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大法官巴雷特会如何改变美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艾米·康尼·巴雷特进入最高法院的决定并不出入意料。巴雷特长期担任学术职务,是一名上诉法院法官,育有七名子女,一直是最高法院席位的热门人选。

当年长的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后,固定成员为九名大法官的最高法院出现了空缺。特朗普只花了一个多星期,便将48岁的保守派法官巴雷特送上提名流程,如今她在一个参议院委员会面前完成了四天的确认听证会。当地时间10月26日,参议院以52票赞成48票反对,批准了对巴雷特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乔纳森·特雷认为,从持枪权和移民案件上的记录来判断,金斯伯格过去投票有多左,巴雷特在最高法院的投票就将会有多右。“与一些提名人选不同,她不是正在成型中的法官。她是一个最后‘可交付’保守派选票的人。”

image.png

而最高法院保守派占多数的局面和她手中的一票,可以对接下来的几十年产生影响,尤其是在堕胎权和“平价医疗法案”(也称为‘奥巴马医改’)等争议较大的议题上。但作为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她多次强调,她的信仰并不会影响工作。

巴雷特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引起自由派人士的深切忧虑。许多自由派人士反对这种严格的方式,他们称必须要右与时俱进的空间。在参议院听证会期间,巴雷特试图淡化外界对她拥有党派或个人观点的说法,她表示:“法官必须根据法律被书面写下的形式,而不是以法官希望法律被书写的形式运用法律。”她同时称,“政策决定和价值观上的判断”应该由选举产生的政客们作出,而非最高法院的法官们。但几乎没人相信,她在最高法院除了是一名一贯的保守派成员外会做更多。

7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