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房租下降约20%,有租户退房住酒店

全球房租最贵城市为何低头?

李贺(化名)终于等来了房东的消息,“租金再降1000(港币)。”

他早就问过中介,心里有底,周围很多房子租金挂牌价降了1500(港币)左右,基本上幅度在10%,所以当房东说只降500(港币)的时候,他说“考虑考虑”。果然,几天之后,中介打来了电话,房东说再降1000(港币)。

房租从13500港币降到12000港币,其他从内地去香港上学的人一致认为他“很能砍价”。

但在全港租金下降的趋势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获利”。

“周边的房,确实价格降了一点,今年跟去年比可能也就降了大概1000-1500(港币),但如果你的房子还在租期内,香港这边的房东,80%都很难讲减房租的事,他们中的不少也是贷款买的房,而且很注重合约。”同样从内地去香港读大学的林青(化名)跟李贺住得不远,都在红砌附近。

刚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6月香港私人住宅租金指数报179.4,按月升0.5%,终结此前连跌9个月的租金下滑趋势,据统计,今年前6个月租金指数跌幅高达5.4%,比去年同期上升约1.7%。

image.png

不少香港酒店推出长期住宿计划,以长租吸纳部分上班族等不同需要的租客,房价低至平时的1/3,“加上设备齐、服务好,吸引不少住得比较远的上班族,或屋企要装修的家庭。”旅游业立法会议员姚思荣早些时候表示。据悉,部分酒店的人住率因此由以往的不足10%,增到20%至30%,个别人住率高达50%至60%。

一家主要为从内地来香港读书的人群提供租房服务的机构负责人刘瑞卿称,这与内地到香港工作和学习的人减少没有太大关系,主要是因为疫情导致的失业率持续上升。

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公布的数据称,香港4月至6月经季节性调整的失业率为6.2%,相比3月至5月的5.9%上升0.3个百分点,创逾十五年高位。就业不足率升至3.7%,更是接近十七年新高。

一位女租客诉说了自己的困境。她老公因为疫情无法开工,没有收入,全靠她一个人的薪水养家。住了5年、每月都按时交房租的他们想请房东帮忙减租,发消息后三天没有得到回复,而此前房东收到房租都是秒回。另一对夫妻两个人都在放无薪假,跟房东委婉地要求体谅—下后,租金只减了100港币,而且为期1个月,“又骂我们不尊重合约精神”。

“香港的房子总的来说还是不够住,所以租金下滑幅度也不会太大,短期内估计不会有太大变化了。”刘瑞卿说。

香港房租数月跌去近20%?

每天几乎被排满的课程,晚上9点后还有小组会,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林青重新过上了紧张的学生生活,在工作了很多年后,在香港。

去年8月,她租了现在的房子,“当时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想离学校近一点。”这是一个很大的居民区,周围有商超、餐饮、菜市场、图书馆,离海边也很近,这让她觉得很方便。

每年的7、8月份是租房旺季,因为学生们开始入学,“我每个月租金13200,我们楼上租的13800,今年也就降了1000左右。”

前段时间,她尝试过跟房东沟通,想要试探一下是不是可以提前退房或者降房租,但是失败了。“香港人很注重合同,基本上没什么情面可以讲,不到合同租期,不会轻易减房租,如果要退租就正常收取2个月的房租押金。”

同样在这个片区居住的李贺,发现周围很多房子都没租出去。“我们家这一层,至少有一间,一直空着。从阳台看出去,也能看到空置了好几个月的房子。”

此前就有分析称,由于大陆工作人员、外籍高管等大量减少,香港房屋租赁市场的需求发生了大幅降低。这些人曾是香港住宅市场的主要推动者。如果住房的空置率上升,很多无法用房租收入来支付抵押贷款的房东将被迫出售其房严。

“有些空置房本身可能就不是用来出租的。”刘瑞卿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对于租房市场这一块,他很熟悉。

5年前,他跟几个朋友创办了一家专门为内地去香港读书的学生提供租房、咨询、交友、就业辅助等服务的平台,房租的涨跌,他应该是最先感知的那一批人。

“从今年的1、2月份新冠疫情开始,香港的房租就一直在下降,目前大概降了10%-20%左右。但是现在不明显了。”最近很多学生也在问他房租的事,但他的回复是,“短期内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因为香港的房子还是始终不够住,这也是它为什么这么贵的原因”。

环球人力资源信息及顾问机构ECA International的调查报告显示,香港是2017年亚洲住宅租金最昂贵的城市,位列全球第四,前三位分别是纽约、旧金山、波士顿。根据这份报告,香港一套不带家具的四居室公寓平均月租金为10461美元(接近67300港币)。而东京全年租金上涨4%后,香港的住宅租金仍比东京的同等住宅租金高出2000美元(15000港币)。

同样是这家调查机构在2007年的报告称,彼时的香港是全球房租最昂贵的城市,远超东京、纽约和伦敦。

最新的调查结果是ECAInternational在今年4月公布的,根据2019午9月所做的住房调查报告,比较全球超过360个地区,外派员通常租住区域的租金,结果由香港称冠,连续3年蝉联全球外派员工住房租金最贵的城市。

外派员工在港租住一间不提供家具的中档3房寓所,平均月租高达11318美元,按年升3.45%,惟幅度低于去年的4.9%。紧随其后的为美国纽约及日本东京。“若单计亚洲城市,香港更是唯一平均月租逾10000美元的,而排名第二的东京平均月租为9207美元,中国上海排第三,其5363美元的平均月租,比香港低约一半。”

彼时ECA International亚洲区域总监关礼廉就指出,受社会不稳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预料今年被派驻来港的外地员工数目将显著下降,房屋需求可望纾缓,未来租金水平有机会回落。

失业率创15年新高,房租承压

同样排在世界前列的,是香港人的租房和薪资的比例,“基本上薪资的一半都用来交房租”,在香港似乎是很普遍的现象。

这样的局面在疫情发生后让很多人更为艰难。

家住荃湾的陈伯在麻将馆做清洁,麻将馆在疫情后突然倒闭,还拖欠了他一笔薪水。没有多少积蓄的他听说油麻地银杏馆免费给长者派饭,为了省钱,走路两个小时从荃湾走到油麻地来领盒饭。另一位同样来领盒饭的老娑婆,在领了一份后还问可不可拿多一盒,自己的儿子失业了。

没有固定收入的人开始动用自己的积蓄,相当一部分人如果仍然找不到工作就不得不舍弃租住了很多年的房子,搬到便宜的削房(普通住宅单位分成不少于两个较细小的独立单位,然后作出售或出租之用),其中不乏五口甚至七口之家。

大公司也未能幸免。

今年年初,在线旅游巨头Expedia集团宣布全球裁员3000人计划,媒体报道首批裁员从香港和新加坡开始。后续的消息称,削减亚太地区业务4个多月后,该公司空出的约2.5万平方尺(2322平方米)的区域仍在市场上求租。有地产中介称,2018年该写字楼的租金是每平方尺83港元(每平方米803元),如今业主愿意考虑以每平方尺60港元(每平方米581元)的价格出租,降幅接近30%。

伸量联行商业部主管鲍雅历(Alex Bames)对媒体称,香港整体甲级写字楼的空置率升至7.6%,创下自2009年明以来的新高,本港最繁华的中环区域的租金估计全年将减少25%-30%。

世邦魏理仕香港顾问及交易服务一办公楼执行董事骆应铭表示,现时市场对香港写字楼的需求不强,甚至有企业想减少写字楼面积,或搬去更便宜租金的写字楼,以控制成本,因此空置率会继续上升。该机构预测,年底中环写字楼空置率或会升至6%,但强调仍在非常可控范围内。

P]BP9Q~BN4LO4$UPW%GCIU7.png

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香港失业率由今年3月至5月的5.9%,上升至今年4月至6月的6.2%,创十五年来斯高。此外,失业人口突破24万人,就业不足率也由3.5%上升至3.7%。

有人曾做过测算,在疫情暴发之前,去年11月至今年1月香港的失业人数仅为12.23万,这意味着在疫情期间有约12万人加入了失业大军。

香港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曾在此前称,因本地疫情在5、6月缓解,劳工市场面对的压力在季末有纾缓迹象,同时政府“保就业”计划的开展亦有帮助。

但随后的7月初,香港连续多日确诊病例破百例,出现第三轮疫情。有业内预测,不排除失业率会进一步上升至7%。

香港特区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在简报会上公布的最新数字为,截至8月19日零时零分,香港前一日新增2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本地确诊病例为23例,本港累计确诊4587例。

也有分析认为租金下降的原因中包括入伙盘(交付业主的楼盘)供应庞大,这导致租金在一定程度上受压,短期难以重拾升轨。据美联物业统计,今年下半年,香港会有17个全新盘陆续收楼入伙(业主人住新房),涉及11328个单位,当中有4个属于逾千伙(超过1000个住宅单位)的大型项目。

但最新的情况似乎表明,租金进一步下滑的态势,似乎被打断,官方数据称,6月香港私人住宅租金指数报179.4,按周升0.5%。

“你不租,总有人租。”刘瑞卿说,“很多香港人租给外地人是一个价钱,租给香港人是另一个价钱,比如在大围那边,同样的房子租给香港人3万块一个月,租给内地学生基本会到3.5万。”

2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