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的韩国经济难题

  被无视为“抗疫模范生”的韩国,首尔已恢复“不夜城”,但疫情之后或将面临经济危机。

  韩国是世界发达地区中,成功逆袭的抗疫成功国家。

  尽管也曾经历过短暂的防疫失控——2月下旬和3月初,韩国新冠病毒的感染人数激增,一度从每天的几十,到几百,达到过峰值的每日一千多例。

  但也就是在最高峰期,韩国坚定应对,通过全国633个监测点,每天对两万多人进行检测,及时发现及时治疗,并对病例及疑似接触者、隔离人群采取电子追踪等行之有效的措施。

  韩国的“地毯式筛查、快速检测、移动警报”等措施成果明显。至3月中旬,韩国病例增加数就迅速回落,进入4月后,日新增人数不再过百。4月20日韩国日新增病例降至个位数——8例。韩国疫情曾经的“震中”大邱市,在疫情暴发52天后,4月10日新增病例为0。

image.png

  截至4月30日,韩国自疫情暴发以来,累计确诊病例10765人,死亡247人。治愈人数为9059人,现有病例仅剩1459人。

  不过,即便抗疫成功,也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疫情之后的经济恢复才是真正考验韩国社会的难题。

韩国面临“解封”,首尔恢复不夜城餐厅排长队

  目前很多韩国人感受到:“距离恢复正常生产和社会生活已经不远了”。

  4月15日,韩国国会大选如期举行,成为全球首个在疫情中举行全国性选举的国家。

  令人感叹的是,疫情没有影响韩国选民的投票热情,此次选举的投票率超过62%,刷新2000年以来最高纪录。在举行了这样大规模的活动后,韩国的疫情也没有出现反弹。

  目前正值韩国的樱花季,在室外活动的韩国人明显多起来。一些活动场所,也开始营业。

  4月18日,韩国首尔的一家AppleStore宣布恢复营业,这是自疫情开始以来,大中华区以外第一家恢复运营的苹果零售店。一大早店门前排起了长龙,被围得水泄不通。

  4月19日,在韩国娱乐人气最旺、夜店最密集的梨泰院,大部分咖啡店已正常营业,年轻人坐在店内聊天;在首尔明洞的一家餐厅,中午来吃午饭的顾客占满了所有的位置。店主金女士告诉《凤凰周刊》:“从上周末开始,客人明显增加了,天气变暖后,人们好像都出来了口”

  首尔年轻人的聚集地“弘大”,俨然已恢复了“不夜城”景象。晚餐时间一条街的餐厅全部营业,这个街道充满年轻的活力。有歌手在街边弹唱,在一些酒吧门口,入们排起了长队。停业一段时间的夜店也重新开业。“晚上12点夜店开了,和朋友一起吃完饭过来的。”住在韩国首尔的27岁青年姜诚俊说。

  目前韩国还将迎来5月初“黄金周”假期。韩国金浦机场飞济州岛的机票价格开始持续上涨,从此前2月的3000韩元飞涨至106500韩元。韩国釜山航空相关人士称,相比3月,4月的机票预订数增加了2倍。

  “因为不可能永久地完全限制社会活动,所以目前采取的措施是,在可能的情况下,逐步开放。”韩国政府有关人士告诉《凤凰周刊》。

  原本韩国政府决定在4月19日结束“社交距离”政策,目前根据情况延长至5月初。这意味着韩国将有可能在五月初放宽限制政策,有望在5月6日转入正常生活和防疫并行的“生活防疫”阶段。

  韩国总理丁世均在4月19日宣布,“考虑到经济现状”将即刻放宽“4大类”的封锁措施。教堂、酒吧、体育馆和补习学校的行政命令将被取消,政府也将开始允许举行一些必要的资格考试或招聘考试。这是自韩国暴发疫情后,实施“社交距离”政策以来,韩国政府首次宣布将转变防疫政策。

  目前韩国并未完全开放对“社交距离”的限制,但韩国国内“轻松”的氛围引发担忧。一位韩国政府有关人士向《凤凰周刊》表示:“目前秭国国民的状态不是好消息,人们还是太着急了,还是应该尽量减少在公共场所聚会。虽然表面上新增病例不断下降,但如果放松警惕,疫情随时都有可能再次扩散。”

  虽然韩国国民对待疫情的态度相对“轻松”,但韩国政府的对外防疫政策没有放松。

  从目前的韩国隔离政策来看,此前4月1日公布的“入境隔离14天”严格封关政策并未解除。所有从国外入境人员均需要实施居家隔离14天(持外交A1、公务A2、协定A3签证除外)。并且自4月13日,韩国加强了对外国人入境的控制,宣布2020年4月5日前签发的“短期签证”暂停使用,这意味着有韩国签证的人,暂时也无法入境韩国。

  除此之外,韩国公共卫生部门对重新开放实体学校仍持谨慎态度,担心出现新加坡外籍劳工宿舍区那样的聚集性感染。目前所有学生执行按照年级,分批线上开课方案。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说真正已经战胜了这场疫情呢?那要等到有了有效的疫苗给人群接种、或者说人们通过暴露于病毒之后形成了足够广泛的人群免疫时,才能说我们真正地战胜了疫情,在此之前完全不能放松。”韩国政府有关人士告诉《凤凰周刊》。

“疫情可怕,更糟糕的还在后面”

  虽然韩国在疫情防控方面取得了成效,得到了世界很多国家的肯定,但陋着病毒不再是主要矛盾,“后新冠时代”如何恢复经济发展,已经成了韩国社会最关心的问题。

image.png

  据韩亚金融经营研究所题为《新冠疫情对韩国各产业影响》的报告称,考虑到中国的情况,乐观来看韩国经济最早将从明份进入正常化。研究所特别强调:“如果韩国经济活动能比其他国家更快恢复正常化,将有更多机会提高世界市场占有率。”

  但有韩国经济专家持悲观态度。在短短4个月时间里,全球市场和经济实际上已经陷入瘫痪状态。以出口为中心,靠制造业成长起来的韩国经济,经济结构对外依赖程度极高,因此有担忧称,韩国经济将比其他国家遭受更严重的危机。

  据专业机构预测,今年韩国经济增长率可能自1998年发生金融危机(一5.1%)后,时隔20多年再次出现负增长。不仅国际货币基金(一1.2%),惠誉国际信用评级公司(一0.2%)、摩根士丹利(一1.0%)等机构也纷纷预测2020年韩国经济增长率可能会跌至负值。

  韩国经济在过去几年里一直饱受“危机论”困扰。韩国《朝鲜日报》称,消费低迷、内需不振、企业倒闭、失业率剧增,雇佣状况恶化,家庭负债不断增加,再加上美中贸易冲突、以及“强征劳工案”引发日本对韩国进行贸易制裁等,韩国经济发展被无数不利因素包围,在各种冲击和压力下,韩国经济迅速消耗“内力”已成事实。

  《朝鲜日报》称,实际上在韩国影响经济增速的指标,“生产、消费、投资”,都跌至金融危机时期的水平,更大的问题是韩国主力产业的生产指数也大幅下跌。

  从韩国汽车产业情况来看,韩国汽车产业最先受到冲击,自2月韩国疫情暴发以来,汽车产业生产指数暴跌27.8%,2008年11月金融危机时期,该指数跌幅为10.5%。

  另外,韩国整个制造业生产设施的平均开机运转率下降到70.7%,这也是继2009年3月金融危机时创下69.9%的纪录后,11年来最低值。韩国服务业生产指数也降到-3.5%,这是自2000年该指标有统计以来,20年来最大跌幅。

  从就业情况看,据今年4月13日韩国就业劳动部公布的资料显示.今年3月,韩国申请“就业补贴金”的人数,达到15.6万名。比去年同期增长3.1万人,增幅为24.8%,创11年来新纪录。

  事实上,自去年开始,韩国很多经济学家和市场专家就已经不断发出警告,认为韩国经济将在2020年出现急剧下滑和长期低迷的情况。

  相关专家认为,韩国国内劳动市场僵化,投资、就业萧条和产业结构调整失败,缺乏新的增长动力,同时面临严峻外部因素,同中国等竞争国家的技术差距减小和韩国企业竞争力削弱等问题,成为2020年韩国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

  不少韩国经济学家、经济研究所,甚至企业有关负责人称:现在最紧迫的问题是“经济衰退将持续多久”。

  曾担任韩国经济学界最大组织一一韩国经济学会会长的成均馆大学教授金庆洙认为:“一直以来,韩国经济未能改变结构性痼疾,疫情可能导致韩国经济长期处于低迷状态。”金庆洙表示,“此次韩国经济将经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冲击,没有太多证据可以预测经济将迅速复苏。”

  曾担任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KIEP)国际宏观组组长的高丽大学教授李东恩表示:“如果是利率、特定产业或主要经济体的问题,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预测对经济冲击的大小和持续时间,但目前全世界经济处于几乎停滞状态。目箭很难预测冲击的大小,以及后遗症可能持续的时间。”

  李东恩教授对目前韩国经济状况分析表示:“目前韩国经济很有可能不会像金融危机时那样,企业。下子崩溃,而是从结构脆弱的部分开始,给经济带来持续不断的冲击,导致崩溃。”

“目前韩国经济在任何标准下都处于困境。‘很快就会恢复’的乐观论在韩国已经不多见。持‘再观察一段时间’观望论的人也开始减少。担心-隋况会进一步恶化,冲击会持续’的声音开始笼罩韩国经济界。”一位韩国媒体人告诉《凤凰周刊》。

  大部分韩国经济学家和市场专家建议:现在无论以什么形式,都必须采取先发制人的措施,目前应该找到韩国经济的薄弱环节,尽决加以完善。

  真正的问题是,韩国是否会利用这个危机来调适和改变。

  在艰难度过疫情防控阶段后,韩国将在世界经济中处于何种位置,各国将如何看待韩国,可能将取决于韩国如何克服经济危机现状,迅速应对“后疫情时代”。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