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埃塞俄比亚提格雷撤侨

首批撤离的中企员工直言,“虽不像电影《战狼》情节那么惊险,但连夜撤离并穿越交战区,也算是一场有惊无险的旅程。”

在埃塞俄比亚北部的提格雷州,接受过军事训练的年轻人扛起了枪,他们正在经历一场已经打响的内战。

这些人来自“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以下简称“提人阵”)武装部队,他们在11月4日袭击了埃塞国防军位于提格雷州的军事基地。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同日宣称,政府已采取军事行动,并将在提格雷州实施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

埃塞俄比亚内战一触即发之时,提格雷州仍有约500名中国同胞在此工作、生活。中国驻埃塞大使馆及中方企业通力合作,率先组织四百余名中国同胞进行了撤离。首批撤离的中企员工向《凤凰周刊》直言,“虽不像电影《战狼》情节那么惊险,但连夜撤离并穿越交战区,也算是一场有惊无险的旅程。”

两天一夜规整物资

“提人阵”组建于1975年,是来自提格雷州的地方民族主义政党。在1980年代反独裁统治的斗争中,“提人阵”迅速崛起为全国性政党,并成为执政联盟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以下简称“埃革阵”)中的核心政党。

然而,年轻的新总理阿比上台后,开肩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将“埃革阵“改组并成立了新执政党,并不断边缘化“提人阵”的势力。去年12月“提人阵”退出了执政联盟,回到提格雷州谋求地方独立。此后,双方矛盾不断加剧,并在最近爆发了军事冲突。

从11月4日开始,提格雷州政府关闭机场、封闭道路,并实行了领空管制,任何越过提格雷上空的飞机都可能受到军事打击。同时,当地的电话、短信、网络等一切通讯信号都被切断,直到撤离时也没能恢复。

首批撤离的中国员工王涛(化名)向《凤凰周刊》回忆说,通讯信号大概是4日凌晨被切断的,到了6日下午一度能发短信,但不久后再度被切断。

王涛是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默克莱供水开发项目上的一名员工,一年前来到提格雷州工作。该项目位于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莱往西20公里处,2018年中埃两国政府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原定的项目工期是36个月。

撤离前,王涛和同事们用了两天半时间将项目物资进行了集中管理,还为当地员工结清了工资。“由于物资和设备都无法运走,我们将施工用的机械、钢筋铁板等全部集中保管起来。”

另有中方员工向当地华文媒体“走进埃塞”回忆说:“在没有网络和电话的状态下,坐立难安又各自揣测······接到使馆准备撤离的消息,万般无奈却又不得不接受。我环顾厂房内外,当时右诸多不舍。刚来默克莱工业园区时,厂房内灰尘遍布,现在全是机器并投人生产,一步步走来终归还是要撤离。”

王涛所在的默克莱供水开发项目部是通过一部卫星电话与各方取得联系的。他们联络到了分散在当地的其他中企职工,共计409人,动用60多台车辆进行了紧急撤离。“除了一辆中巴车,还有皮卡车、小吊车和越野车等。”王涛说,他和同事们提前准备了面包、牛肉干、矿泉水等应急食品。

穿越交战区和火山带

11月10日凌晨四点半,这些人组成了浩浩荡荡的车队,向首都亚的斯皿贝巴方向撤离。每辆车在前挡风玻璃上贴了号码,车与车之间保持一定车距向前行进。到了夜晚,在全黑的公路上,每辆车都打开大灯为旁边的车引路。

从网络流出的照片来看,有撤离车辆挂上了五星红旗,这让很多人联想到《战狼》中的场景。但据王涛说,其实最后所有车辆使用的都是自己所在企业的旗帜。他解释说:“这是由于中国国旗跟埃塞俄比亚国旗有相似之处,怕带来不必要的误会和风险,所以各企业商量后决定还是使用自己的旗帜。”

车队经过了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莱(交战区)、默克莱兵营(交战区)、默克莱机场(军事封锁区),再绕道阿巴拉镇,翻山越岭进入阿法尔州。“中国驻埃塞大使馆人员在前面颁路,还有联邦政府军的保护。即使通过交战区,也是一路顺畅通行。”王涛说,在经过阿法尔州的火山地带时,感到非常炎热。

途经阿法尔州首府塞梅拉时,中国中交集团在塞梅拉工业园的露天厂房内设立了临时休息点,还为撤离人员准备了床垫和蚊帐。当天晚8时左右,车队抵达了塞梅拉工业园。工业园早早准备好了牛肉、米饭等可口饭菜,并分装到饭盒中。撤离人员在临时搭建的床上休息了一晚,于次日凌晨四点半继续赶路。

11月11日晚8时左右,首批撤离人员全部安全抵达亚的斯亚贝巴。“抵达目的地后,我和其他18名员工住在公司的一个库房。因为新冠疫情,我们公司140多名同事分散住在不同地方。”王涛还说,“虽然住宿条件简陋了些,但伙食上对我们特别照顾,每一餐都有鱼、牛肉、猪肉和蔬菜等。”

“为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和中国交建、中铁等公司点赞。他们努力协调,使得撤离的整个过程有序进行。也感谢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派专人协调撤离路线沿线各方,并派工作组在提格雷州与阿法尔州接壤地带等待。”如今已与家人取得联系的王涛和同事们在朋友圈内纷纷表示了感激。

在亚的斯亚贝巴临时库房内住了三天后,王涛启程前往阿姆哈拉州孔博查工业园,修建附近的一条公路。

战火波及“非洲之角”

中国同胞撤离后不久,联邦政府军与“提人阵”的冲突升级。

当地时间11月14日,埃塞俄比亚政府设立的“紧急状态事实核实平台”发布消息称:阿姆哈拉州两个城市在13日晚遭到“提人阵”火箭弹的袭击,造成阿姆哈拉州首府巴赫达尔市和著名旅游城市贡德尔市两处机场部分区域损毁。

image.png

一周前,联邦政府军曾在提格雷州实施过空袭。据外媒披露,政府军打死了550名“提人阵”武装人员。埃塞政府于15日发声明称:“逮捕‘提人阵’内部犯罪务子的决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

“提人阵”也不甘示弱,其发言人格塔丘·热达在推特中称,该组织于11月8日击落了一架联邦政府军的战斗机。“提人阵”还在提格雷州东南部集结兵力。“提人阵”长期在军政部门深耕,其掌握的正规军和民兵数量庞大,有报道称近25万,军事实力不容小觑。

战火还蔓延到了邻国厄专特里旺。路透社援引当地人士的消息称,厄立特里亚首都阿斯马拉11月14日夜间遭受来自埃塞俄比亚至少三枚火箭弹的袭击,两枚火箭弹击中了机场区域。亦有消息人士告诉英国《卫报》,导弹没有击中机场,其中一枚落在不远处的信息大楼附近。袭击让这座城市大范围停电。

两年前,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签署了和平协议,但前者一直对提格雷地区领导人持有敌老意——过去二十多年,提格雷州—直是对厄作战和军事对峙的前沿阵地。内战爆发后,“提人阵”官员指责说,厄立特里亚在这次冲突中—直帮助埃塞总理阿比,阿斯马拉机场也被埃塞政府军征用了。

阿比办公室表态称,提格雷州地区的战争是“不可逆转的”,“我们将坚定不移进行到底”。虽然阿比再三强调政府针对的并非平民,但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截至11月14日,从埃塞俄比亚涌进苏丹的难民超过了1.7万名.其中大多数为妇女和儿童。联合国难民署驻苏丹代表表示,目前首要任务是为这些难民提供住所、食物和水,并将他们转移到远离边界的安全地区。

阿比曾在201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表彰他在谋求和平和国际合作方面所作的努力,尤其是在解决与厄立特里亚边境冲突方面的决定陛举措。阿比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上说:“我当过军官,亲眼目睹战争带来的生灵涂炭,亲身感受到战争的残酷。正因为我经历过战争,所以我觉得和平来之不易,必须保卫和平。”

然而才时隔一年,埃塞就爆发了内战。“阿比让整个国家的民主化进程结束。大部分罪责都应该归咎于他。”《纽约时报》毫不留情地批评说,发起军事行动不仅与阿比温和治国的方针相差甚远,而且似乎动摇了他担任总理的目标。2018年上台时,他承诺带给埃塞俄比亚一个和平、繁荣、民族和解的新时代。

虽然阿比誓言将迅速结束战斗,但联合国埃塞俄比亚人道主义事务负责人萨吉德·默罕默德直言:“不幸的是,这可能不是任何一方一两周内能解决的事情,这将是旷日持久的冲突。”

在埃塞俄比亚西北部的本尚古勒一古马兹州,一辆客车在11月14日晚遭到不明身份武装分子袭击,造成至少34人死亡。法新社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袭击与提袼雷州军事冲突是否有关。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警告称,如果冲突双方不能立即开展对话,“局势可能彻底失控,导致大量人员伤亡”。

作为过去十年该地区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埃塞俄比亚的内部冲突对该地区的安全格局构成重大挑战。作为“非洲之角”的安全奠基石,埃塞俄比亚在苏丹、南苏丹、索马里等国发生内部冲突时一直发挥调解作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发表声明,呼吁立即采取措施缓和紧张局势,确保和平解决分歧。“埃塞俄比亚的稳定对于整个非洲之角地区至关重要。—占特雷斯强调说。

2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