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人群47个托,谁在布局?被荐股群收割的中年人

  时隔5年,牛市要来了吗?A股自7月初就开始屡创年内新高,不管是中老年人,还是95后、00后,人们涌入股市生怕错过发财的机会,证卷大厅也出现了久违的人群。

  黄明亮也按捺不住趁势赚一把的心思,把刚在房产投资赚来的100余万元,加上原有的积蓄和朋友的投资,总共近240万元,一股脑地投进了股市,那天是6月11日。

  他所在的一个100来人的荐股群内,“王希煜”校长被群友捧上了天。“王校长”许诺股友,买进团队长期研究的一只“调研票”保证获利70%-150%。

image.png

  所谓“调研票”,通俗地讲是指,被私募基金等机构纳入投资备选池中进行调研的股票,“调研票”通常被认为是有上涨潜力的优质股,但荐股群等经常会以“调研票”的名义诱骗投资者重金购入他们指定的股票,让股民血本无归。

  这只吊足了股友近60天胃口的“调研票”,就是后来让万千股民损失惨重的济民制药。听信王校长满仓济民制药的黄明亮,在砸了近240万元后,他两只脚踏进的却是被谎言掩盖的深渊。

  在股价高位54块5毛6分买进,连续3个跌停板后,黄明亮终于在第四个交易日以跌停价35块零3分割肉出场。短短四个交易日,黄明亮近240万元的本金缩水35%,亏掉了85.5万元,更是和“壬校长”保证的获利70%-150%,南辕北辙。

  再往前几天,6月3日,同样的情形发生在盛洋科技这只股票上,在经历5个跌停板后,让炒股多年、还算谨慎的李丽娟亏损了10000多元。

  “虽然没有亏太多钱,但这件事发生后一直是我心里的痛。如果这1万多块钱被我花掉了,还想得开一点。”李丽娟今年50岁,她觉得自己一大把年纪被骗,心里很难受。

  知乎网友“郭嘉”发文称,盛洋科技6月3日一天就有16.8亿元的成交量,可能将面临8亿一9亿元的亏损。除了被坑害的公募基金外,他推测:“大致会有4000-5000个投资者受损,涉及4000-5000个家庭,2万人的生计,以及高达8亿一9亿元的损失。”

  6月3日至6月9日,盛洋科技连续5个跌停板,股价从23.3元跌至13.75元,跌幅超40%,市值相应蒸发21.94亿元。6月11日当天,济民制药盘中股价一度拉升至57.5元每股,大量资金进入后,股价又重重砸了下来,12日、15日、16日三个交易日则连续三个跌停板。黄明亮介绍,他手里的股票直到17日挂跌停价才跑出来。而6月11日至6月18日期间短短的6个交易日,济民制药股价从53.44元跌至36.8元,跌幅超31%,且逐有跌跌不休的趋势。6天时间,其市值蒸发约53.25亿元。

  年初以来,同样的情况已经发生在包括惠发食品、永院科技、泉峰汽车、神驰机电、英杰电气、东方银星、百合花等多只个股上。

  6月19日,证监会发文《警惕“庄家”“大V”联合诱骗投资者》,提醒投资者,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并强调对操纵市场、非法荐股等违法行为,证监会会保持高压打击态势;发现涉嫌犯罪的,及时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正如马克思所言:“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无惧绞首的危险。”不幸的是,记者所在的一个荐股群内,同样的套路仍在继续上演。

48人的群,47个托

  “小哥哥,在干吗呢?今天有没有什么开心的事情?”

  “小哥哥,晚上好,有没有想小妹?”

  微信又弹出来“股道研修院院长”张弘斌“女助理”的消息,这是自5月中旬添加上这名“女助理”以来,某上市公司工程师谭景松每天早晚最期待的事情。有几天,“女助理”没有主动问好,谭景松特别不适应,还主动问问对方:“小姐姐起床了没,今天在忙些什么?”

  “每天挑你觉得好听的聊,什么都能侃上两句。怎么说呢,异性相吸?反正我俩聊得挺开心的。”谭景松承认,突然有这么一个年轻的女性每天对自己嘘寒问暖,偶尔说一些荤段子,这对于这个40多岁的已婚男人而言很有“新鲜感”。

  暖昧之余,“女助理”时不时提醒谭景松,张弘斌将为股友推荐一只“调研票”,保守获利70%-150%,甚至可能是180%。除此之外,“女助理”和张弘斌多次强调,让股友清仓其他股票,甚至借钱,准备好充足的资金,满仓“调研票”。但直到进A6月11日股市开盘前的直播间,谭景松都不知道张弘斌推荐的这只“调研票”具体是哪一只股票。

  黄明亮最早炒股还是在2008年,但那会儿他的资金池很小,后来股市大盘表现不佳,就退了出来。直到今年疫情暴发,生意没法开展,在家闲着的黄明亮直觉抄底的时机到了,又重新回到了股市。

image.png

  重新开户后,黄明亮每天都要接到数个声称可以免费学习股票知识的电话。4月初,添加了“王希煜”助理微信的黄明亮,被拉进了“学习群”。济民制药的另一个受害者李文学则是扫了公众号“无产阶级法典”内《本周A股将筑底反攻,抄底10倍股(附股)》一文,添加了助理微信,并被引诱人群。进群,则是他们共同的噩梦的开始。

  盛洋科技受害者李丽娟是被朋友拉进了一个名州“成功”的群,群内有100来号人。事后回想起来,李丽娟大胆推测,群内近半数的人都是托。“经常活跃发言的,都是那些人。”李丽娟记得,无论“成功”在群内说什么,都会有群友出来赞扬或对他的话表示认同。

  这些托的存在,无形之中,给“成功”“王希煜”“张弘斌”等树立了值得信赖的形象,也让真正的投资者放松了警惕。

  李文学回忆,早在4月12日,助理“君子”就向群内扔进了名为“牛散第一俱乐部”的直播间课堂链接。该直播一般每天进行三次,上午开盘时间为9:30-11: 30,下午盘中为13: 00-15: 00,晚上为19: 00-21: 00。“6·11”到来前,除了周末,这样的直播间授课几乎不曾间断过。

  直播间共有4名“老师”,分别为王希煜、于翔、陶云鹏、孔洛军,其中王希煜自称“王校长”。“老师”们大多在直播间里教授如何分析每日大盘节奏、操作策略、注意事项、热点及龙头分析等,偶尔推荐一些股票。在上述“老师”们的推荐下,黄明亮购买了中兴通讯、东华软件、国林科技等个股,有亏有赚。6月11日前,和大多数投资者一样,黄明亮并未对此有所怀疑。

  时间过半,“王希煜”团队开始了第一轮收割。“推销可以提供更好的股市投资培训内容,并且每个交易日能优先提供私密票,投资收益会更好。”看着群内不停晒转账凭证的股友,李文学心动了。最终,李文学选择了价值20000元的“校长和老于组合”优惠套餐,在给一个私人账户转账后,旋即被拉人“煜家军敢死队302”群。黄明亮则选择了于翔做导师,转账9880元后,成功人群。

  李文学后来意识到,转账后加入的这个总共48人的群,除了他是真正的投资者,其他都是团伙的托。

  在和“女助理”接触半个月下来,谭景松放松了警惕。年轻女性和中年男人隔着屏幕调情的泡沫,被戳破的那一刻,比谭景松想象中要来得更快一些。

被骗者多为事业有成的中年男性

  “独家内幕消息”“已与上市公司协商好”“预计收益可以达到70%至150%“,被足足吊了近60天胃口的投资者们,一心期待着这只宣称被调研了半年的“调研票”。

  交完钱人群后,黄明亮记得,一次,助理在群里发了一张表,要求学员报备可以买进“调研票”的资金。黄明亮填的240万元,后来他才意识到,报备资金是为了确定让哪些资金先进场,“大资金被要求在集合竞价阶段买入,十点半后,才是其他散户。”

  “圈中肥羊”被养了近两个月,是时候被“宰”了。

  正式收割前,“王希煜”团队先后两次采取欲擒故纵之术,4月28日、5月22日,“王希煜”团队两次准备带投资者进场“调研票”,都在临门的时候意外中止。第一次的理由是“调研的上市公司准备披露季报的财务指标不达预期”,第二次是“入场标的被泄密导致其他资金抢跑抬高了入场价位”。这更让被蒙住的股民深信不疑。

  成千上万的投资者血流成河的那一天,还是到来了。6月11日上午9点10分,“王希煜”准时进入直播间。“济民制药产能已经爆发”“合作疫苗有重大突破”“今天这只个股100%涨停”,集合竞价阶段,直播间传来“王希煜”极具感染力的嘶吼。

  直播间内,长期有近8万人在线观看。李文学注意到,6月11日直播这天,却只有不到2万人观看,但他心里想,“哪怕是几千人哭进,短短几分钟就要追高几个点。”9:25后,助理发来证券代码和挂单买入价格。没有任何多余思考的时间,李文学和黄明亮均以挂单价54.56元每股的价恪,分别买入16900股和43800股,分别耗资92万多元和近240万元。

  买进的那一刻,李文学们就已经戴上了“接盘侠”的帽子。

  黄明亮介绍,他所在“班级”,有“学员”一次性投入了1500万元,其中包括借来的钱。不过,最近这名“学员”已经不回他消息了,“估计很郁闷”。

  加上刷信用卡刷来的十几万元,谭景松总共买进57万元济民制药的股票,四个跌停板下来,57万元的本金亏了近20万元。这是他近两年的薪资。一气之下,谭景松退掉了“股道研修院”建立的所有群,也把工作人员拉黑删除,包括“女助理”。但最近意识到维权缺乏证据后,他又开始为这一行为感到懊悔。

  被收割完毕后,当“韭菜”们意识到被骗时,已经无法挽回。之后的故事,就是投资者们被踢出此前的荐股群,“王希煜”等“老师”们则在得手后,深藏功与名。留下后知后觉的“韭菜”们,在错愕中懊陶不已。

  “现在想一想觉得自己真的好可笑。”和记者聊起这次噩梦般的经历,谭景松觉得自己太丢人了。过去几年,谭景松买时时彩、珍珠白茶期货也损失了好几万元,但他很快收手了。这一次会拿出这么大资金来炒股,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损失了近20万元后,谭景松很心疼,每天自己给自己开导,也没敢告诉妻子,“我觉得三四十岁这个年龄段,贪图小便宜肯定要吃点亏的。”

  在记者接触到的受害者中,多数年龄介于30至50岁之间,男性居多,他们大多事业有成,都是各自圈子的佼佼者,同时又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现实中,他们可能在自己的领域都是导师般的存在,但在股市却成了被收割的人群。当中的很多人,甚至不敢将亏损的事告诉家人、朋友,只能自己默默承受。除了自责、内疚,平时在职场和生意场上的精明和谨慎,也似乎失灵了,这也让这群中年人不免产生自我怀疑。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他们自己也很难说清楚。时隔多天后,黄明亮再次回忆陷入的这桩骗局,只觉得羞愧难当,“怎么说呢?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但确确实实被骗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们被骗其实也不值得同情,因为他们主要是太贪心了,又没有那种智慧和智商,人家一忽悠就信了。天上掉馅饼的事,他们也相信。”有股民说。

谁在布局?

  种种现象表明,在A股已销声匿迹近3年的“温州帮”似乎有卷土重来的迹象。

  温州帮,又被称为A股“游资收割机”,散户人人闻风丧胆。据悉,“温州帮”背后的操盘者并不一定是温州人,而是一些私募机构利用股票配资,借用温州的资金在操作某些股票以获利。

  从上述股票的表现来看,曾经横行A股的坐庄手法“吸筹、锁筹、拉升、出货”确实再次出现。此种操盘手法由于极其血腥暴力而闻名于资本市场,留给普通散户的只有大出血的账户,和一地鸡毛。

  据《时代周报》报道,盛洋科技崩盘前,有掮客找到浙江某资产公司,希望对方能帮忙出货。另有浙江游资表示,有温州籍中年男子提出“保守估计需要6个货接”。“6个货”即6亿元资金,出货的标的正是绍兴上市公司盛洋科技。

  以盛洋科技为例,6月3日当天,龙虎榜上的买卖双方席位几乎均为“温州帮”所控制。其中卖出的前五廊为华福证券江苏分公司、中泰证券慈溪天九街、信达证券温州新城大道、信达证券台州玉兰路、安信证券诸暨苎萝东路。

  某上市证券从业者告诉记者,庄家操盘一只股票,短则拉几个涨停板就撤退,长则3至5年。他介绍,正规券商一般不会参与,监管只会让这种行为得不偿失,通常是一些不赚钱的、小型的营业部会选择铤而走险。

  6月4日晚,盛洋科技公告称,公司关注到网络上出现了关于该事件的媒体报道。经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自查,各方均未策划、参与该事件,亦未授意他人策划、参与该事件,与该事件无任何关联关系。

  从济民制药和盛洋科技“惨案”来看,这背后已经有一套很流畅的打法,是团伙成集团作战。整条“割韭菜”黑色产业链中,一些网络大v、炒股专家、公众号则直接成为黑产的最前端,以“免费”证券咨询服务吸客、攒粉,负责导流,他们也被称为“接盘方”。

  记者采访发现,除了一些投资者质疑个人信息遭到泄露外,还有大量的投资者是主动点击一些具有煽动性的公众号文章内链接,扫码加好友后,一步步被诱骗人群。

  有业内人士透露,一旦“庄家”成功出货,“接盘方”可以得到高比例的佣金。有媒体报道,这一比例可达10%。不少受访者均衷示,买入指定股票后,助理要求将有交易金额的界面截图发送过去。“我们推测,他们是拿着这些截图去要分成。”黄明亮说。

  不少股民表示,上述“王希煜”自称是深圳凯富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股东。企查查数据显示,深圳凯富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股东中确有“王希煜”其人。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大股东徐留胜曾是知名“牛散”,因其2015年利用资金优势采用连续交易、大额封涨停、拉抬股价等手法操纵多达37只个股,2017年被证监会合计罚没1.1亿元。律师称维权难度比较高

  发现中了圈套后,不少股民已在当地报警,并向证监会递交了举报材料。不过,也有律师坦言,维权难度比较高,关键还要分析是如何被诱骗炒股的。

  “向股市黑嘴索赔,还是向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行为人索赔,都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该律师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表示,在上述违法犯罪的产业链里头,至少涉及三宗罪。第一,非法获取股民个人隐私信息;第二,涉嫌操纵市场;第三,就是老鼠仓行为,利用未公开的信息来谋取非法利益。

  刘俊海表示,互联网上的各种社交媒体群非常多,监管部门存在一定的监管盲区。所以,下一步监管部门要铸造监管合力,消除监管盲区,提升监管效钝,希望证券监管部门、公安机关、网信部门,还有市场监管部门,能够建立24小时全天候、360度全方位、跨市场、跨地域、跨部门、跨产业的信息共享,建立快捷高效无缝对接有机衔接的对这种涉及股民的社交媒体群的监管合作机制,互联网再大也大不过法网。另外,对构成行政违法的要予以行政处罚,对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遭受损害的股民,要依法保护受害股民的民事损害赔偿请求权。

  今年年初,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关于知名“牛散”罗山东操纵股市案的一审判决,被告人罗山东、龚世威、王杰分别被判处五年六个月、五年六个月、五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据披露,湖南东能集团实际控制人罗山东与场外配资中介人员龚世威等人共谋,筹集资金操纵迪贝电气等8只股票价格,获利达4亿余元。

  值得注意的是,该案是全国首例以持仓量交易量标准立案追诉的操纵证券市场案,配资中介首次因明知操纵仍提供配资行为被刑事追责。

  根据披露,主犯罗山东主要负责股票账户的操作,指挥集中买入、卖出;龚世威主要负责提供配资,同时也参与操纵交易,手下有几十个账户,每个账户金额几十万元到几千万元不等;贺志华则担当股市“黑嘴”的角色,负责推荐股票,吸引散户买入。从案倒披露来看,案中涉及的个股走势与盛洋科技、济民制药等个股情况类似。

  6月下旬,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资本市场不法行为者,一怕坐牢,二怕被大众投资者索赔。他表示,今年会有几个投资者诉讼的案例出来,相信会形成震慑效应。

2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