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休战后的亚美尼亚

在失去对纳卡地区控制权近30年之后,阿塞拜疆利用过去两个多月洗刷了过去惨败的耻辱,亚美尼亚人则以不同的方式发泄愤怒,或消化痛苦。

image.png

幕降临,一辆小型军车停在了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的Arshakunyats大街,刚从纳戈尔诺一卡拉巴赫(下称“纳卡地区”)前线返回的士兵陆续下车。前来接人的亲友人头攒动,此处的临时车站十分嘈杂,提格兰·卡米斯扬( TigranKahmisyan)与他的战友逐一道别。

自今年9月27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因纳卡问题爆发新一轮冲突以来,已有4000余人在战火中丧生。11月7日,阿塞拜疆占领纳卡要塞舒沙,锁定胜局。俄罗斯、阿塞拜桶和皿美尼亚三国领导人后于11月9日签署声明,宣布纳卡地区从莫斯科时间10日零时起完全实现停火。11月24日,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电话讨论了纳卡地区局势,双方强调,当前首要任务是解决该地区的人道主义问题,包括帮助难民返乡、重建基础设施、保护宗教和文化设施。

因为这份停火协议,卡米斯扬得以离开战壕,于11日晚返回埃里温与家人团聚。尽管失败令人沮丧,但对于刚刚经历了战火的年轻人而青,能回家已是万幸。在亚美尼亚国防部门口,聚集着大量失踪军人的父母、配偶和子女一一他们的亲人下落不明,活未见人,死不能见尸。

第一次纳卡冲突在1994年后长期冻结休战,由于大国协商28年未果,双方一次次在前线小规模交火。而在失去对纳卡地区控制权近30年之后,阿塞拜疆利用过去两个多月时间洗刷了第一次纳卡战争中惨败的耻辱,几乎重新控制了整个纳卡地区。与此同时,亚美尼亚人则以不同的方式发泄愤怒,或消化痛苦。

亚美尼亚究竟是怎么输的?

11月11日,卡米斯扬站在埃里温街头,向俄罗斯网络媒体Meduza谈起了刚刚结束的这场冲突一一由于造成包括平民在内的4000余人死亡、8000余人受伤,另有数万人沦为难民,俄罗斯总统普京一度表示,希望不要再用“冲突”一词形容纳卡地区的局势。

“来自叙利亚的恐怖分子在与我们作战,我与他们爆发了正面冲突。这些雇佣军替阿塞拜疆发动了战斗,然后阿塞拜疆士兵再到前线举着旗帜拍照,做出‘我们赢了’的样子。”卡米斯扬说,“这些恐怖分子口袋里是毒品和一次陛注射器,而找们的口袋只有圣经。”接着,他从衣服胸口掏出了一本迷你的福音书。

他坚信亚美尼亚没有输给阿塞拜疆,不过他和战友们确实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不断撤退,先是10月底从被敌人占领的库巴特利镇附近撤退,再撤到亚阿边境城市卡纳帕附近,最后被带回了埃里温。如果战争继续下左。据亚荚尼亚总理帕希尼扬所说,整个纳卡地区很快将尽归阿塞拜疆所有。

亚美尼哑究竟是怎么输的?自9月27日起,哑阿双方在纳卡地区多地发生了不同程度的交火,并且各自发布消息宣称自己击落了对方的无人机或战机、摧毁f数个据点或者弹药库,而其中大部分都是假消息。这使得外界对局势的实际进展一直云里雾里。

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一位不具名亚美尼亚军事专家的消息称,事件转折点发生在10月中旬。由于某种原因,阿塞拜疆军队在没有遇到太多抵抗的情况下拿下了哈德鲁特镇,之后又拿下了拉钦——过了拉钦,就是连接纳卡重镇舒沙、首府斯捷潘纳克特和亚美尼亚本土的公路。

11月7日,双方在舒沙爆发激烈战斗。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次日宣布,阿军占领了这一关键地点。亚美尼亚方而一开始否认称“战斗还没结束”,但到了9日,纳卡地区首脑确认舒沙失守,阿军正向斯捷潘纳克特迫近。阿利耶失11月10日再度宣布,阿军又取得对近50个纳卡村镇的控制权。

作为佐证,阿塞拜疆的支持者、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0月24日在视察土耳其中部城市开塞利时愉快地提及,自己当天与阿利耶夫通了电话:“我们的阿塞拜疆兄弟正朝着解放被占领土(纳卡)的道路前进。”

俄罗斯方面的消息亦显示,亚美尼亚总理10月底曾致信普京求援,对此俄外交部10月31日回应称,俄罗斯将遵守俄亚两国的盟友义务。根据《俄罗斯与亚美尼亚友好、合作和互助条约》的相关约定,如果冲突波及亚美尼亚境内,俄罗斯将向其提供一切必要援助。

“全世界的亚美尼亚人都心碎了”

“全世界的证美尼亚人都心碎了。”谈到最近的局势时,23岁的亚美尼驰女孩伊莲娜告诉《凤凰周刊》,“我们的土地被抢走了,族人被迫成为了难民、流离失所者。”尽管3岁就随家人搬至俄罗斯,她依然为同胞所经历的战火牵动。

在亚美尼亚,成千上万的民众正在经历这种痛苦。11月9日的三方停火协仪带来了和平,但依据协议,阿塞拜疆拿下纳卡地区多个重要城镇的战果得到了巩固。帕希尼扬宣布停火后几个小时,数百名示威者包围了政府和议会大楼,要求“卖国”总理下台。

11日晚,刚从前线归来的卡米斯扬也遇到了一群扰议者,他对后者的愤怒不以为然。“他们不在前线,只在这里集会有什么用!”卡米斯扬愤怒地说,“我们的战壕里有很多空位,需要他们的时候为什么不在?把这一切怪在帕希尼扬头上有什么用?”

但在埃里温的各大集会现场,抗议者的痛苦并非伪装。“这不是在抗议我们的国家!这是一场哀悼!让我们团结到一起,现在至少有3000人,不等明天,而是今天,现在!我们必须一起上前线!”一名抗议者在人群中这样嘶喊。

纳卡地区位于塞拜疆两南部,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人。1991年苏联解体后,原属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相继独立,有争议的纳卡归属问题引发两国冲突。这片有争议的土地被国际社会承认属于阿塞拜疆,但自1994年以来一直由亚美尼亚人统治。

经俄罗斯斡旋签署的和平协议自11月中旬生效后,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人不得不逃离家园,因为土地将被移交给阿塞拜疆。社交媒体流传的画而显示,一些亚美尼亚人在离开前亲手将房屋付之一炬,以避免其落人阿塞拜疆之手。也有人在仓皇逃离时,将泥土装入瓶子中带走。

亚美尼亚人痛恨阿塞拜疆、土耳其及其派出的叙利亚雇佣兵,责怪帕希尼扬过早妥协,甚至不满俄罗斯没有及时军事介入。但更多人心里清楚,阿塞拜疆这个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丰富的邻国一直在悄悄重新武装自己,亚美尼亚无论在经济、军事、人口层面都无力与之抗衡。

image.png

“老实说,我为这份停火协议感到高兴,因为战争停止了。”伊莲娜说,她想在那些失去儿子的母亲面前下跪,想让那些不断鼓吹战斗的族人从战争狂热中清醒。为了呼吁和平,她11月初在Instagram创立了一个账号,不断更新关于纳卡局势的最新消息。“我们今天感受到的悲痛,都会化作明天的力量。”伊莲娜在其主页签名上写道。

“在阿塞拜疆,对战争的批评会被消音”

11月22日,普京在接受“俄罗斯第一频道”采访时直白地说,由于亚荚尼弧不承认纳卡地区的独立和主权,这意味着,从国际法的角度来看,该地区是阿塞拜疆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一言论引发了亚美尼亚民众的强烈不满。在他们的历史书上,从公元7世纪开始纳卡地区就属于亚美尼皿,一直到上世纪20年代,苏联在吞并了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后,为了安抚土耳其以及惩罚1921年发生在埃里温的反苏叛乱,才将纳卡地区作为奖赏“转送”给了阿塞拜疆。

苏联解体后,纳卡地区的分裂运动愈演愈烈,1991年这里成立了未获国际社会承认的“纳卡共和国”。纳卡冲突在1992年冬末全面爆发,1994年以亚美尼亚获胜告终。除了控制纳卡地区的大部分城镇,亚美尼亚还占领了飞地之外阿塞拜疆约9%的领土。

在这场20世纪最为悲惨的冲突中,有23万在阿塞拜疆的亚美尼亚人和80万在亚美尼亚和纳卡地区的阿塞拜疆人失去了家园。在阿国的历史书中,近百万阿塞拜疆人民的命运就此改变,他们不仅失去了约13%的领土,还有多达2.6万人死亡,约80万人流离失所。

在阿塞拜疆人眼中,亚美尼亚的历史依据并不成立——如果追溯到更远的历史,纳卡地区曾在波斯帝国、俄罗斯帝国等帝国之间几易其手,该地区最古老的民族是阿塞拜疆族,亚美尼亚人直到18世纪到19世纪期间才移民到该地区。不同的集体记忆,连同其不可避免的主观性、谬误及偏差,把纳卡地区的历史变成了两个版本。双方为此怨恨对方,坚信自己才是正义的一方,并伺机报复。或许只有亲历了战争的士兵才懂待,它对双方而言都很残酷。

根据停火协议,亚阿双方将停留在各自当前位置,完成阵亡士兵遗体和俘虏的交换。同时,俄罗斯维和士兵进驻纳卡地区。帕希尼扬11月16日透露,仍有数百名亚美尼亚士兵失踪。

自10月开始,阿塞拜疆便在国内举行高规格的葬礼,每一具覆盖着国旗的棺材前都围绕着哀哭或祷告的男女。据《纽约时报》报道,在阿塞拜疆,对战争的批评会被消音,社会普遍情绪是对战争压倒性的支持。

当被问及战斗细节时,士兵卡米斯扬的情绪一.下子低落起来。他只是说:“这太可怕了,我不可能描述出所有事情······那些磷弹在距我们50米的高度坠落,一切都烧了起来!”

2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