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众多争执不休,马拉多纳遗产争夺战愈演愈烈

马拉多纳已然从体育史册走向八卦杂志。马拉多纳的子孙代表争执不体,继承者之间的检举揭发接连上演。法院禁止火化马拉多纳的遗体,以防备有新的人前来认亲。法官和律师的工作十分艰巨:没有人确切地知道马拉多纳到底积攒了多少财富,也没有人知道这笔财富将被多少人瓜分。马拉多纳生前承认的子女有5名,但法院有两份亲属关系证明,古巴也有4名可能的血缘继承者,他们生于马拉多纳在古巴戒毒时期。

排在继承者名单之首的是马拉多纳与克劳迪娅·比利亚法内所生的女儿达尔玛·内雷亚和贾尼娜·迪诺拉。她们是马拉多纳的“官方”女儿,马拉多纳曾将她们的名字文在前臂。多年来,比利亚法内一直是马拉多纳的照料者,不仅管理他的财产,还在他生命最艰难的时期——毒瘾差一点夺走马拉多纳的性命时一一陪伴他。和比利亚法内在一起之前、期间和之后,马拉多纳都有其他子女。

image.png

2016年,马拉多纳公开承认迭戈·西纳格拉·马拉多纳(为马拉多纳与意大利女人克里斯蒂娜·西纳格拉所生)。2014年,马拉多纳公开承认亚娜(为马拉多纳与意大利伴侣瓦莱里娅·萨瓦拉因所生)。2013年,马拉多纳公开承认迭戈·费尔南多(为马拉多纳与书罗妮卡·奥赫达所生,不过马拉多纳在奥赫达怀孕期间就抛弃了她,与罗茜奥·奥利娃在一起了)。

除了这几名子女外,马拉多纳可能还有其他子女。古巴人小哈维尔、卢、约翰娜和阿罗德均称马拉多纳为他们的父亲。19岁的圣地皿哥·拉腊和24岁的马加利·希尔亦然。拉腊和希尔请求做亲子鉴定,不允许其他人火化马拉多纳的遗体。马拉多纳的律师马蒂亚斯·莫拉不久前说,马拉多纳为自己的亲生骨肉命名时会加上自己的姓氏。莫拉说:“马拉多纳十分尊重身份权。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哪些人是他的孩子是一件确定的事情。如果法院承认一名新的子女,就应该理清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马拉多纳逝世导致新的亲缘关系无法建立。在世的最后几年间,马拉多纳与子女的关系并不好。2019年11月,马拉多纳在一场家庭内部纠纷中威胁说要将所有财产捐献出去。马拉多纳当时愤怒地说:“我告诉你们所有人,我不会给你们留下任何东西,我要把它们全部捐出去。我要把一生中得到的所有东西都捐出去。”2020年l0月30日过60岁生日时,马拉多纳没能将所有孩子召集到身旁。其身边的人说,马拉多纳因为这件事十分沮丧,并患上无法康复的抑郁症。

在这种背景下,继承者将争夺亡父留下的财产。对洪官来说,决定财产分配数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马拉多纳挣得多,花得也多。

2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