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应援品遇冷,义乌风向标失灵

  5月以来,美大选应援产品订单,拜登旗开始多于特朗普旗,因初选推迟,今年义务应援产品订单大幅缩减。

  进入5月,吕长春陆续接到几个美国大选应援品订单。订单不大,几十、上百面的样子,这多少给他带来些安慰。

  从目前的订单看,拜登旗的需求开始大于特朗普旗,10面中有7面是拜登的应援旗。在吕长春不多的仓库储备里,拜登元素的产品开始比特朗普的要多起来。

  吕长春在紧邻义乌商贸城的永康市经营一家五福旗帜厂除了偶尔给外贸公司供货,他的主要客户群是速卖通、Amazon、eBay、Wish等跨境平台的境外订单,厂里主要产品是印制各国国旗、司标旗、车窗旗、手摇旗等广告产品。在义乌这个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场周围,散落着大大小小数十家像五福旗帜厂这样的作坊式工厂。

  每四年一次的美国总统大选,本来是义乌旗帜生产商们的节日。每逢国外总统大选,海外总统大选应援品订单如雪片似的飞过来,不少厂家赚得盆满钵满。义乌小商品指数也一度被称为世界政治的风向标,但在今年严峻的疫情形势下,义乌的应援品生产商遇玲并没有等来预期海量的订单。

  大洋彼岸,受疫情影响,美国大选也在颠覆传统,多达16个州宣布大选初选时间推迟,许多州改为邮寄选票,原本线下的宣传鼓动估计盛况难再。“义乌风向标”这次似乎不再奏效,眼下,几家义乌应援产品供应商的想法是,“希望能苟活下去,度过寒冬,只要有单子,即便只有几个,也愿意做下去。”

美国初选推迟,订单惨淡

  整个三月,吕长春的生意惨淡,只有零星几单,情况有些不妙。即使现在复工复产后的外贸订单,生意也很寥落。

  义乌,这座商贸之城,是“中国制造”最繁忙的一角,这里汇聚了所有能够想到的生产门类。据义乌购官网显示,共有50737个商家销售着近32万种商品。作为美国大选必不可少的一道风景,各候选人的应援品曾在为其主人造势上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去年5,6月间,吕长春还有些乐观。那时五福旗帜厂陆续接到印制特朗普名字的订单,总量过万。为此,吕长春特地赶制了不同款式的特朗普旗库存,约有四千面。他的店铺在义乌商贸城2期市场,工厂在相隔数十公里外的浙江“五金之城”永康市。

  做应援产品的节奏必须跟着美国的大选来,一开始吕长春的店铺不仅卖特朗普、拜登、桑德斯等候选人元素的产品,还有冷门的华裔竞选人杨安泽元素产品。他坦言,自己并不热心国际政治,只是为了生意,才关注美国大选。不同于其他商家,他店铺里种类齐全,应援品不只一个款式,还有花园旗、门旗、手幅等等。

  美国总统候选人桑德斯退选后,大选陷入了拜登与特朗普两强对决的场面,他淮备做三千左右的库存,以备不时之需。

  “总的情况看,这类产品订单很惨淡。”吕长春说,跨境平台上的订单每单量并不大,少则几面,多则几百面,下单的时间跨度长,而来自外贸公司的则量大、出货期长。但现在看来,两个渠道的订单都很少。

  按以往惯例,大选年一月至六月,美国各州已开始紧锣密鼓地初选,但今年美国的投票站静悄悄。

  为应对疫情,美国已有共计16个州或地区选择了推迟初选,分别是特拉华州、印第安纳州、马里兰州、宾夕法尼亚州、罗德岛、佐治亚州等。同时,加利福尼亚州、怀俄明州、俄亥俄州等州选择了邮寄选票。

  初选是大选的前奏,影响着党内选举结果。初选之后,两党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决定最终的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随后在全美范围内展开为期三个月的宣传造势,此时手幅、旗帜、帽子、文化衫等应援品将充斥大街小巷。

  然而,新冠疫情阻挡了原定的进程,为选举造势的线下活动恐盛况难现。

已有生产商转产

  威斯康星州在4月初举行了投票,该州密尔沃基市排长队的情况引起了媒体关注。据“密尔沃基每日卫报”报道,该市在当天只开放了5个投票站,与往常的180个相比差距巨大。为保持社交距离,这五个投票站前排起了长队,每位投票人需等待90分钟至2.5小时。

  截至5月20日,美国的病例总数达到了1570583例,死亡病例超过9万。为保障公民的生命安全,延迟投票是意料之举,同时大选的时间线也变得模糊。

  据美国媒体报道,民主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推迟到了8月中旬,而美国疫情仍不甚明朗,此后的拉票活动是否会如往常那般全国巡回集会演讲也成为未知数。

  上游的竞选方式将牵动下游的应援品生产,当人们越来越多地将线下生活转移至线上、家中,竞选方式能否沿用过去的形式,也许需打上一个问号。

  上一届2016年的美国大选,据称,义乌的旗帜生产商成功地言中了特朗普与希拉里的战局。2016年,特朗普的应援品是印有“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红色帽子与蓝色旗帜。这些订单通过跨境平台与外贸公司落地到义乌的生产厂中。据义乌的厂商介绍,忙碌时一天要生产8000多面特朗普旗帜,而希拉里元素的订单则寥寥。

  那年的应援产品,吕长春接到的单子比较少,没赚几个钱。这次,他提前关注美国大选,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他多雇用了几名工人,并时刻关注大洋彼岸的大选动向。

  但像吕长春这样的义乌应援品生产商,这次的预期却一再落空。疫情下,国内商家线下活动纷纷取消,吕长春的旗帜广告商品也进入销量的冰点.即便是复工复产后的当下,这类不起眼小商品的销量也并不见涨。

  从同行的反馈来看,今年的应援产品订单出奇的稀少。

  这个春天,同在义乌商贸城经商的吴月佩关闭了自1999年就开始经营的印刷了这个厂生产各国国旗、彩旗、三角旗、礼仪带等,现在店铺已贴上了“转让出租”的告示。“不转行了,准备退休。”

  吴月佩的铺子过去在奥巴马时期就有接到应援品订单,每年她都会收到马来西亚、美国等这些国家的订单。今年美国大选,她至今未接到一个订单。她的店铺以外贸产品为主,以前的旗帜能够销往新加坡、中东、欧洲、北美,每年大概有十万的生产量,现在产品都堆积在仓库。

image.png

  她对《凤凰周刊》记者说,即使只有一两千、一两百,甚至几个也愿意做,但现在没有外国客人上门。

  狄鹿纺织品商行的王玉菲也是如此。尽管是第一批复产复工,但只有做国旗的零星单子。生意不景气,只能关闭工厂让工人们放假。“我也没有办法,每个人都要生活。”

  她的店位于义乌商贸城三区二楼。义乌商贸城于2月18日开市,王玉菲每天都会去开店门,但新客寥寥,疫情期间只有网上的一些老客的订单。旗帜主要面向运动会和选举,当下更多的城市线下活动无法开展,旗帜便没了销路。

“义乌指数”风向标不灵了?

  疫惰之下,很难讲“义乌指数”还能否成为“大选风向标”。吕长春们心里如明镜似的,至少在今年,“义乌指数”能映照大洋彼岸选举结果的说法,不灵了。

  一位上届大选中获得不少订单的加工企业主决绝地回避了记者的采访。他说,小企业主都忙于勒紧裤带紧衣缩食过日子,没有人愿意高谈阔论。

  4月底,一位微博自媒体人发布“义乌再次判定:特朗普连任”的帖子,事后人们发现,这是从网上找到的几张旧图——只是为骗点击流量而炮制的一个段子。在网友一些质疑声中,他悄悄地删掉了帖子。

  此后,几位认真的义乌市场监管所工作人员走访了相关经营商位并形成报告。报告显示:辖区所经营旗帜类商品集中在国际商贸城三区二楼一至四单元,经营帽子类大致集中在四楼。因受疫情影响及正逢“五一”期间,90%以上都关门了。

  工作人员总计走访了13家旗帜售卖店铺、3家帽子店铺。走访的店面都是做外贸生意的,但今年因受疫情影响,“外贸生意一单也没有接到过。”

  在阿里巴巴的批发网站“1688”上搜索“特朗普旗帜”出现了170件商品,来自浙江金华与绍兴的厂家占了总量的四分之三;而搜索“拜登旗帜”仅有37件,有广东、安徽、浙江的。从粗略的数据来看,中国生产的大选应援产品的多少反映了特朗普在美国选民中的人气。

  但据最新美国大选支持率消息,拜登民调支持率超过特朗普。浙江一位学者质疑,所谓“义乌指数”神话,很多时候并漫有必然联系,这只是一种附会和炒作。

  浙江大学政治学系百人计划研究员邵立认为,义乌应援品订单与美国大选结果间的因果关系是可疑的,因为缺少严格的抽样调查。一个严谨结论的得出,需要严格的数据和理论分析验证。比如你调查的厂家,至少是随机抽样,从做这方面订单的厂家里随机抽出20家问。

  “关键是我们也只能看到现在这个时间节点。如果说现在拜登的订单多,但也许特朗普在8月才开始发力呢?毕竟拜登的选战去年就开始了。”邵立说,这里的证据是存疑的。但有一个信息是,很多美国选民是最后一个月才下决定的,就是甚至直到候选人三次辩论之后。那现在这个订单可能也不能反映什么情况。

  “假设特朗普的订单在义乌更多,我们也只能说明他们更重视这种线下的竞选物品,这有可能和他们的竞选策略有关,也有可能就像商人判断的,是喜欢特朗普的人更多。所以这个现象有很多解读,并非一定指向支持率。”

  有学者认为,美国民调虽然具有不确定性,但也没有更准确的信息渠道,竞选结果取决于双方选战水平、选举团队的公关策略等,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你只能说义乌商人是用他们的直觉来做判断,和基于科学的预测是两回事。”

  离美国大选的11月,还有几个月时间。吕长春却还在暗喑下一个赌注,他咬牙不解雇工人,他相信,之后生意可能会陆续好起来。“我们也不敢压太多的货,现在的情况很难讲,只好两边(候选人)都压点。”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