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掏钱催婚”有用么?

很多日本民众表不,新上任的营义伟内阁应该把更多资金和精力投入到防疫工作中,而不是纠结如何派发红包、开政治支票让纳税人买单。

日本新首相菅义伟刚—上台,便针对国内严重的少子化问题开出了“新药方”。

9月20日,日本内阁府发布了有关新婚生活补助金的新规定,从2021年开始,面向现已在实施“新婚生活支援项目”的市町村,只要新婚夫妇结婚当日年龄小于39岁,且家庭年收入少于540万日元(约合35万元人民币),就可以申请高达60万日元(约合3.9万元人民币)的生活补助金。

日本富士新闻网评论称,这项调整作为改善少子化政策的一环,是营义伟政权推出的最值得期待的政策之一。然而,日本网友们对此并不买账。“可以假结婚吧”,“为了60万结婚算不算真爱”,“540万日元算低收入吗”······五花八门的评论将这一政策推上日本社交网站的热搜榜。

日本政府“掏钱催婚”的这波操作也引发不少中国年轻网友的羡慕。但实际上,这项政策真能让日本年轻人变得更想结婚么?想拿到60万新婚补助并非易事

早在2015年,日本政府就启用了用财政结余款增设并发放新婚补助金的公共政策。根据当年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调查,日本男性平均结婿年龄为31岁,女性为29岁,这两个数据均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

该政策出台之初,将补助对象设定为家庭年收入不满300万日元的初婚夫妇,为他们提供上限为18万日元的补助。2016年,补助金申请条件调整为家庭年收入不满340万日元,可申请的补助金额上限也调整至24万日元。2018年,新婚补助金作为改善日本少子化的重点推进政策之一,补助金额再次提升。本次调整也是该政策出台以来,调整力度最大的一次。

但想拿到60万日元的新婚补助金绝非易事。补助申请对户籍、年龄以及家庭总收入都有严格限制。要求申请人必须是“新婚生活支援项目”实施范围内的281个市町村的常住居民。而包含东京在内的日本主要城市并不在这份名单之中,目前只有15%相对偏远的行政区实施了这项政策。

此外,按照规定,新婚夫妇的结婚当日年龄要小于39岁,且家庭年收入少于540万日元。尽管关于年龄以及家庭收入的限制已有所放宽一一调整前要求年龄小于34岁、年收入少于480万日元才可申请,却依然遭到了来自福岛瑞惠、莲舫等日本知名女政客的批评,被认为是一项不平等的政策,并没有面向全体社会。北海道小城三年i间仅有10对新人申请

位于北海道中部的夕张是281个“薪婚生活支援项目”的实施地区之一。过去这里曾经因石狩煤矿而繁荣,1960年人口曾达到11万多人,但之后人口逐渐减允2012年跌破1万人,为全日本人口第三少的城市。2006年夕张遭受严重财政危机,并于2007年月6日被列为财政重建团体。

随着夕张宣布成为资源枯竭型城市,大批年轻人开始迁出。如今全市的9000名常住人口中,有一半是65岁以上的老人,残障人士更达到了12%。夕张的老龄化与少子化程度远远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夕张当地公益组织LA PLACE的法人代表安齐对夕张社会福利政策如数家珍,却从没听说周围有人申请并获得过新婚补助金。一位来自夕张市政府的相关负责人向《凤凰周刊》透露,夕张从2017年实施这一政策至今,只有10对新人通过申请,并获得了相应补助。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经济较为落后的鸟取县。北荣町是鸟取县唯一导人新婚补助金制度的地区。据北荣町相关负责人透露,该政策实施以来,北荣町仅有4组新人申请了补助金。最终通过审批的人数较少,也是民众对新婚补助金没有实感的原因之一。

谈到新婚补助金的来源,据上述夕张市政府人士介绍,三分之二来自中央政府拨款,三分之一来自于当地政府自筹。不久前的8月27日,夕胀发布了2020年度新婚补助金的审查标准和实施细则,指出由于该市平均收入较低,家庭总收入将被限制为340万日元以下,至于来年如何调整,需等待中央政府的具体通知下达后,根据夕张的财政收支情况再做应对。

被问及这十对新婚夫妇的具体申请金额时,该负责人称,“具体数额不方便透露,但补助金具体用途仅限于租房和搬家两个方面,因此申请金额都不太大。”由于申请金额不大,从申请到拿到补助金最长只需等待2个月,也并没有给夕张市政府带来太大的经济负担。

“比起新婚补助,更希望多一些育儿津贴”

30岁的相马美惠从没想过自己这么早就成为2个孩子的妈妈,还为家庭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十年前她从老家青森来到大阪,如今跟随丈夫定居香川县。

image.png

大学毕业后,美惠到大阪一家知名整形医院工作。虽然不是医美专业毕业,但美惠凭借自己的努力考取了多项从业资格证书。就在职业的上升期,美惠遇见了自己的丈夫。

得知美惠因为家庭原因决定辞职的时候,同事们都唏嘘不已。谈到最近的政策时,美惠说:“对大多数选择不婚的职业女性而言,60万日元的补助金绝不会左右她们的人生选择。”

美惠结婚后没有马上辞职,直到第二胎出生,她才正式辞去整形医院的工作。而对来自大阪的生活压力,也想为一双儿女提供更好的生活空间,美惠夫妇决定回香川打拼。“薪婚时没感受过生活拮据,也没考虑申请什么新婚补助,随着孩子们不断地成长,生活的压力和对未来的担忧才凸显出来。”她也强调,“比起新婚补助,更希望政府能在育儿津贴上再做做努力。”

“官方催婚”让网友大呼“恶心”

像美惠这样,对新婚补助金调整无感的人还有很多,特别在疫情应对不够充分的当—R甚至很多日本民众表示,新上任的营义伟内阁应该把更多资金和精力投入到防疫工作中,而不是纠结如何派发红包、开政治支票让纳税人买单。

最让人疑惑的,还是政府指望用掏钱的方式来提升出生率的逻辑。“新婚补助金能否提升出生率并助力日本扭转少子化的困境,有待具体数字的呈现。”日本中部圈社会经济研究所研究部长岛泽谕质疑说:“新婚补助金政策出台五年来,早应该有一手数据了。然而,没经过数据分析就以改善少子化情况为名,大规模提升补助金上限的做法有待商榷。”

晚婚或不婚早已成了日本社会的标签。日本厚生劳动省2019年的数据显示,日本23.4%的男性和14.1%的女性选择终身不婚。而在1970年,50岁以上男性终身不婚的比例仅有1.7%。现如今,刨除离异和丧偶的因素之外,每4个日本男人里就有1个是光棍。有机构预测,2035年日本男性的终生未婿率将逼近30%,女性也会超过20%。

这一问题不仅仅日本独有。京都大学社会学教授落合惠美子坦言,欧美很多国家也经历了出生率低下甚至人口负成长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只不过,欧洲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出现的第一次出生率下降,到七八十年代第二次出生率下降再度爆发,历时近百年。相较之下,日本在短短30年内经历了欧洲百年的人口结构变化。

沉重的传统家庭责任感是很多日本人对婚姻望而却步的原因之一。首尔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张庆燮指出,看到父母辛勤付出和为家庭而牺牲自我的情况之后,很多亚洲年轻入主动选择不婚,以逃离“传统家庭”带给自己的负担。

日本社会崇尚的“自我选择、自我负责”、“不给别人添麻烦”等个体化倾向也给年轻人选择不婚生活提供了心理支撑。“你会为了60万就结婚吗?”这句朴素的质疑,道出很多年轻人的心声。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2015年的调查显示,关于25岁至34岁未婚人群单身的理由,有29.1%的男性和17.8%的女性举出经济原因,称“结婚资金不够”。但政府进行“官方催婚”的做法,却让很多人直呼“恶心”。

社交平台上有人表示,“如果是为了应对少子化,不如把钱花在提高教育支援上,结了婚又不一定生孩子,这种通告就好像结婚等同于生孩子一样,非常让人恶心。”亦有人评价:“这(政策)方向完全错了,年轻人不是没钱结婚,而是没钱生孩子,怎么这么搞不清楚。搞清楚了再做不行吗?”

5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