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为何力挺卢卡申科

有分析认为,虽然普京表面上支持卢卡申科,但其实并不喜欢或信任他,只不过他也不愿看到紧挨着俄罗斯的邻国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

在国内游行集会持续上演的背景下,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于9月14日亲赴俄罗斯旅游城市索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一场外界瞩目的会谈。

会谈开始时,卢卡申科对普京说:“我想真诚地说一句,你的朋友有麻烦了。”随后两人长谈了四个小时,卢卡申科从普京那里获得了15亿美元贷款的支持,并留下一句话:“白俄罗斯应该与老大哥在所有问题上紧密合作。”

这是卢卡申科在总统选举后首次出国访问。今年8月9日,白俄罗斯举行总统选举,卢卡申科以80.1%的得票率成功连任。明斯克等城市随后多次发生较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俄方多次表态支持白俄罗斯局势实现正常化,并反对外部势力干预白俄罗斯国内事务。

然而,有分析认为,虽然普京表面上支持卢卡申科,但其实并不喜欢或信任他,只不过他也不愿看到紧挨着俄罗斯的邻国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

卢卡申科曾多次抱怨俄罗斯

“老大哥”这个字眼对中国人来说很有历史感了,但在以俄罗斯为核心的国家群体里,它却是现实中的热词。只是普京听到这句话,想必会心中冷笑。

这些年,俄白两国间的种种不愉快让普京早就看透了这位顽固的白俄罗斯强人。这次大选前夕,卢卡申科下令抓捕了33名俄罗斯公民,他们均来自与俄政府关系密切的“瓦格纳”安保公司。卢卡申科称,他们此行的目的是破坏大选,暗指克里姆林宫为幕后黑手。2019年,卢卡申科曾以相同理由迫使俄方更换驻白大使,还公开指责俄通过制造假新闻介入国内大选。

image.png

对普京期待成立的俄白联盟国家,卢卡申科一直持软性抵制态度。2019年12月他在议会上说:“我不只当了三四年总统,不会让我们所一同开创的东西化为乌有,也不会把我们创建的主权国家封禁在一个盒子里并压上十字架。”几天后,他与普京进行了关于建立联盟国家进程中最关键的一次谈判,只不过,什么都没谈成。

最让普京无法接受的,还有卢卡申科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立场。卢卡申科虽然在第一时间声明“承认克里米亚为俄罗斯组成部分”,但其态度一直闪烁不定。2014年他曾称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是不对的,2019年甚至扬言“正是在我的参与下,克里米亚才被承认为乌克兰的领土,我还签署了文件”。这指的是1994年美国、英国、俄罗斯和乌克兰在比利时布达佩斯签署的《布这佩斯安保备忘录》,当时乌克兰以放弃核武器来换取大国保证其领土完整,卢卡申科作为白俄罗斯代表也参与了文件签署。

卢卡申科也不忘在俄罗斯驻白俄罗斯的军事基地问题上做文章。2019年年底,他公开提醒这两个基地对俄罗斯的重要性,并称它们“极为昂贵”,暗指俄免费使用的事实。

让矛盾呈现公开化的,是两国在能源价格方面的冲突。近一年来,卢卡申科多次嫌弃俄罗斯卖给自己的石油、天然气价格太高,尽管它们的价格已经远低于市场价。

由于双方—直未能就接下来的原油采购价格达成一致,一度导致今年1月俄罗斯停止向白俄罗斯出口原油。这样的情况下,白俄罗斯开始寻找替代俄罗斯的石油供应商。除了俄罗斯外,白俄罗斯还从阿塞拜疆、美国、挪威和沙特阿拉伯等国购买石油。

这也让一直处心积虑想分化俄罗斯盟友关系的美国有了机会。今年2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到访白俄罗斯,与卢卡申科达成向白俄罗斯供应原油的协议。

针对天然气价格,今年4月13日,卢卡申科在一次会议上要求俄罗斯“不要剥皮”,应降低供白俄罗斯的天然气价格。他还说,根据两国之间的长期合同,其价格是每千立方米127美元,但欧洲现货市场的价格不超过90美元。不过,普京拒绝了卢卡申科要求降价酌建议,以及对德国和白俄罗斯价格不同的结论,他指出只有在双方达到一定程度的“一体化”之后,才能实行统一的天然气运输和过境关税。

正因此,在遭遇大规模示威游行并再次从俄手中获得资金支持后,卢卡申科的那声“老大哥”肯定不会让普京感到舒服。

普京的不得已

面对这样的卢卡申科,普京之所以仍然愿意提供支持,也有自己的不得已。

首先,普京必须像尼古拉一世那样把干涉革命作为地缘政治的首要议题,也就是复制苏联对匈牙利、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的干涉政策。这始终是俄罗斯的“生命线”式问题,也是其地缘政策传统。普京绝不会允许乌克兰的戏码在白俄罗斯上演。当然,事有轻重缓急之分,白俄罗斯的事情还没发展到让普京必须祭出雷霆举措的地步。

其次,保证白俄罗斯不远离俄罗斯与保住卢卡申科的权力体制是两回事儿,但在现阶段,它们暂时算一回事儿。普京虽然不喜欢卢卡申科,但要想把他替换掉,前提是得有一个替代人选。而眼下,他的心中并没有这样一个人选。

这场系列示威带有去中心化特征,并无实质性的领导者和组织。而作为名义上的领导者的白俄罗斯反对派与西方关系比较密切,与俄罗斯暂无接触。在白俄罗斯现有体制内,卢卡申科的地位尚为稳固,这也是其至今未被推翻的晟重要原因。这种情况下,如果卢卡申科倒了,俄罗斯恐怕没有足够把握能控制住白俄罗斯的局势。所以,无论多么不满意卢卡申科,普京还是要力保他。

普京和卢卡申科的这次会谈,除了15亿美元的贷款援助,并无太多实质内容。大选前,卢卡申科曾提及宪法改革的可能性,他在大选后与示威者会面时也曾承诺将进行宪法改革,内容大致是在总统、议会、政府间重新分配权力,让总统权力相应减少。普京对此表示欢迎,也算间接表达了他对白俄罗斯局势的态度。

此外,与白俄罗斯建立联盟国家始终是普京的一大战略目标。如果说沙俄时代沙皇们的开疆拓土通过宗教和传统的中介而具有巩固权力正统性的作用,当今俄罗斯总统的开疆拓土则将民粹主义作为中介,达到提升民意的作用。这在克里米亚事件中得到过完美演绎。

image.png

俄白建立联盟国家的进程从叶利钦时期就开始了——两国于1999年12月8日签署条约,表示在保持各自国家主权、独立和国家体制的同时,要建立一个类似邦联性质的国家。但它从来都没具有过如此强的民粹意义。去年年末普京与卢卡申科的会谈曾备受瞩目,因为它是俄白实现一体化的一次关键尝试,而联盟国家也被理解为继克里米亚之后普京给俄罗斯民意注入的又一针兴奋剂。

所以,当顽固的卢卡申科有求于普京,“老大哥”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只是,普京不会轻易祭出克里米亚事件中直接出兵的强硬手段,毕竟那样代价过于巨大。

卢卡申科多半还能撑下去

对卢卡申科来说,能够坚持40多天而未倒台,全拜政权体制的稳固所赐。

最近他接连辞退了几名公开支持示威者的驻外大使,还被认为很可能对外交部展开“清洗”。他从俄罗斯请来媒体,接替因为员工抗议式辞职而难以运转的本国国家媒体;他还从俄罗斯、乌克兰招募工人,取代那些罢工的工人。

俄罗斯的资金支持以及在金融方而的政策支持,尤其是普京口头表达的支持,皆对此有很大帮助。普京此前允诺卢卡申科,给他建立一支后备警察部队,也提上了日程。此次会谈开始前,莫斯科还派遣了伞兵参加和白俄罗斯的“斯拉夫弟-2020”军事演习,演习持续到9月25日。

在明斯克街头,示威者群体采用的形式多为和平抗议,而不是像乌克兰2014年“二月革命”那种暴力起义。因此,只要政权体制继续稳固,卢卡申科也多半能支撑下去。那样一来,这轮示威活动恐怕只能取得俄罗斯2011-2012系列大示威的效果。

总体来看,白俄罗斯这一波戏码的主题是“新与旧”。“新”指的是苏联解体过程中及之后出现的一种结构性的新现实一一这些国家民众的去意识形态化乃至去政治化,导致他们在历史关头往往只关心最高领导人的人选问题,而对政治主张、路线、意识形态及深层次的价值、道路毫不关心。白俄罗斯民众此次走上街头,追求的也不是某种意识形态,仅仅是让卢卡申科“滚蛋”。

“旧”则指的是白俄罗斯的现实。这个早在1994年就中断了私有化进程、最大程度上保留国有经济的国家,在很多层面上却又像苏联。一些学者称这次事件是“苏联解体的继续”,良有以也。卢卡申科对普京称“老大哥”,在集会演讲中高呼对苏联帝国的怀念,并像一个旧式独裁者一样历数自己的功绩,把自己说成国家缔造者并有恩于民众。与此同时,他却缺乏对新时代社交媒介的了解——这场示威活动的组织者主要从海外发布信患、协调整场运动,但政府除了断网外,并没有应对互联网的经验。

当“新”与“旧”相撞时,必将上演一场政治大戏。俄白两国间复杂的利益关系,则为这场大戏的上演提供了舞台。

9月14日会谈期间,一位名叫朱迪-詹姆斯的英国肢体语言专家分析了两人交谈的画面:“会谈中,普京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一边摆弄扶手椅,一边玩领带。权力信号都是由普京发出的,他坐在那里,脸朝前方,双臂和膝盖摊开,表现极为自信。”她接着说,“而卢卡申科一度紧握着普京的手,看起来像在恳求。他还用手帕擦了擦他的额头,这个动作让人觉得,他好像受到了某种压力。”

4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