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对高空抛物

  高空抛物被称为是“悬在城市上空的痛”。现如今城市中高楼林立,人口居住密度大,高空抛物已经构成对所有人的损害危险。特别是近年来,高空抛物造成他人人身和财产损害的事件在各地频发,成了常见的“城市病”,成为悬在人们头顶的一把锋利的宝剑,每一年全国各地因为高空坠物和抛物致死、致残的案例不胜枚举。

  高空抛物与要人性命无异,抛出的瞬间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抛出的位置是否有无辜的路人会因此受伤甚至丧命,在这一切都是未知数的情况下去冒险。从以往的实际情况来看,高空抛物损害责任往往因找不到抛物人而遭遇维权困境,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对于找不到抛物人的情形,需要全楼业主共同承担赔偿。

  在终端速度下,就算是豆腐也会对汽车挡风玻璃造成致命损坏。这是中国佳木斯市居民张洪娟去年夏天发现的,当时她家汽车的挡风玻璃被白色污泥似的东西覆盖,玻璃被砸出了蛛网似的裂纹。谁扔的豆腐是个谜,但张女士指向一座33层的住宅楼。她推断,只有从高处扔下来的豆腐才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坏。

  高空坠物在中国是一个日益严重的威胁,是中国快速发展的城市向高空发展的结果。

  张洪娟的情况以及其他类似情况在中国首部《民法典》通过之前曾引发聂动。在《民法典》的1260条条文中,人们热烈讨论的一条是,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

  中国公民加入了这场讨论,讨论如何确认和惩罚违法者。从公寓楼里扔出的物品五花八门,险些被砸中是常有的事。尽管罕见,但伤害的确时有发生。杭州一名女性说,她被吃了一半的鸡腿砸到后不得不去医院就诊。

image.png

  考虑到举证难度,中国的法院允许一些受害者起诉整幢大楼。很多人还呼吁物业管理公司承担部分责任。中国的刑法涵盖故意投掷物品可能造成重伤或死亡的情况。立法者试图通过民法典为不那么明确的坠物案件制定规则。

  这需要通过公平的法律归责原则,明晰各方的责任,发挥各方的积极性,努力承担各自的安全注意义务,避免悲剧的发生。这次《民法典》提供的是一个真正体现“人民安全至上”,打破了传统民事责任划分的“社会性立法”,在调整传统的被害人和建筑物所有权人、使用权人之外,还强化了公安机关和物业公司的责任。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四条规定: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调查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补偿后,有杈向侵权人追偿。物业服务企业等建筑物管理人应当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前款规定情形的发生;未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的,应当依法承担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发生本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的,公安等机关应当依法及时调查,查清责任人。

  对于“高空坠物,谁来担责”,《民法典》提供了一个“基准线”、两个“变量”。

  一个“基准线”就是“禁止抛掷物品”,两个“变量”:一是强调物业公司守土有责,凸显物业公司作为物业管理专业团队的责任,避免安全责任的失焦;二是强调公安等机关要主动介入调查,通过专业调查,把板子精准地打在责任人的身上。

  直接要求公安机关介入民事纠纷,这在其他国家的民法典里而是十分罕有的,而这恰恰体现了中国《民法典》打破了传统民法藩篱的“人民性”的原则。中国《民法典》的出发点和根本归宿是为了实现人民的利益,这让《民法典》在形式上有了更大变通的可能。

  在传统民法典里,强调的是当事人和当事人之间的关系,很少呼唤公权力的介入,哪怕这些介入本身只是提供证明、帮助调查。而《民法典》不仅在调整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还不拘泥于机械地做“零和”博弈,相反在积极引进社会力量介入解决民事矛盾。

  传统的民事法律关系调墼当中,被高空坠物伤到的当事人,本身没有能力动用司法权力进行全面的调查,最后只能把整幢楼全告了,来解决自己的问题,这样的话,一是扩大了矛盾,二是让真正的肇事人逃脱法网,或者只承担了相当轻的责任,三是形成了道德风险。

  为解决高空坠物问题,《民法典》强化了物业公司的管理责任,也强化了公安机关查明坠物情况的责任,这让职能部门在民事纠纷当中不越位、不缺位,有所为,有所不为,一切的规定都是为了实现人民利益这个根本性的目的。

6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