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后的武汉:慎重回归日常

  武汉是第一个经历了新冠疫情曲线两端的城市。对我们其他人而言,在疫情过后,武汉将如何改变,抑或维持不变,都将意义重大。

  在联想公司位于武汉郊区的平板电脑和手机工厂每个工作日,员工来上班都要先报告个人体温,每天至少测体温4次。工作人员设计了一套数据采集系统,测温结果都会被输入其中。员工的体温一旦超过37.3摄氏度就会被自动标记,工厂的“抗疫工作组”就将进行调查。

  由于新冠疫情在武汉这个中国中部城市暴发,该厂停产了两个多月后于3月28日重新开工。该厂彻底重新制定了日常工作安排,以将传染风险降至最低。在返厂前,员工必须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和抗体检测。能容纳6人的会议室如今改为3人,食堂的桌子也被隔板隔开。到处都有标明该区域最后一次消毒时间的指示牌,工厂尽可能多地用机器人运输物资,以减少人员四处走动。现在每个人都必须走楼梯,并与其他人保持距离。

  齐岳是联想武汉产业基地的负责人,他正在执行这些举措。如今,他的工作是在保持高度警惕的同时,让工厂慢慢恢复活力。

  在经历了一个世纪来最严重的疫情后,武汉市一千多万人正试图了解经济社会生活处于何种状况,齐岳是其中一员。在某些方面,情况良好。湖扎省的新冠疫情在2月中旬达到顶峰,而据官方统计数据,目前几乎没有新增病例出现。但科学家警告说,新冠病毒是隐性且致命的,在研制出可靠疫苗之前仍有可能卷土重来。如何在二次暴发风险与重新激活一个拥有1000多万人口的工业中心之间进行平衡,这是一种艰难的处境一一世界各国政府都将很陕面临这一难题。

  购物中心再次开张,但基本上门可罗雀。餐厅的情况也是如此,大家都在网上订餐。地铁很安静,但汽车卖得不错:虽然被困在车流中令人烦恼,但至少可以保持社交距离。

  从3月底到4月8日,湖北省逐步解除了对人员流动的限制规定。

  随着曙光乍现,武汉谨慎地恢复日常生活。理发师是首批复工人群之一。道路明显变得更加繁忙,员工们纷纷重返位于市中心的办公楼。在每家商场或公共建筑的人口处,保安们拿着测温仪器,随时准备将读数过高的人拒之门外。健康码绿码成为该市最珍贵的财产之一,就连乘坐地铁都必须出示绿码。

  在这个首个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城市,即使人们努力采取了公共卫生史上力度最大的遏制行动,危险依然存在。

  一些店铺现在已经开门营业,人们正重返公共场所。戴着口罩的武汉市民前往这座城市的公园散步、打羽毛球,甚至在户外让理发师为他们理发。

  还没有出现雷作为武汉特点的熙熙攘攘的场景,开放的商铺比例为一半。在封锁措施结束逾两周之后,餐厅仍然只被允许出售外卖食物,而体育场馆仍然保持关闭。在街道上,一些市民仍穿着全套防护服出门。在招待顾客时,一些店老板不仅戴口罩,还戴手套。

  在人住酒店时,记者需要提供旅行记录,并进行体温检测。随后酒店工作人员给记者喷了消毒剂。在电梯里,酒店准备了纸巾以供顾客来按按钮。

  虽然如此,武汉的商家仍希望消费者安全且迅速地恢复消费。在武汉商业设施全面重启的几天前,当地一家奥迪汽车经销店的销售团队举行了每日例会。20多名销售员都身穿深色西服,戴着口罩,整齐排列,相互保持着一米以上的距离。

  尽管有种种限制性规定,在3月23日重新开张后,这家经销店每天卖出大约7辆车,销售速度仍与去年持平。他们售出的大多是相对低端的汽车。一位潘姓营销总监说:“在武汉,很多人不愿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他们也不敢使用网络打车平台通勤。”这家经销店打算将员工增加到150人左右,而且员工们很快就能弥补在封城期间损失的收入。

image.png

  这场疫情让武汉威和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姚军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活。去年,姚军经常拜访海外客户,几乎有一半时间,她都是在路上度过的。她说,现茌她想在家里多花点时间,让家人关系更亲密。她的儿子本该在今年2月回澳大利亚上大学,但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未能成行。姚军也不希望他回去。

  以往即使发生了看似撼天动地的事件,在事件平息之后,人类的行为也总能恢复正常。

  有理由认为这一次情况会有所不同。人们以前没有经历过如此严重的疫情,它所造成的基本问题一一无论是朋友、家人还是陌生人,任何人都可能成为致命病毒的传播者一一逐渐破坏了对维持国家和经济运转所需的日常人际互动。武汉是第一个经历了新冠疫情曲线两端的城市。对我们其他人而言,在疫情过后,武汉将如何改变,抑或维持不变,都将意义重大。

7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