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西方国家总对“是否戴口罩”争论不休?

  科学界和医学界的普遍共识是口罩是对付大流行病的公共政策的关键一环。虽然只有医疗级别的N95口罩能够过滤微小的病毒颗粒并防止感染病毒,但医疗专家说,即使手工或廉价的外科口罩也能够阻挡说话、咳嗽和打喷嚏时所释放的液滴,从而使感染者更难传播病毒。尽管许多欧洲国家和美国各州已经强制规定在商店或公共交通工具上必须佩戴口罩,但研究显示,人们不愿戴口罩,除非他们必须戴口罩。

  北欧国家的居民似乎比地中海国家的人更不愿意佩戴口罩,因为地中海国家受到的伤害更大。舆观调查公司2月至5月底的调查显示,在丹麦、瑞典、挪威和芬兰,只有不到10%的人说自己经常戴口罩。

  在美国,戴口罩的问题引发了激烈的政治辩论。加利福尼亚州奥兰治县首席卫生官员最近因为下达出门须佩戴口罩的命令而受到死亡威胁,最后辞职。

  男性的虚荣心似乎也是抵制口罩的一个重要因素。英国米德尔塞克斯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分校数学科学研究所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人们认为戴口罩“可耻、不酷,是示弱和耻辱”。

  德国班贝格大学4月30日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在欧洲,人们对戴口罩的接受程度仍然很低一一许多人在戴口罩时感觉怪怪的。”

image.png

  一些专家认为不能阻止病毒的普通口罩是危险的,因为它们可能导致佩戴者产生虚假的安全感。在一些国家,这种怀疑加剧了对其他遮挡脸部的做法的污名化。在奥地利、法国和比利时,伊斯兰面纱是被禁止的。其他欧洲国家在公众示威期间也禁止戴口罩。出于安全考虑,银行经常禁止使用口罩。

  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今年4月恳求民众接受口罩时说:“我完全知道口罩与我们的文化格格不入。”

  德国流行病学家、议员卡尔·劳特巴赫博士说,排斥口罩与身份有关。劳特巴赫博士说:“口罩的接受度非常低一一即便每个学医的学生都知道口罩能防止感染。因为可以防止感染,所以医生100多年来一直戴口罩。”领导人不做表率使情况变得更糟。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没有在公开场合戴过口罩。特朗普总统推荐戴口罩,但表示自己不会戴。

  这种沉默与亚洲形成了鲜明对比。亚洲国家和地区在没有像西方国家那样实施严格限制的情况下很早就限制了病毒的传播。著名冠状病毒专家袁国勇教授说,在亚洲,大多数人自愿使用口罩,不愿接受口罩的主要是西方侨民。

6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