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族网络投毒事件背后

董事长被前高管毒死在圣诞夜,掩盖中毒信息意在减持套现?

颇受关注的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遭投毒事件,以最惨烈的方式收尾。

2020年12月25日晚,游族网络( SZ:002174)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林奇因病救治无效于当天逝世,其所持股份将按法律、法规办理继承手续。游族网络微信公众号发文“再见少年”,评论里都是对林奇的悼念缅怀。

image.png

但资本市场并不会因此给予“同情”。12月23日,游族网络承认林奇住院治疗,上海警方证实“林某”疑似中毒后,游族网络股价一路走低,从12月23日每股14.42元开盘跌至25日收盘13.3元,跌幅达7.7%。其间,一度跌至每股12.71元,创下2020年股价最低点。

知名企业家林奇的人生被迫停止在39岁。游族网络是其第三次创业,主要业务是移动及网页游戏开发运营,创立5年便实现A股上市。投毒事件发生前一个月,林奇以68亿元人民币财富跻身《2020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

被疑投毒的凶手是林奇同事“许某”,法学出身。综合警方通报与游族网络公布信息,前游族影业CEO、原游族网络董事许矗成为怀疑对象。天眼查显示,许壶目前担任三家公司高管,林奇是其中两家的实际控制人。掘警方通报,许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据钛媒体报道,林奇在最近几天就已仅剩很弱的生命体征。投毒凶手作案极为狠毒,在林奇体内查到了多种毒药。林奇自2020年12月16日病发求医,病情迅速恶化,但抢救多日才识别出不同毒药种类,错过了最佳治疗期。虽然警方也快速控制了犯罪嫌疑人,但是嫌疑人并未及时交代准确毒药类型和名称。

高层内斗、投毒害命,诡谲狠毒的商业斗争吸引了无数目光,看客们来得快也散得快,林奇逝世的消息公布后,围观者或许不久就会离开。

但游族网络的厄运尚未结束。时隔两日,其声明从称“林奇各项体征稳定”到宣布逝世,“未尽到信息披露义务”的质疑愈演愈烈,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危机也已是无法忽视的问题,相较2020年初,游族网络市值已下降超过四成。游族网络正经历前所未有的艰难时刻。

一周后才发公告,涉嫌虚假陈述?

上市公司游族网络在创始人被投毒事件中的表现,难以令股民满意。

微妙的发声时间点,加重了公众对其“信息披露不及时”的怀疑:据上海警方通报,林奇于2020年12月17日诊疗时发现疑似中毒,而游族网络一周后公告林奇入院治疗消息,两天后林奇去世。

在游族网络“沉默”的一周内,林奇被投毒就诊次日,其公司员工持股计划第二批股份解禁期满,共计387.9万股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份上市流通。有质疑者认为,游族网络的做法是为了稳定股价。

游族网络的公开声明也在一日内上演了多次反转。12月23日,游族网络在下午5时50分发布公告称,林奇因身体不适入院,经治疗身体状况稳定并在持续好转。

公告发布前,一则“林奇脑死亡”的流言在广泛散播。12月23日,一张微信截图显示,林奇被称因内斗遭人投毒,致毒物可能是河豚毒素,也可能是铊,经ICU抢救后,脑干受损,凶手是前公司高管许某。

游族网络迅速辟谣,态度明确,表示“公司管理一切正常,网上信息均为谣言,已安排律师函”。

但来自上海警方的通告再次松动了公众的信心。“警民直通车-上海”发布警情通告,林某(男,39岁)疑似中毒,其同事许某(男,39岁)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姓氏、年龄都对得上猜测,舆论进一步发酵。警情通告一介半小时后,游族网络在公众号再度回复,表示“林总目前正在住院恢复治、疗,各项体征稳定”,强调“请关心林总健康的朋友们放心?’,“作恶者并未得逞”。

这并没能安抚资本市场。12月24日,游族网络开盘大跌,跌幅逾7%。林奇逝世后,游族网络股价必然会有更大幅度的动荡。

游族网络是否未尽到信息披露业务?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郝俊波向野马财经表示,从目前情况看,游族网络确实涉嫌虚假陈述。不过医学上有回光返照的说法,不知道林奇是否有这种情况,如果事实是根本就没有好转、一直加重的话,游族网络说其已经转好,显然是虚假陈述。

根据《上市公司公平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十条规定,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影响。前款所称重大事件包括:公司的董事、1/3以上监事或者经理发生变动;董事长或者经理无法履行职责。

image.png

这并非游族网络首次面对信息披露质疑。2020年8月,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下发监管函,称游族网络2019年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超过50%,但其未按规定披露业绩预告。监管部门提醒,上市公司“应诫实守信,规范运作,认真和及时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净利润下滑七成,林奇套现超14亿

更严峻的问题是,痛失创始人的游族网络早已没有了往日荣光。

面对利润下滑的重压,游族网络开始“烧钱”营销。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游族网络营收12.07亿元,同比增长32.35%。营收增长,但净利润却大幅下降,报告期内,游族网络净利润为6550.5万元,较去年同期下跌78.03%。

砸钱营销,压缩了其利润空间。该季度,游族网络在销售上砸下重金,花费1.56亿元,超过上年此项支出的两倍,也是其报告期内增长最快的开销。游族网络解释称,对海外3款产品进行集中推广,导致单季度推广费用较高,三季度利润承受一定的压力。

市场对游族网络的信心随即下调。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预告后,其次日股价遭遇大幅下跌,跌幅为7.8%。

“是不是我做人真的很差?公司是不是可能要挂了?”在2020年9月的采访中,林奇并没掩饰他对游族网络的担心。自2019年以来,游族网络已有三位董事陆续离职。

成立五年便登陆A股市场的游族网络,曾受到资本市场的热捧,股价一度超过52元。乘着网络游戏的风口,上市第二年,中国游戏市场规模迅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一.游族网络的市值当年达400亿元,比上市初期翻了一番。

林奇喜爱足球,正意气风发,当年提出整体收购绿城足球队,开出了10亿元的价码。

但好景已不再。2019年,游族网络扣非后净亏损1.7亿元,同比下降123.0 7%,是其近五年内首次出现亏损。年报预测公告发布后,其股价一度跌停。游族网络解释称,2018年游戏版号审批政策的调整,对其业绩造成了不良影响。

事实上,游族网络的赚钱能力已逐渐变弱,毛利率不复从前。2014年上市初期,其毛利率接近70%,2019年的毛利率已跌至30.86%。即便和同类公司相比,也处于较低水平。游族网络回复监管函的数据显示,三七互娱、恺英网络等游戏公司的移动游戏业务毛利率为70%至80%,但游族网络仅有22.64%。

一手打造游族网络的创始人林奇,也陷入“套现离场”的争议中。就在林奇就医前一天,游族网络公告称,股东林奇的193.94万股解禁,12月18日可上市流通。

image.png

宣布林奇逝世的公告显示,其直接持有游族网络2.19亿股,占总股本的23.99%。据深交所数据,林奇在公司上市初期持有超过35%的股份,自2019年7月,林奇开始密集减持,套现金额约14亿元。

因违规减持,林奇曾被监管部门问询。2019年8月12日,深变所下发监管函,称游族网络半年报原预约披露时间为2019年8月30日,但林奇作为董事长,在预约公告期前30日内违规减持295.42万股,合计减持金额约4000万元,违反相关规定。

林奇逝世,许蠢疑被拘,《三体》开发怎么办?

在林奇与被怀疑为凶手许盎的关系中,《三体》是绕不开的节点。

许盎曾是游族影业的CEO,2019年离职。天眼查显示,其目前仍为三体宇宙有限公司董事。林奇为三体宇宙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最终受益股份65.96%。

与上市公司主体游族网络不同,游族影业和三体宇宙成立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开发《三体》。

林奇为了谈下《三体》版权,在2014年成立了游族影业公司。据晚点LatePost报道,公司成立第三天,就宣布参与《三体》电影拍摄,计划投资12亿元,共拍摄6部影片。

创始人野心勃勃,但电影延期难产,从项目筹备、剧本制作到特效设计,电影各参与方分歧不断,观众至今也没能等到那6部影片。

许壶的出现一定程度带来了《三体》开发的希望。2018年12月,许盎受命创立三体宇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拥有《三体》除出版权外的完整版权,2020年6月,许盎出任CEO。在微信公众号“智合”对他的介绍中.其加入游族后“解决了业界闻名的《三体》版权在内的多项历史遗留问题。”

《三体》游戏距离上线也是路程尚远。2020年6月18日,游族网络发布公告,拟将《三体》作品在授权范围内的游戏开发、发行、改编以及衍生产品等权利授予游族网络全资子公司游族互娱。据《新京报》报道,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游族网络对《三体》游戏的开发仍在立项阶段,后续有进展将进一步公告。

2020年9月,三体宇宙与美国知名流媒体机构奈飞( Netflix)共同宣布联合开发《三体》英文剧集,许壶作为三体宇宙CEO为其站台。这被视为《三体》电影项目搁置后,距离影视化最近的一次,粉丝抱以极大期待,曾连上三天热搜。

“以前做不好《三体》还有各种客观因素,今天我要一个人面对这个问题,我要一个人承担这个责任。”2020年11月,林奇在晚点LatePost的采访中说。但厄运突降,失去了林奇后,《三体》开发未来或许又将坠入迷雾。

3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