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抢苗”大战正式开启

超110亿剂新冠疫苗已被抢订,订单过半来自富国,有国家人均可注射疫苗已达10剂。僧多粥少、分配不均,2021年,全球抗疫前景如何?

新冠疫苗还未正式上市,世界各国早已开始着手“抢苗”。

目前,全球超过110亿剂新冠疫苗已被抢订,其中近80亿剂疫苗已被各国或经济体认购,还有39亿则被预留或仍处谈判阶段。

这些被抢先预订的疫苗,既有辉瑞、Moderna、国药等已在多国开打的热门款,也有不少疫苗尚未完成临床试验,却已卖出十多亿支。

随着时间推移,这些数据仍将快速上涨。

尽管仅从数字上看,已被抢订的疫苗足够覆盖全球绝大多数人口,全球抗疫似乎已见曙光,但遗憾的是,超过半数的疫苗早已被欧盟、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经济体抢先认购,其中部分国家的认购量甚至足够全国人口接种10次。

但对世界大多数地方的人们而言,想要获得疫苗仍需更长时间的等待。

根据预测,富国有望在2021年春天完成高危人群的接种,入夏后基本完成接种工作,但穷国则或落后近1年时间。

如此火爆而残酷的抢苗大战,犹如哄抢战略资源,似乎谁能更陕抢到更多疫苗,谁就能掌握终结本国疫情的优先权。

富国广撒网,欧美瓜分全球40%疫苗

“宫国整个夏天都在预购疫苗。”盖茨基金会联合主席梅琳达·盖茨此言不虚。

据本刊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12月23日,全球已有79.3亿新冠疫苗被各国和国际组织确认预购,其中过半收入发达国家囊中,总量高达41.3亿剂,足够全球1/4的人口使用。

image.png

其中,欧盟、美国、英国、加拿大的疫苗预购量均在3亿剂以上,它们仅凭全球11%的人口总量,就买走了全球44%的新冠疫苗,战果颇丰。

但这也意味着,其预订量将远超实际需求,出现僧少粥多的局面。

如截至发稿前,人口不足4000万的加拿大,已订购了3.5亿剂新冠疫苗。若按每人需接种2剂疫苗估算,这一数字足够每人接种近10剂,超出正常需求近4倍。

英国、欧盟、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的人均订购量,也比正常需求多1-3剂。

鸿沟仍在加大。

2020年12月23日,美国又宣布追加1亿剂疫苗订单,总价约为20亿美元。美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称,此举意在“为所有愿意在2021年7月31日前接种疫苗的人,都能获得足够剂量的疫苗”。

不过,如此庞大的订货量多数时候并非意在垄断资源,而是为防范风险。

由于目前全球仍无一款新冠疫苗正式获批上市,仍有大量候选疫苗在进行临床试验,随时育可能因结果不理想而大幅延期甚至夭折,导致订单作废,颗粒无收。

如早在2020年明,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学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就曾因接种者出现“罕见而严重”的神经系统症状,而紧急叫停全球临床试验。

而《柳叶刀》发表的同行评议数据显示,该疫苗仍需完成更多工作,以确定其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是否能达到90%。

而备受欧美国家青睐的赛诺菲和葛兰素史克疫苗,其临床试验至今仍处起步阶段。2020年12月中旬,两家公司的研发工作更因老年受试者免疫反应不佳而宣布推迟,最快得等到2021年底才能上市。

可见,想要确保预订疫苗中至少有一款能获成功,甚至是更早成功,就需广撒网、多押宝,分别订购多款疫苗做“备胎”。

如位居富国订单榜首的欧盟,目前已预购15.8亿剂疫苗,分别包含7款疫苗,但除辉瑞疫苗外,其余几家至今未在欧盟获批使用。

而在预购了12.1亿剂疫苗的美国,早在2020年5月,就通过向多家疫苗研发方投资的方式,获得了该疫苗的最大预订权,半年即购入6款疫苗。

由于押中两款率先完成III期临床试验的候选疫苗(即辉瑞和Moderna),目前,美国已能保证至少4亿剂疫苗供应。据美国疾控中心统计,截至当地时间2020年12月23曰,全美已分发超过940万支疫苗,其中100万人陆续接种第一针。

为进一步巩固疫苗供应,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更签署一项政令,据此“将把接种疫苗的优先权给予美国公民,之后再运往其他国家”。

“虽然从单个国家的角度来看,此举不无道理,但这会导致全球疫苗分配的严重不平等。”持续追踪全球疫苗供需情况的杜克大学全球健康创新中心评价称。

根据记者统计,截至发稿前,15个中高收入国家和9个中低收入国家的疫苗预购量分别仅有11.4亿剂和17.8亿剂,二者加在一起,仅与英美欧加四国和地区的总订货量相当。

image.png

为避免在抢苗大战中沦为弱势一方,中等收入国家也使出浑身解数。

如印度就拥有全球最大的疫苗制造商印度血清研究所,全球约65%的儿童都至少打过一剂由该所制造的疫苗。凭借强大的制造能力,印度即可通过与新冠疫苗研发企业签订生产协议,为自己争取疫苗。

目前,印度预购总量多达16亿剂,是目前全球“最能抢”的国家。

但对更多中低收入的穷国而言,缺乏财力和制造能力等筹码的它们,势必将落于不利地位,甚至被排除在外。

“这将是整个世界的悲剧,而不仅仅是低收入国家。”梅琳达·盖茨说。

2020年12月18日,加拿大和法国官员称,两国正在努力开发一种机制,鼓励各富国向其他国家和经济体捐赠或交换多余的新冠疫苗。目前两国均未透露具体细节。

此前,欧盟委员会也称,将按成员国人口比例分配疫苗,剩余部分则向他国捐赠或出售。

据记者估算,三方可分享的疫苗总量将达9.7亿剂,可供近5亿人使用。

“疫苗是一个公共产品,有遭德陛考量,富裕国家也会考虑到这个因素,拿出多余的疫苗来支援没有疫苗的国家。”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高级战略官龚文峰分析称。

抢到≠能打上,供不应求制约抢苗成效

订单多,时间紧,新冠疫苜供应能否跟上,也将左右着战局。

产能是疫苗供给的门槛,但目前,全球疫苗产能很难快速增加。

杜克大学全球健康创新中心曾对现有疫苗采购和生产数据进行预测,发现在2023—2024年前,都无法生产出可供全球人口接种的新冠疫苗。

可见,全球或将长期面临新冠疫苗供不应求的局面。

如果聚焦各热门疫苗的研发方,也能明显看出生产量与订购量之间的巨大缺口。

如阿斯利康与牛津大学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已经有全球至少24个国家或经济体认购,总量高达27.4亿剂,是目前最抢手的疫苗。

其中,美国、印度、欧盟和全球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都分别订购了3亿一5亿剂,但截至发稿前,该款疫苗仍未在任何一国获准使用,订单量再大,也无法开始供应。

更难的是,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英国疫苗工作小组承认,由于生产延误,该疫苗仅能在2020年内向英国供应400万剂疫苗,远低于原定明生产3000万剂的目标。

风头极盛的辉瑞疫苗也未能幸免。

目前,辉瑞疫苗全球订货量突破8亿剂,过半订单来自欧盟、日本、美国和中国,各国订单量均在1亿剂以上。

但据《华尔街日报》消息,由于扩大原材料供应链的时间比预期要久,且临床试验结果产出更晚,辉瑞将2020隼新冠疫苗产能目标削减至5000万剂,这意味着该公司此前宣布的1亿剂产能目标被直接腰斩。

另据《华盛顿邮报》援引多位知情人士消息称,辉瑞已告知美国政府,由于其他国家加入疫苗抢购战,该公司无法在2021年6-7月底前向美国提供更多剂量的新冠疫苗。

不过,在给《凤凰周刊》的回复中,辉瑞方面表示,该公司与BioNTech的生产网络可在2021年底前为全球提供13亿剂疫苗。

辉瑞公司称,一旦该疫苗在各订购国获准使用,将根据协议要求,通过“一个十分严格的程序”供应疫苗。

此前,辉瑞曾表示,2020年生产的5000万剂疫苗中,一半都将销往美国。据报道,根据美国与辉瑞方面达成的订购协议,辉瑞将在2021年6月30日前向美国提供至少7000万剂疫苗,并于当年7月31日前完成剩余1.3亿剂的交付。

至于疫苗在各订购国内如何分发,哪些群体将优先接种,辉瑞方面称,应由各国卫生部门确定。

“但根据全球公共卫生指南,我们认为一线医务人员、必要工作者(注:esssential workers,即在公共交通、邮电通讯、银行、超市、警察、政府部门等与公众生活息息相关行业的从业人员)、免疫受损人群、疗养院和公共安全官员应享有优先权。”辉瑞公司在回函中强调。

但据医学媒体STAT报道,一些美国富人和特权人士可通过扩太高风险人群范围、促使医生为自己接种、行贿等方式插队,优先获得疫苗。此前,多位美国会议员插队接种疫苗的做法,也被质疑究竟是为向公众证明疫苗安全,还是为保护自己。

image.png

“(新冠疫苗接种背后)绝对有黑色交易存在。”STAT称。

此外,疫苗订购、生产之后也有不少挑战。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查道炯问过一些疫苗企业,发现疫苗出口后,40%的费用发生在冷链、存储等基础设施投入和接种人员能力培养等人工费用上。

对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长期跟踪,及对出现严重副作用或事故的应对和赔偿方案等,也需协调解决。

这些情况也将制约着新冠疫苗在全球的供应情况。

事关20亿疫苗的公平方案

目前,全球新冠疫情仍在快速播散,尽快开发疫苗,并公平分配,将是遏制疫情蔓延的唯一途径。

世卫组织突发事件规划负责人迈克尔·瑞安强调称,不应把订购疫苗看作一场赢家和输家的游戏,或某种民族主义竞赛,全球都需站在一队共同完成比赛。

“有人先到达终点并不一定能使其他人得到帮助,除非人人都赢,否则没有人能赢得这场竞赛。”瑞安说。

如何实现共赢,尤其防止在抢苗战中落后的穷国掉队,COVAX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

该机制由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相世卫组织三家牵头发起,其目标为加速新冠疫苗的研发和生产,同时集中各国需求,同疫苗企业定量议价,从而保证各参与国都能公平合理地获得疫苗,以结束新冠疫情急性传播阶段。

其中,CEPI主要为疫苗研发提供支持,GAVI整合采购订单,同疫苗厂商协调定价与产能安排,世卫组织则更多在疫苗安全监管和分配方案上提供政策指导。

此外,联合国儿基会也将参与新冠疫苗的分发和接种。2020年12月18日,该组织称,将准备在2021年每月运送850吨新冠疫苗,大多数疫苗可搭载现有商业航班运送,必要时也将考虑包机或其他选择。

根据COVAX接种计划,将按优先级分配疫苗,优先级最高的是占总人口约3%的医疗卫生工作者和其他关键岗位工作人员,其次为老人及其他高风险人群,最终保证每个参与国都能获得覆盖至少20%人口所需的疫苗。

为完成这一目标,2021年底前,COVAX至少需要20亿剂疫苗。

2020年12月18日,世卫组织称,COVAX已获得近20亿剂新冠疫苗供应协议。如这些疫苗能获批使用,低收入的参与国最快有望在2021年上半年开始打上疫苗。

目前,全球已有190个国家和经济体确认加入该机制。其中,92个为中低收入国冢和部分收入高但人口少的岛国,后者在疫苗订购中也没有议价能力,需通过各种援助资金采购疫苗。

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余98个国家和经济体则处中高收入水平,所有疫苗采购、接种等费用均由各国自付,但疫苗采购价格或更低廉。

“但最大的问题可能还是资金。”GAVI战略创新与新投资者中心主任张丽称,由于不少中高收入国家已同疫苗厂商签署订购协议,想要保证穷国也能及时获取疫苗,COVAX也要不断和企业签署采购协议,需要大量资金担保。

据估算,为上述国家采购和分发10亿剂新冠疫苗,所需资金总额高达70亿美元。

“目前为止已筹集了24亿美元,到2021年年底还有大概46亿美元的缺口。”张丽说,若考虑中间运输、接种等相关费用,资金缺口将进一步扩大。

目前,仅10款候选疫苗入选COVAX计划,除Moderna研发的mRNA疫苗已获美国紧急使用授权外,其余9款仍处不同的临床试验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辉瑞、国药、科兴等备受关注的订购大户,均不在该计划中。尽管COVAX并未公布未人选原因,但仍能从人选疫苗的标准窥得一二。

张丽介绍称,入选疫苗首先要确保疫苗临床数据及时公开,为此,GAVI专门建立了一个专家审评组。此外需要通过世卫组织预认证或严格药品监管机构认证。再其次,疫苗价格要保证非自付费国家可承担。

“价格并非最重要的标准,但安全性、有效性和相关认证必不可少,是一点不能含糊的。”张丽说。

目前,中国尚未加入欧美日等采取的严格监管机构(SRA)以证的监管模式,经后者批准的药品经简略审评即可进入世卫组织预认证目录。而国产疫苗想要走国际采购,必须经过世卫组织预认证。

据查道炯透露,目前全球155款经过世卫组织预认证的疫苗中,4款为国产疫苗,还有另外5款疫苗仍在提交资料阶段。

“如果中国新冠疫苗能获得世卫组织预认证,将是我国疫苗品牌国际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查道炯说。

至于提前抢占英美和欧盟市场的辉瑞疫苗,辉瑞方面告诉《凤凰周刊》,该公司已向COVAX方面表达了愿为穷国提供新冠疫苗的意愿,并正同GAVI(代表COVAX)进行沟通。

“我们意在向世卫组织确定的全球优先接种人群公平供应疫苗。”辉瑞公司称,目前双方尚未确定疫苗供应数量和价格。

至于中国国产疫苗能否借此进入国际市场,查道炯认为,国产疫苗出海可以通过多种渠道实现,如通过市场采购,需买卖双方谈判;或加入COVAX计划,以较低价格向穷国进行补贴性销售;或者无偿援助。

但,不论采取何种方式,都需经我国药监机构正式批准上市,或通过世卫组织预认证。

他亦认为,疫苗市场实质上是以地区或单个国家为中心,或说是以发达国家为中心,尤在遇到重大疫情时,疫苗供需态势是卖方市场,而非买方市场,全球疫苗销信高度垄断在发达国家五大制药巨头中,中国疫苗势必面临强力竞争。“但机会总会有的。”他说。

5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