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学专家详解弗洛伊德尸检报告:究竟谁在“说谎”?

  当地时间6月9日上午11时(北京时间6月10日凌晨0时),乔治·弗洛伊德在500位亲友的陪伴下,安葬于美国休斯敦的一所教堂,那是他长大的地方。

  葬礼前一日,近万名美国民众自发赶赴教堂,参加遗体瞻仰活动。他们戴好口罩,通过体温检测,与弗洛伊德做最后的告别。

  两周前,这名年仅46岁的中年非裔男子,因涉嫌使用假币,被白人警员德里克·肖万按压在地,并以膝盖跪压颈部。漫长的8分46秒里,弗洛伊德声音沙哑,16次哀求“我无法呼吸”后,失去意识,再不会醒来。

  弗洛伊德安息了,但案件与争议未曾平息。

  此前的6月8日,涉事警员肖万首次出庭,他被控涉嫌二级谋杀罪和二级过失杀人罪,最高或面临40年监禁。但近日多份尸检结果,却给量刑蒙上诸多不确定性。

  6月3日,当地官方公布最终尸检报告,除在报告标题中出现“约束、限制和压迫颈部等执法活动中并发心肺骤停”等表述,全文既未给出弗洛伊德死因,也未明确肖万长时间跪压颈部,是否为致死因素之一。

  报告还提及,死者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基础疾病,且使用过可卡因、芬太尼、甲基苯丙胺等多种毒品,后者均可能造成心肺骤停。

  但在当地6月1曰公布的初步尸检结果中,死因却明确为“约束、限制和压迫颈部等执法活动中并发心肺骤停”,并强调“没有任何身体检查结果支持外伤性窒息或扼杀”。

  同日,弗洛伊德家属申请的独立尸检报告却称,其死于“颈背部受压迫,脑部血流不通导致的机械陛窒息”,且与心脏病无关。

  两次尸检,三种结论,这一现象是否正常?究竟是什么左右了尸检结果,又是谁在“说谎”?两次尸检结果迥异

  官方尸检报告公开后,在国内某高校法学院任教的法医学专家梁佳认为,这份报告并未确定弗洛伊德的根本死因。

  梁佳称,官方公布的尸检报告并非完整原始的尸检报告,只是报告了尸检的结果,包括尸表检验结果,如未见前额、面部表皮挫伤,及存在严重的多发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心肌肥大、高血压等基础病,及毒物分析和血液检验结果,却未进行死因分析。

  “(尽管)报告标题为‘约束、限制、压迫颈部等执法过程并发心肺骤停’,(但)心肺骤停是直接死因,而非根本死因。”梁佳称。

  稍早之前发布的独立尸检报告却提出了更明确的结果:弗洛伊德死于“颈背部受压迫,脑部血流不通导致的机械  性窒息”,并认为其死于“他杀”。

  主持独立尸检的前纽约市首席法医迈克尔·巴登博士公开表示,弗洛伊德死于窒息,由于其右恻颈部受压,阻碍了血液和氧气进入大脑,背部受压也影响了他的呼吸。

  巴登同时指出,弗洛伊德生前身体状况良好,并未发现致死的潜在因素。

  这些证据均将黑人之死,指向警方的暴力执法,而非官方尸检报告暗示的基础疾病。

  目前,两份报告均未对外公布更详实的数据和证据,梁佳很难判断哪份报告更有可能揭示真相,但理论上,两份报告提供的说法都能说通。

  “(弗洛伊德的)基础疾病叠加跪压所致精神刺激和暴力因素,进而导致心肺骤停是有可能的。”梁佳解释道,“但死者家属否认弗洛伊德患有基础病。从录像上看,持续8分钟的跪压,导致(独立尸检提出的)机械性窒息也是很有可能的。”

  采信何方尸检结论,仍有诸多不确定性。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作何选择,都将对判决结果产生重大影响。

  “如果是基础疾病为根本死因,警察跪压行为可能就只是诱因。但如果是机械性窒息,跪压就演变成了谋杀。”梁佳说。

尸检结果不同缘何正常?

  《神探夏洛克》中,福尔摩斯总是随身携带放大镜,观察尸体细节,从溅上泥点的小腿推测出粉红女士的路径,从鞋底的花粉推测凶手的来历。好像一切轻而易举,每个推论都确定无疑。

  这是尸检的工作,但不是真实的尸检。

  作为一名国家执业司法鉴定人,梁佳认为,美国法医局对法医鉴定有严格的要求,包括对尸检对象进行全面的调查和检验,包括病史调查、案情分析、尸体认定、尸表检验、尸体解剖,绝大多数案例还需进行常规毒化检测,以此进行死因和死亡方式的分析判断。

  不同于外界判断的是,尸检结果并不是黑白分明的。

  同样的尸体特征可能对应多种死因,一种死因也会有不同的特征。如气管中发现食物堆积是窒息死亡的典型特征,但如果尸体腐败严重,腹腔脏器产生腐败气体,也会压迫肠胃,使胃内容物上流,产生同样现象。

  “死因判断是综合检验结果和案情分析,不断否定谬误,逼近真相的过程,其中法医个人的能力和经验起着重要作用。”梁佳称,复杂案件中,是可能会出现不同专家得出不同死因结论的情况的。

  除技术和经验方面的原因,一些场外因素也可能导致尸检结果有差异。

@7WW33}X2%IU~YU9LPRP]{0.png

  2018年3月18日晚间,22岁美国黑人男子史蒂芬·克拉克,在祖母家后院被警察射杀。事发时,两名警察接到破坏财物的报案后,在现场附近遭遇克拉克,因误判其持枪,他们开枪打死了他。

  事件引发抗议活动数周后,官方和克拉克家属分别公布了两份尸检报告,均认定克拉克死于“他杀”,但对中枪数和位置有不同判断。

  官方尸检称,克拉克身中七枪,背部三枪。而克拉克家属申请的独立尸检结果则显示,克拉克身中八枪,其中六枪由背后射入,其中一颗从正而射入其左侧大腿的子弹,极有可能是在克拉克中枪倒地后射入的。

  双方之所以争论这个“不起眼的细节”,是冈为子弹射入方向和数量足以左右对当时克拉克和警方互动状态的判断,由此才可推知当时克拉克是否或对警察有威胁,警察是否有正当理由开枪。不同惰况下,警察所受的指控和家属获得的赔偿将大相径庭。

  “美国被告人家属可以聘请独立验尸官进行尸检。由于各方利益诉求不同,专家也是人,也会存在偏见,因此不能排除场外因素对死因分析结论的影响。”梁佳说。

美国黑人死亡案频发涉事警员多未获刑责

  值得注意的是,弗洛伊德案并非孤例,此事与6年前另一起美国黑人被警察跪压致死案如出一辙。

  2014年7月17日,29岁的非裔美国人埃里克·加纳因涉嫌非法售烟,在纽约街头遭到警方盘问。以警员丹尼尔·潘塔雷欧为首的多名白人警员,先后使用锁喉、跪压等手段将其脸朝下制服在地。

  其间,加纳11次重复弗洛伊德的求救“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声音逐渐虚弱,数十秒后失去知觉,最终不幸死亡。

  同样,执法过程的视频被传上网,引发舆论关注,几名涉事警员均被停职,并启动司法调查。

  8月1日,纽约市医学检察官的尸检结果判定,加纳死于他杀,死因是“警察肢体压制时颈部、胸部受迫窒息并出现俯卧位”,并称加纳本身患有哮喘、肥胖、高血压均为影响冈素。

  9月19日,加纳的家人聘请著名医学检察官迈克尔·巴登进行独立尸检,巴登也参与了此次弗洛伊德案的独立,一检工作。巴径发现,加纳颈部有出血,可似证明其曾受到严重压迫,冈此认同加纳死于颈部压迫,但认为其他健康问题与死亡无关。

  此外,由于加纳未出现气管变形和舌骨骨折等窒息的典型特征,多位法医专家对加纳是否死于窒息,以及潘塔雷欧是否使用锁喉等手段,意见不一。

  11月21日,加纳案开庭审理,潘塔雷欧方辩护称,其并没有使用锁喉动作,只是在加纳挣扎时滑倒,并使用了合法的安全带约束动作。且导致加纳死亡的并非这些约束动作,而是其脆弱的身体状况无法承受这些对常人无害的动作。

  结合尸检报告,12月3日,14名白人和9名非白人组成的大陪审团做出最终判决,宣布不起诉潘塔雷欧。

  由此,美国抗议游行活动再次爆发,NFL、NBA等众多球星也穿着印有“我不能呼吸”的T恤表示抗议。

  同日,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宣布将就加纳案展开独立调查,但到2019年,这项调查尚未完成,便遭撤销。

  314天后,又一名同样高大健壮的黑人,虚弱地喊出“我不能呼吸”,然后无力地死于另一群白人警察的锁颈和跪压。只是,此次尸检报告争议更大,抗议行动也更为激烈。

  近年来,美国非裔人士被执法人员杀害的案例层出不穷。据记者不完全统计,除克拉克案和加纳案外,还有至少4起相似案件备受瞩目。遗憾的是,这6超案件中,涉事警员均免于承担刑事责任。

  现在,轮到弗洛伊德案了。

  当地时间6月29日,该案将再次开庭审理,届时,结果迥异的尸检结果也将作为关键证据,再度进入争议中心。结果如何,唯有拭目以待。

2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