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投资人眼中的中国科技崛起

  自2017年以来,美国官方政府战略文件称中国为“长期战略竞争对手”,中美之间的竞争已成为国际关系的新范式,不仅主导了国家战略辩论,而且形成了真正的政治、军事和经济领域的角力。对美国而言,与中国的战略竞争已经取代了自2001年以来普遍存在的“反恐战争”叙事。

  而在新的世界秩序形成的过程中,中国的科技崛起已变成一个至关重要的地缘政治因素。技术层面的掌控不仅仅是谁制定标准的问题,而是通过“技术政治势力范围”投射地缘政治的力量和影响力。因此技术的开发和使用成为系统性竞争的一部分。

  中国的科技升级背后,除了国家政策导向之外,也受到活跃的私人企业创业潮的驱动。美国人长期以来通过资本运作参与了中国科技企业的创立和成长。

  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总裁比尔·福特认为,美国人可以从中国的科技崛起中获益,而最好的方法是投资中国科技公司。

  2019年全球累计的创新风险投资达到2670亿美元,北美占了一半(49%),中国拿下了22%,即将近600亿美元,超过欧洲的350亿美元(13%)。因此美国和中国是目前全球创新领域的两巨头。

  以前在中国的风投主要是由西方的风授手主导,但现在中国本身有许多优秀的本土投资者。过去十年有139家中国公司成为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如排行前十的字节跳动、滴滴、美团、小米、拼多多、快手、大疆、贝壳找房、比特大陆和瓜子二手车。

  福特认为,其实很多人只看重中国基础建设的发达,但过去20年来,他所看到的中国已经转向领先的创新型经济,体现在线上电商、社交媒体、人工智能、机器人、生物科技等领域。目前一些世界级的科技公司正在中国创立。

  现在中国有深厚的人才库,并聚集了非常强劲的本土和国际风投,投向早期的创新公司。福特认为,“这是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发生的现象,就像在中国的很多事物一样。从我们刚去中国的时候发展到现在,在通常的情况下需要三四十年的工夫,但中国相当于科技产业的人才、金融资本和法规在20年之内就诞生了。”

6BC[$QF7`7A(MHQF}]VKI9H.png

  福特从在中国投资的经验里发现了一个令人意外的惊喜,就是管理层和人力资源的水平,在极短的时间内发展极快,私人企业仍然持续增长,中国企业的水平,仍然如日中天。

  即使在最近几年的政治风暴下,2018年仍有14家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2019年有39家,今年虽有疫情影响,到目前为止也有12家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但福特担心美国证监舍将通过法规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的上市。

  福特表示:“如果所有中国公司都离开美国资本市场而转向香港,我将会感到非常失望。对于我们而言,交易市场的深度和流通度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高科技公司希望在亚马逊、脸书、谷歌、苹果这样的巨头交易的场合上市,这样它们才能够拿到类似的估值。”

  福特也认为新一代的中国科技公司越来越国际化。泛大西洋基金投了字节跳动,其实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中国企业,因为其创始人张一鸣的初衷,就是要创立第一个完全国际化的中国公司。

  根据荣鼎咨询的“中美双向投资报告”,随着中国过热的技术市场急剧纠正,以及美国监管机构受命审查早期的高科技投资,双向风险投资在2019年急剧下降:中国在美国的风险资本投资在2018年增加了47亿美元之后,在2019年下降至26亿美元。

  美国资本对中国科技公司的风险投资下降,是否意味着两国之间的科技投资的交集将越来越少?福特表示,这是一个令人担心的现象,泛大两洋基金将会继续在中国的投资,但他和同行探讨的结果是,在中国还未落地的基金对于目前地缘政治方面的种种说法感到非常不安,由于地缘政治方而的负面影响,有些人认为在中国投资风险太大,这当然反映在数据上。

  就中国向美国的投赍而言,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政治化造成的最大影响是很多中国公司不愿意冒险卷入这样的过程。如果这种逆风持续下去,最终会不会导致中国采取相应的措施,从而导致美国资本进入中国也变得困难?

  福特认为,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的举措反映了经过深思熟虑的节制。在他看来,这些海外私人资金为中国带来了创新的动力,提高了管理素质,使中国私人企业更加发达。应该如何保持中美之间的金融关系?福特认为美国人应该想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比方说,阻止中国公司向美国购买芯片零部件,这将迫使中国公司自己发展,从而使美国公司失去重要的客户端,最后的结果是美国产业失去竞争优势。

  因此美国不应该寻求与中国的科技和资本脱钩,而投资人必须为此发出声音。

7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