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校里的老年班

12月的北京,早晚气温已跌至零下,清晨6时许,71岁的李林将水杯、巧克力、饼干装进挎包,裹着厚厚的羽绒服走出了家门。出了小区,先乘公交车到达驾校指定的班车停靠点,那里早已经有5个人等待。

6时30分,驾校班车准时到达。李林年龄大,被其他学员们让着第一个上车,坐在前排座。班车沿着行车路线接学员,一个小时之后,到达位于郊区的训练场。

李林是老年班学员,教练早已经等候在场里,见了李林,开玩笑地先问今天身体情况怎么样。李林拍了拍胸脯,告诉教练:“你要是到了我这个岁数,有我的好身体,就谢天谢地吧。”

2020年11月20日起,12项公安交管改革的新措施正式实施。其中,申请小型汽车、小型自动挡汽车、轻便摩托车驾驶证的年龄上限,由70周岁调整为不作限制,这就意味着只要身体健康,就能考驾照。

在各个驾校,像李林一样的老年人还有很多,最大的已经年过八旬,他们目的不同,但都在晚年尝试着坐上了驾驶位。

学车不为开车,只想帮孩子摇号

李林来驾校学车,是带着一家人的期盼:他要努力在两个月时间内通过考试,拿到驾驶证,为自己的家庭增加一个汽车摇号的名额。李林告诉记者,他的儿子已经连续五年参与汽车摇号,却一直没有中签,用车需求亟待觯决。

自从相关部门放开学车的年龄限制之后,儿子主动和李林商量,学车的费用1万多元,由儿子代为支付。李林算了一笔账,如果他的儿子为了开车,租赁汽车号牌,每年的花费大约是—万二,而且听说要一口气签订五年的租赁协议,其中还可能产生法律风险。如果通过学车拿驾驶证,帮助儿子摇上号,学车的费用,足以抵销每年租赁号牌的费用。

李林打听北京哪一家驾校可以快速拿到驾驶证,有一家驾校的招生老师告诉他,只需要45天,就可以拿本。约了一个时间,李林去到这家驾校一看,教练车是教练自己花钱购买的,和驾校没关系,每年给驾校交钱,可以使用驾校的名义招学员。

这家驾校的一名教练告诉李林,很多老年人都是拿本帮家里孩子摇号,只为增加中签几率,并不是真的要去开车。教练向李林保证,学车一条龙费用,包括考试等在内共1.5万元,保证45天之内能够拿到驾驶证。

听完教练的介绍,李林感觉不太靠谱。拿着驾驶证,却不会开车,万一被发现,摇号中签是小事,关键是岁数大了,名声不好,传出去惹人笑话。几经犹豫,李林还是找了个借口走了。

邻居给李林推荐了一家正规驾校,电话接通,听说李林想学车,对方先让他来驾校做体检。

第二天来到驾校,这位驾校老师先领着李林进衍身体检查,又进行了记忆力、判断力、反应力等能力测试,通过测试,成绩合格后,这位驾校老师告诉李林,可以参加学习了,学车费用11800元。教练告诉李林,他身体条件不错,勤学苦练,至少也需要2个月时间,考试通过了,才能够拿到驾驶证。

李林从退休金里取出学车费用,也没要儿子的钱,他担心学车的钱让儿子花,儿媳妇会有想法。

在驾校,他发现还有不少和他一样的老年学员,其中有两个人和他的情况相同,学车不为开车,而是为了帮助家庭摇号增加中签几率。

岁数大的人,学车的过程相比年轻人要慢。李林的身体条件,相比其他两位还算不错,一天训练下来,第二天还能接着来训练场。另一位老年学员,训练一天,累了,精神头明显不足,需要歇一天缓一缓,再来接着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位学员再也没有出现在训练场里。

image.png

为自己圆梦,瞒着孩子来学车

和李林带着家人的期待学车不同,72岁的张然,为了能来学车,与儿子、女儿闹得不可开交。

对孩子们给出的理由,张然表示理解。儿子讲了,如果是年轻的时候开过车,老了开车也没有问题。但如果是从来没有摸过方向盘,一把年纪了才开始学车,反应不如年轻人,开车上路太危险了。作为孩子,绝对不会支持父亲去学车昀决定。

老伴儿起初支持张然,但是看到孩子反对,也有些为难。

可张然并不这么想,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让他对人生有了全新的理解。他认识的一个老朋友,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去世,为安全考虑,家里人甚至没有举行任何告别仪式,直至过去了三个多月,张然才从其他人口中,辗转得知老朋友去世的消息。张然告诉记者,人的一生非常短暂,很多事情都来不及做,尤其是疫情突发,更是让人感受到生命的脆弱。

张然想了许久,他的生活稳定,住房宽裕,与老伴儿两人都有退休金。一儿一女工作单位不错,每家都有房,孙子、外孙女也大了,不用操心了。对照顾家庭,他已经没有任何压力和负担。“我说了,我自己对自己负责,要是为我好,就不要管着我。”张然告诉子女们。

他有一个朋友,退休后买了一辆外地牌照的面包车,自己动手改装成旅行车,车里装上米面粮油、20升水、卡式炉、炒菜锅,一年里至少有6个月的时间在外地旅游,到处玩。以前总是羡慕,现在张然决定做同样的事情,他想带着老伴儿周游全国。

但他首先需要学会开车。因为子女反对,张然和老伴儿商量,跟谁也不要说,悄悄地去学。等拿到驾驶证,两个人开上车出去玩,孩子们也不能怎么样了。

先斩后奏,老伴儿打掩护,张然每天出去学车。儿子、女儿有时候问起来,老f割L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说辞,告诉孩子们,张然去找老同事钓鱼了。为了“圆谎”,张然隔三差五买条鱼回家,把孙子、外孙女叫来吃饭,临走时还要嘱咐,回家告诉爸妈,在爷爷、姥爷家吃的鱼。

天气越来越冷了,钓鱼的借口不能再用了。张然又想出了找老同事下棋的事由.但棋也不能天天下。最后,他终于找到一个“万金7由”的借口,偶尔儿子问起来,老伴儿就说:“你爸去图书馆了。”

按部就班学车的同时,张然也在准备着周游全国的计划。他准备从河北省开始,先把周边的旅游景点玩遍,再去甘肃、内蒙古、宁夏等西北省份。拿上驾驶证,带着老伴儿,开上车,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有生之年把中国大地走一走,领略大好河山,不要等老了走不动了,那才是遗憾。”

病急送医打不到车,无奈报名自己学

71岁的王志刚学车,更多是出于无可奈何。

在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王志刚连续在家里待了两个月,他与老伴儿两个人几乎没有下过楼。由于儿子一家早已定居在国外,疫情来了无法在身边照顾父母,只能叮嘱两位老人,尽量不要出门,不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并委托朋友在网上购买吃喝用度,配送员送上门。

有一次凌晨两点多,老伴儿感觉不舒服,王志刚急坏了。医院电话打不通,出租车叫不到,打车软件更是不会用,最后还是小区门口值班的保安帮忙,背着老伴儿下楼,路上拦了一辆好心的私家车,紧急送到医院,这才缓解了病情。

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之后,王志刚下了楼。两个月自我隔离在家的经历,让王志刚体会到安全的重要性。他很担心,如果再次遇到突发扶况,孩子都不在身边,公交、地铁挤不动了,智能手机和叫车软件也不会用,连出租车都打不到,到时候老两口如何自救?

在电视新闻里看到70岁老人可以报考驾照学车了,他动了心。王志刚和老伴儿商量,自己虽然70多岁了,但是身体挺好,学会开车,疫情期间出门也方便,为自己创造一个空间,真遇到急事,也不必求人。疫情彻底过去后,他还打算开车载着老伴儿去各地转一转,看一看。

王志刚来驾校,看到十余名同龄人,等待的时候聊天得知,其中最大的84岁,最小的70岁,都是看到新闻来报名的。

最终,因为体检不合格,4个报名者被筛掉,反应力测试不合格,又刷下去5个。这一拨老人,最终报名成功的,包括王志刚在内仅有3个人。

老人学车和年轻人不同,同样的驾驶动作,年轻人三五遍记住了,老年学员则需要更多的学习时间。据了解,北京市各大驾校对于老年入学车,会根据老年人的特点推出具有针对性的教授体系。

北京某驾校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老年入学车,作为教练付出的辛苦要远远超过普通学员。一对一教学,包括时时观察老人的身体状况,学一会儿,歇一会儿,并且为老年学员提供贵宾休息室等设施。安全是老年入学车的第一要素。

为避免出现突发状况,各大驾校均提供一些倮障措施,比如速效救心丸、治疗血压高的药品等等,基本的急救药品都准备妥当。如果出现突发情况,立即实施救护措施。

一位教练员向记者介绍,对老年学员的教学,因其反应能力、记忆力相对年轻人有区别,学车的难度稍高,因此教练一般会推荐老年学员学习自动挡车型。这位教练员在教授学员时会时时叮嘱,岁数大了开车要慢,为自己安全,不要和其他车辆争抢道路,尽量错开高峰时段开车出去。

王志刚学车一个多月了,白天在训练场上跟着教练,晚上回到家,自己还要背试题。按照学车节奏,王志刚预计,过完春节就能够拿到驾驶证,到时准备和老伴儿去南方玩一玩,“在当地租上一辆车,看到风景好的地方就停下来玩一玩,辛苦了一辈子,也该享受—下生活了。”

3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