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警报”为何拉响?

  解除“紧急状态”刚一周,东京却拉晌警报;歌舞伎盯感染人数增加,日本开始万人抗体检测。

  “我还没来得及吃烤肉呢。”在东京工作的华人李欣,等了好几个月,终于在日本解除“紧急状态”后去复工的理发店剪了头发,然后在重新开业的餐馆吃了一顿回转寿司。本以为生活可以就此逐步恢复正常了,没想到刚过一周,6月2日晚,东京却拉响了疫情警报。“我只能再忍耐一段时间了。”李欣对《凤凰周刊》记者说。

[8DFQIR@$F8GB(BMM_SI3~L.png

  此前的5月25日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日本全国解除“紧急状态”,比原定的5月31日提前了6天。但6月2日,东京宣布当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4例,这是自5月14日以来,单日新增病例首次超过30例。

  为防止新冠疫情再次蔓延,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月2日当晚,首次向民众发出“东京警报”,意在提醒民众注意避开“密闭”“密集”“密切接触”的高风险环境,其中主要是歌舞伎町等日本风俗业集中地。

歌舞伎叮再成重灾区

  东京6月2日的34例新增确诊患者中,有8人疑似在夜晚闹市区被感染,20多岁的确诊患者达到9人,30多岁的确诊患者有6人,其中酒吧及牛郎店等地均有确诊患者。

  东京官方的数据显示,从5月27日至6月2日的一周内,新增确诊感染114人,其中的32人是夜晚在繁华街区的服务人员及客人,约占28%。

  歌舞伎町相关人员对媒体表示:“牛郎店等地方出现确诊患者,保健所很难追踪路径。即使客人感染,店员也不会轻易泄露顾客信息,所以很多时候都坚持说:‘我不知道’。新感染的34人中,路径不明的有12人。”东京都知事小池在东京都议会会议上表示,目前不会改变第二阶段的“松绑”措施,但呼吁民众进一步避免外出,特别是控制在夜间外出活动。

  东京都解除“紧急状态宣言”的第一个周末,5月30日,晚上刚过八点,位于新宿的歌舞伎町久违地亮起了霓虹灯,店铺纷纷重新开张,恢复了往日的部分喧闹,可以看到很多年轻人的身影。大街上有的人已经不戴口罩,久别重逢的朋友还相拥在一起。

  酒吧、俱乐部迎来了盛装打扮的陪酒小姐。有的俱乐部准备了巨大的换气扇,以应对新冠疫情。笑脸相迎的“妈妈桑”爱原对当日前往采访的日媒记者称:“真的很期待解禁这一天的到来,非常开心。”因疫情已经休息了两个月,爱原仍要支付数百万日元的房租。好不容易重新开张,为避免密切接触,吧台的位置不可以接客,入店实行预约制。爱原担心地说道:“因为疫情,要限制店员与客人的身体接触,我很担心容人不能接受这一点。”

  尽管如此,得知爱原的店再次开张,一些老顾客还是第一时间赶来捧场。一位客人说:“能见到好久不见的女招待,我就很开心了。我是来应援的。今天这是我去的第三家店了。”

  但随着东京拉响警报,6月3日晚上八点,一位警员手持高音喇叭出现在歌舞伎町入口处,并大声提醒:“夜晚时段街区感染扩大。请大家注意!”

  刚刚开门营业一周,歌舞伎町的店主们又再次面临因确诊人数增加,客人减少的状况。

解除紧急状态后的东京

  东京银座的三越百货于5月30日重新开始营业。在化妆品柜台,可以看到用塑料薄膜覆盖的试用化妆品,以防止客人自行取用。来店购物的客人开心地说:“商店又有了活力,很开心,服务很好。”

  东京原宿的竹下通是年轻人逛街集聚的地方。虽然在紧急状态期间很是冷清,但在5月31日的周日可以看到不少年轻人的身影。根据日本媒体的推算,原宿车站周边的人群比紧急状态前减少了68.9%,但比一周前增加了8%的客流量。在东京浅草寺的商业街,紧急状态期间纷纷停业、大门紧闭的店铺又重新开张。商业街的店员兴奋地说:“能有这么多人来已经很好了。”

  5月30日迎来东京解除紧急状态后的第一个周末。软银子公司Agoop通过统计用户智能手机位置信息对车站周围人员流动情况进行了推测。其调查数据显示,19时的人流量相比前一日均有所增加:新宿歌舞伎町增加了16.8%,涩谷中心区增加了22.8%.银座增加了23.2%,横滨中华街增加了22.2%。

  另据日本最大移动运营商NTTDoCoMo“移动空间统计”发布的《“紧急状态宣言”前后全国主要城市的人口变动分析》显示,紧急状态下,全国各个市中心区的人流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63%-75%。

  以东京都银座为例,紧急状态解除前的5月18日,人流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60.5%,5月25日解除当日是-57.4%,随后的5月26-28日三天的人流量分别是-56.9%、-54.3%和-52.2%。虽然回落缓慢,但可以看出银座的客人又慢慢回来了。

  不过,东京的餐饮业店主们依旧抱怨:“虽然人们慢慢外出活动了,但还没有形成在外面吃饭的习惯。”一位东京都中央区的日式居酒屋店长表示,现在的营业时间只到晚上八点,5月25日以后才稍微有了客人逐渐回归的感觉。一家意大利餐厅的店长说:“我们餐厅在政府宣布紧急状态后就关闭了。中间以外卖的形式营业过一段时间。但天气逐渐转暖,担心外卖食物的安全性没有保障,就停止了外卖业务。餐厅从5月20日开始恢复营业,但每天预约来店的客人只有两三桌。”

  也有在新冠疫情期间盈利的餐厅。东京涩谷区的一家西餐厅从4月下旬就关闭了店面,一心只做便当。随着周围餐饮店陆续关门,来他家买便当的客人逐渐增多。平时100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5元)的套餐做成外卖只卖70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46元)。如今开设了堂食,但外卖便当依然热销。

  6月1日是解除紧急状态后的第一个周—工作日。在东京站可以看到很多戴着口罩上班的人。李欣也在早高峰时段搭乘电车上班:“人明显增加了一倍左右。早上的车厢里坐得满满的,站着的人也很多。”只有出租车司机苦笑着说:“(乘客)完全没有增加。”

  东京官方5月15日颁布了一个疫情缓和标准,一共包括七项指标:最近一周的曰均新增感染病例在20人以下;感染途径不明的比例为50%以下;以周为单位统计的感染人数是否增加;还有重症患者的数量、入院患者数量、PCR检查的阳性率、就诊咨询数量均是参考指标。

I@[G@`O2921G_PAE`}B(]WS.png

  东京都从6月1日起进入复工“三个阶段”中的“第二阶段”。从5月26日零点解除紧急状态后就进入第一阶段,最先放开的是居酒屋或餐厅,可营业至晚上10点;解除对象还包括学校、图书馆及博物馆等。目前的第二阶段最大的不同是允许补习班、健身房、剧场、集会场所、商业设施等可以重新开始营业。第三阶段是在此之上开放卡拉OK、弹珠店、网吧、游乐园等场所;餐饮业可经营至午夜12点等。何时进入第三阶段,将根据东京都内的感染状况以及各行业的防疫对策来判断。目前东京都依然继续呼吁民众减少外出,特别是去到其他地方。日本开始大规模抗体检测

  东京拉响警报,邻近东京都的神奈川县知事黑岩祜治说:“在经济活动即将恢复的过程中,突然东京都出现34名患者,真的是很大的冲击。受东京都情况影响,神奈川县设定‘神奈川警戒警报’。”但他表示,现阶段神奈川县暂时不会拉响警报。

  从6月1日开始,日本厚生劳动省决定开始在东京都和宫城县实施1万人规模的检测,以掌握感染新冠病毒后产生抗体携带者的叱例。日本厚生劳动省选取新冠肺炎患者较多的东京都、大阪府和患者较少的宫城县为对象,计划各检测约3000人。检测对象的选取方法是对20岁以上居民随机选择各约3000人,采集血液并调查是否因感染新冠病毒后在体内产生抗体。

  6月1日,东京都选定居住在板桥、丰岛、练马三区的各约1000人为对象展开检测。计划在月6日之前采集完血液样本,在6月下旬将检测结果通知本人。日本媒体认为,此举有助于了解日本实际的新冠肺炎感染情况,并有助于推断需要接种疫苗人数以及下一波流行时可能感染的人数等。

  在日本北九州,第二波新冠疫情已然再度袭来。从5月23日至6月2日,北九州市已经累计确诊97人。在5月31日新增的12名病例中,包括6名中小学生,其中4人来自该市的守恒小学。北九州市政府初步认定,这很可能是一次集体感染事件。

  此外,三名确诊患者来自此前暴发过集体感染事件的北九州综合医院,该院累计感染病例已达26人。担心疫情进一步扩大,北九州市决定于5月31日再次关闭美术馆、博物馆等119处公共设施。市政府决定,自6月1日以后所有市立学校只在上午上课。

6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