抢口罩机,再到抢熔喷布,到最后,连超声波口罩焊接机都开始抢,那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到现在还停留在80、90年代的技术水平的机器。这么多年技术都没有更新,可见其利润多有限,但在2、3月份,这种原本8000-10000元的机器,市面上的价格也一度高得离谱,关键是有钱也买不到。”市场就是疯狂到那种程度,王磊回忆。

  他们旗下的三个口罩厂目前也还没有实现全部产能。

主管部门严把口罩质量关

  “除了口罩机的性能并不稳定以外,主要是上游原材料的产能忽上忽下,导致熔喷布的供应仍然不能满足我们的需要。市面上能买到的熔喷布,其实合格品非常少,我们要求达到99%的过滤效率的熔喷布,符合标准的原料厂家并不多,我们现在基本处于半断货状态。”

  “以欧盟CE认证为例,这类报告可能出自非欧盟委员会官方授权的认证公告机构。”有第三方检测机构人士告诉《财经》,非官方认证费可能只要几千或一万元,而且几天就能出检测报告,但这样的报告,海外客户很可能不认可,“有些口罩生产企业不了解,出于节约成本的考虑,选择这类认证机构,导致后续出口过程中面临着巨大的法律风险。”

  口罩市场乱象丛生,也引友了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

  3月30日,商务部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加强医疗物资出口质量管理,严厉打击假冒伪劣行为,严把质量关、维护出口秩序。同时,也希望外国采购商选择符合上述质量要求的产品供应商。实际上,此前国内各级市场监管部门、公安机关已经迅速查处了一批制售假冒伪劣口罩的案件。

  总有朋友问王磊又有进货渠道,又能研究明白标准,又认识这么多人,又能发境外,为什么不做做防疫物资的生意?好好做一个月没准儿就发大财了。

  王磊在社交媒体发了一长段话,“我真心不是做销售的料,我只能做技术赚钱。疫情前前后后,我送朋友、送医生的物资都几万块了,又要证照齐全,又要质量过关,买到的东西本身价格就高,根本没法转卖。为了朋友要的几个口罩恨不得去厂子里蹲点跟生产线看着质量,算下来我一天的价值,这成本有多高?真想卖的话,这得卖到多少钱?所以,这世上可以赚到钱的地方很多,但是,有些钱注定就不该你赚,别想着赚快钱。”有人赚钱,有人亏本

  “疫情期间连装修的费用都涨了六七倍,从之前每平方米大概一千元左右,到三五千、六七千元,”装修厂房的时候,王磊的合作伙伴收到了高出平时很多的报价,但这只是开始。

image.png

  花点钱把厂房一装修,买好口罩机,按钮一开就哗哗来钱,在不少人看来,这多年不遇的、一本万利的机会,步骤就这么简单。关键在于有没有胆量和魄力。很显然,窗口期是一定的,疫情总会过去,在那之前就是一场赛跑,谁跑得比别人陕,谁赚的钱就越多越容易。

  “有口罩机厂家吗?急求一台口罩机。”

  打开各种口罩机贴吧,这样的帖子随处可见,与之对应的另一类,就是出售各种一次性、N95口罩机的消息,价格在100万-150万元不等,有全自动的N95口罩机现货,喊出了200万元的高价。期货便宜些,但需要一周到20天的时间,这对于每天行情都不一样的口罩行业,风险非常大。

78[W}}O[JL8[DY~_QU(2)ZI.png

  资料显示,口罩机是将多层无纺布通过热压、折叠成型,超声波焊接,废料切除,耳带鼻梁筋焊接等工序制造出具有一定过滤性能的各种口罩的设备。它不是单台的机器,需要多台机器的配合完成各种不同的工序。市场较流行的口罩设备包括:杯型口罩机,无纺布平面口罩机,N95口罩机等。

  “疫情之前,口罩机的生产厂家就那么多,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产能很有限,利润也不大,一年能卖出去几十台口罩机就很幸福了。疫情发生后,口罩机成了最紧俏的产品,随处都能看到求口罩机的人。”王磊说。

  媒体把一家智能制造公司转做口罩机作为“自救样本”,连该公司创始人都认为过去一个多月过得很疯狂,“做口罩机收入超过1000万”。

  “我们现在已经有200多个订单了,目前出了50多台货。如果全部出货,收入兢是8000万元。而如果一个多月前我们不‘转型’,继续做自动化方案供应商——就算不发生疫情、一切正常运转,这个收入大概也要两年才能达到。”这位创始人对媒体强调,这还是在市场口罩机炒到130万元一台时,公司仍然坚持定价40万元的情况下实现的。

  “大概在初一、初二的时候吧,就有人在网上收买口罩机的图纸。”王磊说,很多以前生产自动化设备的工厂开始转产生产口罩机,全国—下子多了至少三位数的口罩机厂“但是不少人打钱过去后发现,图纸是有问题的,有的设计结构不科学,有的不完整。生产出来的口罩机,要么是做不出口罩,要么就是达不到设计的生产量。”

  一个急求口罩机的帖子下面,有人回复,“真不明白买口罩机的这些人怎么想的,一分钟才能出20-30片的口罩机买了有什么意义,卖机器的又没有能力把速度提到一分钟60-75片。”

  据业内人士介绍,口罩机设备的生产效率一般在80-100片/分钟。

  口罩机生产厂家的问题,很快传导到下游口罩厂。

  “厂房也装修完了,原料也进来了,工人也雇了,最后发现,口罩机不好用这下就几百万搭进去了。”王磊说。

  媒体的报道也印证着这种情况不是个例。

10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