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纬创被砸印度工厂

这次事件发生后,印度联邦政府,特别是工厂所在的卡纳塔克邦,都表现出严重关切,他们担心这会影响到当地和印度的投资形象。

暴力打砸事件已过去十来天,台湾科技公司、苹果公司供应商纬创在印度的工厂大门依然紧闭。

偶尔有车辆或人员进出,保安仔细查验证件后才放行,随即关好铁门。门口站着六个保安,他们都是抗议发生后才调来的,媒体被谢绝进入。

工厂不远处的街角有三个杂货店,在一片杂草的映衬下格外显眼。其中两个开着门,卖奶茶、香蕉、零食和香烟。正午的阳光炙热,几乎没人光临,店主坐在里面昏昏欲睡。

2020年12月23日,22岁的尤格什(化名)来到这里,想要讨个说法。他穿着红色衬衫、黑色牛仔裤,戴着蓝色一次性口罩,身材瘦削,脚上的皮鞋大了一码。高中毕业后,他在一所工业培训学院读了两年大专,2019年8月经朋友介绍来到纬创工厂成为苹果手机流水线上的一员。

尤格什告诉《凤凰周刊》,12月12日抗议事件发生时他并不在工厂因为他那周上的是晚班。由于产线设备受损,工厂从那天起就停工了,他担心工作不保,于是叫上朋友骑着摩托来到工r但他们运气不好,保安拒绝他们进入,劳务公司对接人的电话也关机了。

“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感觉它是大品牌,薪水也不错。但没想到,遇到这么大的麻烦。”尤格什说。

诸多积怨的爆发

纬创工厂位于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的纳拉萨布尔工业区,距离该邦首府班加罗尔约50公里。

工厂占地17.4公顷,于2020年8月开始全面运营,最初雇用了5000名员工,负责组装iPhone SE二代和iPhone7。但政府的调查数据显示,短短几个月内,该工厂的员工规模已经超过10000名。

原本工厂采用8小时的工作制,每天三次轮班。但从2020年10月起,调整为12小时一班,轮班两次。这成为后续冲突的导火索。超时工作、加班工资争议、投诉无门让工人们的不满日积月累,最终演变为暴力打砸事件。

冲突发生在12月12日清晨,时值早晚班工人换班之时。据《印度教徒报》报道,前一天晚上,夜班工人中就有部分工人因工资问题停工几次来抗议,管理人员承诺将在下周一前解决问题。

有夜班工人因为手机放在储物柜,未看到工资入账,但前来换班的早班工人已经看到了工资信息,发现实际发放的金额与雇主所承诺的存在差距。在交接区域,有工人与劳务公司人员产生言语冲突。

被愤怒点燃的工人们接着开始大肆打砸工厂内的办公设施、家具、组装机等,现场散落着碎玻璃写泥块,一片狼藉。冲突第一现场有200多名工人,而在场保安只有30余人。

现场视频显示,工人们冲出大楼后,点燃了汽车,管理人员的办公室和生产设备也遭到破坏。冲突发生时,整个工厂的工人数量超过5000人。据印媒报道,数干部手机和笔记本电脑遭到洗劫。

纬创在向当地警察报案时,起初预估的损失高达6000万美元;但经过评估,它在向台湾证券交易所提交的声明中称,其主要生产设施和仓库并未遭受严重破坏,损失约为1亿一2亿新台币,约合700多万美元。

冲突发生后,纬创并未直接回应工资问题,而是称“该事件是由外界身份不明、意图不明的人进入并破坏设施引发的”。亦有指控称,隶属于印度共产党(马)的印度学生联合会(SFI)策划了这次打砸事件。但负责调查的警察对此予以否认。

“我们仍在调查此案,没有证据表明SFI或印共(马)参与了这次破坏行为。”当地警察局副督察可沙瓦( Keshavamurthy)告诉《凤凰周刊》,目前已有超过160人被捕,接受调查的人数超过7000人。

工人们投诉无门

自从工时延长以来,纬创工厂的工人们屡次表达过不满。早在2020年11月,有部分工人因加班和工资争议而小规模罢工过几小时。但在快速扩张中,纬创没能迅速处理工人的投诉,种种}昆乱形成了一个“高压锅”。

image.png

当地政府和工会的调查报告显示,纬创的员工人数为10500人,其中1343名为正规工人,8490名是通过七个劳务公司派遣的合同工。在近三四个月内,合同工数量从约3000人迅速增加到近8500人。

尤格什是经劳务公司雇用的合同工之一。“从第一个月开始,我拿到手的工资就—直比合同上写的少几千卢比。”他提供的入职单显示,在12小时的工作制下,他每月的实发工资应为16904卢比,但11月他只拿到14777卢比,少了2000多卢比,这还是在全勤的情况下。

因此,尤格什试图与劳务公司的管理人员沟通,得到的答复是下个月会补上,但这样的口头保证从未兑现。像他这样的合同工,没有渠道与纬创的管理人员直接沟通,只在出勤问题上由纬创的人力资源部门管理。这让他们在工厂内部投诉无门。

工资也存在延迟支付的情况。一名于2020年10月中旬入职的工人,到目前只收到半个月的工资。据尤格什和他的朋友说,虽然劳务公司会在月底收到付款,但工人只会在下月十号左右才会收到工资。有的工人还要自己租房,基本生活都成问题。

尤格什的家住在离工厂15公里之外的戋拉尔镇上,他说,工友们几乎都来自附近的城镇,还有人来自邻邦泰米尔纳德邦。对这些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纬创是一份理想的工作,相比于去班加罗尔做建筑工等体力活,工厂离家近,不用自己租房,工作强度也不高。

公司不但提供40公里内的免费巴士,还提供免费的正餐和茶点,这甚至吸引到一些原本在班加罗尔谋生的人。要知道,疫情之中,稳定的工作并不好找。

但工时的延长引发工人们的强烈反弹。尤其对于住在班加罗尔的人来说,12小时工作制意味着他们每天要花至少16小时在工作和路上,余下的休闲时间所剩无几。此外,12小时中只有两个15分钟的茶歇,以及一个半小时的正餐时间,每周轮换一次早晚班。

虽然工人们提前十天收到了工时延长的通知,但他们没有选择权,不少人认为,强追加班损害了他们的健康。

印度投资形象受损

运营过印度工厂的中国人Semi说,这种情况是意料之中的。2016年到2019年间,他负责管理孟买郊区的一家中资手机代工厂主要做功能机,工人最多时超过2000人。

据他介绍,一般来说,减少换班次数可以减少出错率,“但像纬创这种强制变更工作时间的做法是不合理的,印度人比较难接受。”他说,当时他所在的工厂也想过每天延长工时1-2小时,也付加班费,但工人不接受,还为此罢工了。

至于工厂为何通过劳务中介雇用工人,他也解释了其中的逻辑。在印度,大部分工人的家都在工厂附近,因此他们不住宿舍。遇到下雨等突发状况,工人的旷工率会明显增加,这严重制约了工厂的产能规划。“我们那时有1800多人,雨季时候来上班的只有500多人。”Semi说,“所以有时候不得不多招人,来弥补这些旷工的岗位。”

在印度,由于工会的存在,工厂不能随意解雇工人,所以他们选择和劳务中介合作,可以灵活调节雇佣规模,一般只有管理层才由工厂直接雇用。而这些多招的工人,在雨季过后或订单淡季又没活干了。

隔着劳务中介,管理者与工人们在沟通上也会出现一些不畅。在纬创工厂中,工人们就是因为诉求和不满无法得到工厂管理方的回应,才引发了暴力抗议。

不过,Semi认为,抗议也可能是提前策划好的。2018年知名手机ODM厂商海派通讯在印度的工厂被砸,后经调查有印方管理人员参与其中,这直接导致了该公司后来的破产。

印度政府正大力推行其“印度制造”计划,苹果公司也在加大对印度的投资,有意将印度作为未来的出口中心。在疫情和中印边境对峙的阴影之下,印度多地曾表态,欢迎外国投资者将工厂从中国迁移到印度,印度将提供税收、土地等方面的优惠政策。

但印度复杂的劳资环境不断给制造商提出挑战。纬创罢工前,班加罗尔附近丰田工厂的工人也因工作时长而罢工,2012年,印度本土的马鲁蒂铃木工厂也发生过暴力事件,最终导致了一名管理人员死亡。

这次事件发生后,印度联邦政府,特别是工厂所在的卡纳塔克邦,都表现出严重关切,他们担心这会影响到当地和印度的投资形象。印度HDFC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巴鲁亚(Abheek Barua)认为,工厂的暴力事件可能会削弱印度吸引大型外资企业酌潜力,而更重要的是,外资在考虑是否在印度建厂时会更加谨慎。

Semi直言,“印度一直喊着要成为能取代中国的制造业大国,估计还得再等50到100年吧!”

卡纳塔克邦政府的调查报告指出,纬创的外包劳务公司超过法律批准的雇佣规模,工厂在工资支付、工作时长、女工加班等方面违反了劳动法。该邦官员还表示,劳务公司的行为对该邦的投资环境造成了影响,这些公司除了将面临罚款外,还可能会被列入黑名单。

这之后,纬创承认,“部分工人确实没有拿到适当的工资”,并向所有员工道歉,还罢免了负责印度业务的副总裁,并为员工开通了一条多语种的匿名投诉热线。“我们意识到我们犯了错误。我们管理劳务中介和薪资支付的流程需要加强和优化。”该公司在一则声明中如此表示。

苹果公司也做出回应称,在纬创采取纠正措施之前,不会给予该工厂更多的业务。目前,富士康的金奈工厂也在为苹果代工,分析人士认为,苹果暂停纬创的订单后,可能会转移到富士康工厂进行生产。富士康曾于2020年7月宣布,将在印度投资1万亿美元。

对尤格什来说,道歉其实并不重要。虽然自己没参与这次打砸事件,但他依然担心会因此丢了饭碗。“一旦劳务中介受到处罚,我们肯定也没工作了。”他和工发依然抱着一丝希望,能要回少发的工资。事件发生后,不少工人已经离开了这里,他们担心被逮捕,顾不上要工钱了。

纬创工厂的门外,除了要求补发薪水的工人,还有不少前来求职的年轻人。

桑加拉吉来自泰米尔纳德邦的万达瓦西,距离这里300公里。“如果这些人被解雇了,他们肯定会重新招人吧。”他告诉《凤凰周刊》,他之前在一家灯具厂工作,每个月只有13000卢比,疫情后他丢了饭碗,“只要纬创能给一份工作,就心满意足了”。

2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