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第一个“后疫情”城市

长达数月的严格封闭已经淡出武汉的视野。这是世界上第一个遭受新冠病毒重创的城市。当地人期盼着继续前行。如今,它预示着“后疫情世界”的到来。

在武汉,居民们体会着寻常快乐,比如在历史悠久的江汉路步行街漫步。河边餐馆、卡拉OK厅和音乐俱乐部人声歌声鼎沸。这在去年不可想象,对目前仍深陷疫情的世界大部分地区来说也不可想象。

在长江边,武汉一个游泳俱乐部恢复了训练。俱乐部成员多是身材精瘦的退休人员,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在江水里游泳。训练之后,退休公交车司机宋大同(音)穿上深蓝色的冬装外套,和俱乐部的其他老会员开着玩笑。他说:“疫情期间大家都胖了,我在家待了几个月,胖了十多斤。”

这个非正式俱乐部的约300名成员无一感染新冠病毒。宋大同说:“这也许要归功于身体的强健。”哪怕是在寒冷的冬天,作为城市大动脉的长江岸边依然吸引了游泳爱好者、萨克斯演奏者以及谈恋爱的情侣。宋大同坚定地认为:“武汉现在是全国最安全的城市。”

image.png

在长江边和绕城高速公路上,武汉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节奏。经常有人说,武汉封城就像是发烧时做的一场噩梦。起初,震惊的情绪弥漫整座城市。为了救治急剧增加的病例,政府在几天内建起丁一所所医院,全国范围的动员缓解了医疗设备和医务人员的短缺。武汉依靠自上而下的防控手段,形成了一套阻断病毒传播的方案。

如今,这座城市成了令人自豪之处。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政府把市内的几家展览中心改造成临时医院。其中一个展览中心正在举办关于武汉抗疫的展览。在官方展览和媒体上,武汉被誉为“英雄之城”。如今,许多武汉人都说,他们的“英雄之城”向新冠病毒发起了一场令人自豪的战斗,这种病毒令那些更富裕的国家都束手无策。

坐在东湖公园的长椅上,55岁的黄青(音)和丈夫分着喝一小瓶白葡萄酒。她说:“这可不是在吹牛。武汉对疫情应对得不错,相当不错。这充分体现了中国政策的优越性。”

在武汉各地,人们重新学会了在人群中享受快乐,自由呼吸。一家武汉当地风味餐馆几乎座无虚席,只有门口的一张桌子空着。相亲市场又恢复了生机,父母们交换未婚成年子女的信息。在武汉欢乐谷主题公园,过山车上挤满了游客。

武汉一些地方重新焕发出的经济活力就连冬天的严寒也无法阻挡。中国是在疫情中保持增长的世界唯一主要经济体。曾经去欧洲或泰国度假购物的中国中产阶层消费者如今不出远门,不过许多奢侈品牌都有不俗的销售业绩。迪奥、路易威登和卡地亚的门店浦是顾客。武汉的基建项目已经恢复,生产消费电子产品的工厂也找到了买家——因疫情而无法正常运转的国家。在经历疫情之后,社区检查和测体温依然是生活的一部分。

3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