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留美高中生的曲折回国路

  45小时穿越疫情与暴乱,96名中国乘客回国航班一波三折;厦航主动延误只为“中国同胞一个不能落”。

  历经波折,穿越疫情与美国暴力骚乱,艰难回到国内,这也许才是两名留学美国的中国高中生真正的成人礼。

19岁的路雯迪和17岁的何轼,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留学,今夏刚刚高中毕业。

  由于受疫情影响,学校停课,他们从今年4月份就开始寻找回国的机票。由于中国民航局在3月26日下发的《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的“五个一”政策,即“一家航空公司一个国家一条航线一周一班”,回国的航班变得十分紧俏。票价贵,航班也容易取消,买机票像是抽奖。

  两人好不容易订到了6月5日从洛杉矶直飞厦门的机票,却在5月11日被通知航班取消,且没有任何关于原因的解释。所幸,他们在最后关头排队买到了5月30日从洛杉矶飞韩国首尔,再从首尔转机到厦门的机票。“为了赶这趟飞机,我们连毕业典礼都放弃了。”何轼说,他们就读的美国高中安排了6月1日的毕业典礼。

  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迎接他们的将是一次艰辛曲折的历程。

在暴力骚乱中赶往机场

  回国的机会来之不易。为了保证万无一失,5月30日当天,路雯迪和何轼特意提早出发了。

  他们预订乘坐的是大韩航空的KE012航班,美国西部时间5月30日晚11:50从洛杉矶机场起飞,韩国当地时问6月1日凌晨5:10抵达首尔的仁川国际机场;然后换乘韩国当地时间13:45起飞的中国厦门航空MF872航班,北京时间15:40抵达厦门高崎机场。

  从两人在圣地亚哥的住所,正常情况下打车2个小时就能赶到洛杉矶国际机场。但当地时间下午四点半,他们就坐上了前往洛杉矶机场的车。

  “当时有点担心路上遭遇袭击。”路雯迪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他们出发的日子,正是美国因“黑人男子被白人警察暴力致死”引发抗议进而演变为暴力骚乱的动荡时期,他们在网上看到很多相关消息,因此担心好不容易得来的回国机会,可能在路上遇到暴乱被耽误。

  此前的5月25日,在明尼阿波利斯市发生了白人警察德雷克·肖万暴力执法,用膝部压住46岁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的脖子长达8分46秒,导致弗洛伊德死亡。事情发生后,全美先后有约584个城镇和城市出现了反种族歧视的抗议和游行。尽管大部分游行没有发生暴力行为,但在诸如纽约、洛杉矶等地,出现了趁乱打砸抢的现象。商店被洗劫、学校被砸、车辆和公共设施被焚毁,截至月5日,美国已有至少27个州不得不调动国民警卫队维持秩序,多地开始宵禁。

  路雯迪和何轼出发当天,月30日白天,距离洛杉矶国际机场25分钟车程的费承法克斯区的The Grove商区被砸抢,包括诺德斯特龙和苹果在内的诸多品牌店被洗劫。商区里的一个小型警察亭也被人放火焚烧。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当一名抗议者将附近Whole Foods超市的玻璃打碎,有人大声阻止,也有人高呼叫好。晚上,暴乱依旧在继续,同样距离洛杉矶机场25分钟车程的梅尔罗斯大道的商店被抢,星巴克咖啡店被焚烧。当晚9点45分,抢掠者冲进阿迪达斯商店,出来的人际中满是蓝色鞋盒。

  5月30日当天,加州州长加文·纽瑟姆宣布洛杉矶进入紧急状态,并调动了国民警卫队镇压暴乱。洛杉矶市长埃里克·加希也提议,把此前仅限于洛杉矶市中心的宵禁扩大到全城。

image.png

“我们收到了宵禁的提醒。”路雯迪和何轼两人的手机不断收到信息,提醒他们从晚8点到第二天早五点半将有宵禁。下午四点半就乘车出发的他俩一路担心,唯恐不能在宵禁前赶到机场。

预料之外的航班延误

  万幸的是,二人赶往机场的路程十分顺利,5月30日傍晚六点半,他们安全抵达洛杉矶机场,此时距离预订的航班起飞还有5个多小时。

  路雯迪和何轼在机场经过一个半小时的等待,晚8点左右开始值机,拿到了登机牌、进行安检、吃晚饭。他们9点多到了登机口,准备安心地等待登机。令两人浚想到的是,本应坐着中国同胞的登机口空空如也,只有一位大韩航空的工作人员。

  原来,当天的大韩航空KE012航班,由于机组人员被当晚的洛杉矶游行和暴乱阻拦,无法到机场,再加上洛杉矶的宵禁,以及当地不稳定的状态,航班被延迟了12小时,改为第一天5月31日中午11点50分起飞。这意味着,原本路雯迪和何轼到首尔后有近8个小时的转机时间,将直接变成滞后4个小时,无法赶上首尔飞厦门的航班。

  路雯迪和何轼的心情瞬间从之前顺利抵达机场的庆幸变成了绝望。按照延迟后的航程,他们想赶上原定飞厦门的航班完全不可能,然而依照韩国的防疫政策,如果没有后续航班衔接,他们有可能连去首尔的飞机都无法乘坐。两人住在圣地亚哥,洛杉矶在实行宵禁,晚上又如何回去?而且因为中国民航局“五个一”政策的规定,国际航班一条航线一周只能有一班,就算他们能乘坐KE012航班抵达首尔,再去预订别的回国航班也是希望渺茫,只能滞留韩国。

  与路雯迪、何轼同样命运的总计有96名中国同胞,他们大都是留学生,都是计划乘坐大韩航空KE012航班到首尔,再转乘厦门航空返回国内。如今一切的不确定性让他们揪心。

“中国同胞,一个也不能落下”

  在无奈中等待。路雯迪和何轼只能先住进了机场旁边的酒店,凌晨0点左右到达了房间,满心疲惫,但他们毫无睡意。

  此时,厦航首尔办事处也得知了他们这些中国乘客的遭遇。多方沟通协调下,厦航首尔办事处向厦航总部申请推迟MF872航班起飞时间,以便等到大韩航空KE012的中国乘客抵达首尔。

  在与厦门机场、海关、边检、卫健委的沟通协调下,厦航最终主动将MF872航班“延误”到了首尔当地时间6月1日晚8点多起飞。这意味着,从洛杉矶延误12个小时的中国乘客羝达首尔仁川机场后,将有3个小时左右的转机时间。

  决定作出后,厦航通知了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乘客,“等待同胞们,将你们一个不落接回祖国!”

  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留学生们此前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们组建了微信群,留学生加上学生家长,这个“洛杉矶首尔厦门维权群”有150多人。当有人把厦航航班更改时间的截图和延误通知的短信发到群里时,瞬间一片欢呼感谢,群名也迅速改成了“感恩厦航safe flight"。

  在酒店刚入住的路雯迪和何轼也收到了这个消息,两人的心情也从绝望变成了惊喜。“解脱了。真的。”何轼说。

中国人在外一定要团结

  5月31日,路雯迪和何轼整装上阵,乘机从洛杉矶飞往首尔。为了防护,何轼准备了防护服、护目镜、医用口罩,和两个N95口罩。路雯迪虽然没有防护服,但也备了口罩和护目镜。为了尽可能减小感染的几率,两次飞行他们都尽量少去厕所,少摘口罩吃饭。“就是有点热。”何轼提到,自己因为穿防护服,导致体温偏高,还给下飞机入境添了不少麻烦。

  6月1日,经过13个小时的飞行,韩国当地时间下午六点半,路雯迪和何轼终于落地首尔仁川国际机场,他们下机后迅速赶往转飞厦门的登机口。

  此前,厦航已经协调首尔机场,除了从浴杉矶飞来的KE012航班的96名转机旅客,其他乘坐MF872飞往厦门的旅客,务必在当日17点前完成值机,腾出登机口柜台和人手,全力保障这96名旅客,并预留专用安检通道,确保他们以最快速度到达登机口。而大韩航空此前也做了配合,KE012航班把需要转机的旅客尽量安排前排就座,行李箱放舱门口,以便他们抵达首尔后能迅速下机和转运行李。

  在首尔机场乘坐厦航MF872航班的其他中国乘客,对于厦航的主动延迟起飞也给予了理解。据《厦门航空报》报道,一位郭姓中国留学生,从旧金山飞到首尔转机,6月1日早晨就抵达首尔机场,得知航班“延误”原因后说:“虽然我已经赶了两天的路了,但为了等大家一起回家,我很理解这样的晚点,太暖心了!”

  “我觉得大家团结一致特别的好。”路雯迪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中国乘客们起飞前,在仁川机场的登机口合影留念。

  韩国时间当晚八点半登机,测体温,然后起飞。经过3个小时左右飞行,中国北京时间6月2日凌晨0点,航班终于降落在厦门高崎国际机场。“那个时候真的已经很累了,但还是非常非常开心。”何轼描述他在飞机落地时的感受时说。

  下机后检测、申报、入境,他们到达隔离酒店已经是凌晨四点半。

  历经45小时.路雯迪和何轼终于回到祖国。在国际航班客运政策不断变化,疫情,及暴力骚乱的三重考验下,路途上的波折让他们更加确信自己是幸运的。

  虽然只是住进隔蔼滔店,但悬漕的厶已放下。‘感觉自己到家了。”路雯迪和何轼感叹。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