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时间阻止世界灭亡

世界受到不法之徒的威胁,“信条”这两个字是唯一的线索与武器。约翰·大卫·华盛顿饰演的主人公执行歌剧院特别任务时,亲眼看见射出去的子弹“逆转”回到枪里。他发现敌人与战场不仅限于正常流逝的时间,开始踏人一个幽冥晦暗的国际谍报世界,走入逆转时间之门,阻止世界灭亡。

“影电的类另部一是这。”以上这句在你眼里是倒着的句式,在我的眼里则不是,你的“前”是我的“后”,而我们可以存在于同一个时空里。这是《信条》的概念之一。

image.png

英国名导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总是想尽办法撕裂常态,当年的《失忆症》(Memento)逆转一般的叙事方式,大玩倒叙重拾记忆碎片。十年前的卖座片“潜行凶间”(Inception)中,他反转的是梦境与现实,模糊“真”与“实”的界限。《信条》则打破对时间轴的认知,让现在、过去与未来交错t重叠。电影文案多次强调,这并非一部穿越片,克里斯托弗·诺兰这次玩的是“时间逆转”。可想而知,看这部片将非常烧脑。

《信条》从一开始就下猛药,透过很多人物对白解释“时间逆转”,因为概念陌生,要吸收的信息量很大,搞不懂会较难理解后续发展。片中的动作场而多,开扬时就祭出歌剧院大场面,还可看到正常行驶的车子与“时间逆转”的车子展开追逐战、炸弹爆破逆转、双时空战场等新鲜画面和特效。

一般的“时光旅行”故事存在“祖父悖论”(GrandfatherParadox)。“祖父悖论”指:假设你回到过去,在自己父亲出生前把自己的祖父母杀死,就不会有你的父亲,你就不会出生,但你没出生,就没有人会把你祖父母杀死的矛盾。《信条》中,当约翰·大卫·华盛顿尝试理解“时间逆转”时,“祖父悖论”被提起:“有一派认为把祖父杀了,自己就会消失;另一派则认为,把祖父杀了,并不会影响未来。”如果情节太难理解,记住这句话就好,因为这就是戏中不法之徒逆转时间的原因。

4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