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疫情急剧反弹,特朗普公共场合首次戴上口罩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一直坚持不戴口罩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终于在公共场合戴上了口罩。美国当地时间7月11日,特朗普在参观位于马里兰州的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学中心时,第一次戴上了口罩。这是一枚为他量身定做的特制口罩,藏青色的向外的那面,上面刻有美国总统徽章。

  “我从没反对过戴口罩,但我认为戴口罩要讲时间和地点。”特朗普特意强调,他“颇喜欢”自己戴口罩的样子,这让他看起来像一位活跃在旧西部时期,对抗不法分子的虚构人物“独行侠”(LoneRanger)。

  不过,即使特朗普自认是神通广大的“独行侠”,接连空降美国西部与南部多州,但他面对目前美国疫情的急剧反弹仍束手无策。

  在美国各州重新开放仅数周之际,得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和加州等地遭遇新冠疫情的持续反弹。据BBC报道,得州7月11日单日新增病例数约1.05万例,创下单日新增病例历史新高;而佛州7月10日报告了11433例新增病例,也打破了该州7月4日创下的单日新增病例纪录。

  目前疫情在美国的蔓延势头正日益加剧,截至北京时间7月12日晚上10时,美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3357928例,累计死亡137429例。当她时间7月10日的美国新增病例超过7万例,再次刷新纪录,这也是美国连续第三天打破单日新增病例纪录。

  面对疫情的突然反复,特朗普政府该何去何从?

多州疫情反弹,“戴口罩”与否成为政治分界线

  “如果你想了解疫情为何反弹,你只需要登录Snapchat(美国的一款社交软件)并观看五个当地用户的个人故事,就会知道原因了。”名为Keith的得州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感叹道,其发言获得了约350名网友点赞。

  Keith指的是在得州的“口罩强制令”尚未实施前,大量未戴口罩的市民在已经开放的公共场合内聚集,造成了极大隐患。担任得州州长的共和党人格雷格·阿伯特是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在疫情暴发后仍对“口罩强制令”态度模糊。直到得州每日新增病例连续创新高后,阿伯特才于7月2日颁布全州范围内“口罩令”,强制所有人在公共场所遮掩口鼻,违者罚款250美元。

  阿伯特本人也开始在举行新闻发布会、接受电视采访时戴口罩出现。也因此,戴口罩与对待各州开放的态度,似乎正成为共和党入与民主党人的政治分界线。此前,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与集会中也从未戴口罩出现。一位匿名的知情人士告诉美联社,特朗普似乎是担忧戴口罩会让他的形象看起来“虚弱”不少,并杷公众的注意力由经济复苏转移到疫情上来,也由此引得其他共和党人效仿。

  得州的疫情反弹,或同州政府与县市级政府抗疫策略的分歧密切相关。为响应特朗普“重启经济”的呼吁,阿伯特无视专家建议,于5月初和5月中实施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重启计划,随后餐厅、酒吧、公园等公共区域相继开放,迎来大量人流。

  自此,得州的新冠确诊人数开始攀升。自6月下旬起,得州因新冠病毒入院的住院率较过去增加了一倍以上,7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新增确诊病例徘徊在1万例关口,终于在7月10日突破万人,并于7月11日达到1.05万人。截至月12日晚,得州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59465例,累计死亡3228例。

image.png

  科珀斯克里斯蒂市(CorpusChristi)的情况正是其中的一个例子。作为当地最受欢迎的海滨旅游城市,科珀斯克里斯蒂市到6月初都无一例病例,而在各地区陆续重新开放后,该市迎来了大量外来游客。由于“强制口罩令”当时还尚未实施,这些游客在酒吧和海滩聚集时都并未佩戴口罩。疫情在6月毫无预兆地开始暴发,科珀斯克里斯蒂市于6月15日确诊新冠病例360例,死亡人数迅速增加。在该市目前出现的38例死亡病例中,7月即出现了7例死亡病例,其中包括一个不到6个月大的婴儿。截至目前,这个拥有325000人的城市已经成为得州疫情增长最迅速的地区之一。

  目前,阿伯特下令关闭了酒吧,并限制了餐厅的每日人流量,但部分商业场所仍未关闭。得州三大城市休斯敦、达拉斯和州府所在地奥斯汀市的市长则公开表示,希望阿伯特重启“居家令”、关闭商业场所。由于上周单日新增病例数持续刷新,州长阿伯特预估本周疫情还会持续恶化。“我们现在要做的主要事情,是要确保整个公众都理解情况的严重性。”阿伯特向市民强调道。

佛州成为疫情“震中”

  佛罗里达州疫情的反弹时间,几乎与该州开放时间同步。鉴于此前的低感染率以及白宫“重建经济”的呼吁,佛罗里达州于重启计划的第一阶段开放了餐厅、健身房和理发店等公共场所,大型体育赛事也计划在限制人流的情况下恢复。6月中旬起,佛州新冠确诊病例数开始缓慢上升,并在月底变为急剧上升.于7月4日以11400例创下最高单日新增病例数字纪录。这一纪录在7月10日再度被打破。截至明12日晚,佛州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54511例,累计死亡4197例。

  也因此,美国《国会山报》指出,佛州已经成为近期全球疫情又一“震中”。佛罗里达州各地的医院面临着巨大压力,重症监护室内人满为患。然而,州官员却一再表示医疗资源充足,而且可以继续增加病床数。尽管呼声很高,但州长罗恩·德桑蒂斯(DeSantis)仍然拒绝透露日增人院人数,也没有公布仍在接受治疗的患者数字。

  同时,德桑蒂斯依然没有在全州发布必须佩戴口罩的命令,只是鼓励公众戴口罩并保持社交距离。反观该州的迈阿密、坦帕、劳德代尔堡等城市,都已先后要求民众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

  德桑蒂斯称该州新冠病例淄增只是“短暂现象”,并将不断上升的确诊病例数字与检测范围的扩大联系起来。但佛罗里达国际大学(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的流行病学教授玛丽·乔·特雷普卡(Mary Jo Trepka)认为,这并不是唯一的解释。“我们通过进行更多的测试发现了更多病例,这确实是事实。但我们也应该看到,测试结果呈阳性的比例也逐渐在增加。”

  移动设备的数据显示,市民并未在聚集时保持适当的社交距离,可能是造成佛州疫情严重反弹的关键因素。据《泰晤士报》报道,农业卫星数据服务提供公司“笛卡尔实验室(Descartes Labs)”提供的手机数据显示,在佛州的“居家令”生效之前,佛州的市民已经在家里待了很长时间,一半以上的人平均每日出行距离不到一英里,相比今年早些时候,人们的移动距离减少了90%。

  但人们居家隔离的意愿并没有维持很久。来自三家公司的数据共同显示,就在“居家令”开始实施的一周内,人们已经开始尝试冒险外出。到5月4日,佛州进入重新开放的第一阶段时,全州的市民已经恢复了40%以上的外出活动。到了6月16日,这个数字已经超过70%。

  这意味着,相比萁他州,佛州市民的社交频率变化很快。过去一周,纽约和新泽西州的市民社交频率仅恢复到正常水平的40%。“这不仅说明了佛州市民社交频率的增加,也侧面说明了人们在预防措施上越来越松懈。”华盛顿大学健康度量科学教授阿里·莫克达德(Ali Mokdad)说,“起初,人们戴着口罩,彼此远离。一个月之内,想法就转换为‘也许可以不那么小心地保持距离’。现在,我们为此付出了代价。”

特朗普竞选造势进程遭打乱

  病毒流行,疫情导致经济疲弱,以及社会不安定,在这三重打击之下’特朗普的竞选造势行动也受到严重影响。此前,特朗普宣布计划将原定8月24日至27日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改为在佛罗里达州的杰克逊维尔举行。由于疫情影响,佛州的党代会或也未必如特朗普计划的那般顺利。

image.png

  正是在这一决定宣布后不久,佛州新冠疫情开始大规模暴发,新增确诊病例人数不断上升。佛州州长、共和党人德桑蒂斯表示,佛罗里达不会宣布重新开始执行居家令以减缓疫情传播,但他已经全面加强了对于保持社交距离的警告,并禁止酒吧等场所营业。

  作为特朗普的亲密盟友,州长德桑蒂斯拒绝向媒体透露他是否会修改“室内集聚需强制把人数限制在可容纳数的一半以肉”这条规定。如不修改,这就意味着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参与人数将被限定在最多7500人。特朗普本人也不得不承认,他全力争取的“连任计划”可能因此受到影响。他可以使用权力将党代会的地址修改到任何友好官员的属地上,但不可改变的是,他仍然需在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这一背景中举行党代会这一现实。

  因为疫情等多方面因素,已经有多名共和党政客宣布将缺席大会。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因为担心在室内举办大型活动导致聚集性感染,共和党正在考虑在室外举办全国代表大会的可能性。但8月正是佛州最炎热的季节,在室外环境开会将会带来额外的挑战。

  另一方面,民主党方面已经宣布原定于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进行的全国代表大会几乎完全会改为线上形式,民主党方面鼓励参会代表在线上参与大会。届时,特朗普的对手——前副总统乔·拜登将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正式接受总统竞选提名。

4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