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救与创新:疫情下的东北冰雪旅游业

所周知,冬季是东北特色“冰雪旅游”的黄金时期。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开始肆虐之时,东北旅游业曾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当旅游从业者们期盼着在新一年的冬天能够挽回上一年的损失时,今冬,黑龙江、吉林等地,零星的疫情再度不期而至,让东北旅游业又一次面临挑战。

不过,与一年前所有景区、景点全部关停不同,今年,一些景点再次选择提前停业,但也有很多地方,开始尝试在保证防疫的同时继续营业。很多旅游从业者展开了自救,还有人在危机中找到突破口,赚到了钱。

被中断的旅游旺季

退掉出租屋,做好核酸检测,28岁的导游李航离开了哈尔滨,回到老家绥化市庆安县。临走前旅行社的老板告诉他“今年结束了,下个冬天再回来吧”。

李航不确定,在下一个冬天,他还会不会是一名导游。

疫情之后,李航看着身边的导游一个一个离职,有的去送外卖,有的做了网约车司机,一些经营规模不大的旅行社未能挺过疫情所带来的影响纷纷关门。

李航最终还是决定留了下来。和身边大多数的旅游业从业者的判断一样,李航认为,国际游出行受阻,冬季国内游最具竞争力的旅行地之一就是黑龙江,“报复性旅游”或许能让冬季旅游好于疫情出现之前,自己也能赚得多一些。

络于熬到了又一个冬天,起初的情况就像李航所判断的那样。游客从2020年11月初开始就来到黑龙江,因为是冷冬,加之接连下了几场大雪,天时地利,也让黑龙江开门迎客的时间相较于往年提前了10天左右,开了一个好头。

在2021年1月10日之前,黑龙江的旅游业形势一片大好,只是受到牡丹江东宁市、绥芬河市以及黑河市疫情的细微影响,甚至在2020年11月底至12月初,黑龙江就出现了第一个旅游小高峰,雪乡、亚布力以及哈尔滨市区内的酒店,全都是爆满的状态。

李航所在旅行社接待从哈尔滨去往雪乡的游客人数平均每天超过300人。而在2021年1月10日黑龙江出现疫情之后,旅行社接待游客数量开始下降。

“外地游客不敢来,主要是担心再回到居住地也很麻烦。”李航说。之前牡丹江出现疫情时,雪乡虽然并未出现疫情,但很多游客去过之后,行程码还是变成了红色。虽然行程码并不代表健康状况,但仍会为游客带去麻烦,接近四成已经成团的游客即使要承担退团损失,也不得不取消行程。

自12月中旬牡丹江东宁市、绥芬河市等地出现疫情之后,外地前往黑龙江的游客数量便开始减少,很多景区内的个体经营者以及旅游业从业者所担心疫情带来的影响还是发生了。

旅游大巴同机的“自救”

黑龙江旅游业的季节性较强,所以像李航这样的导游或是旅行社老板,会像候鸟一样,夏季去西北做旅游业,入冬之前再回到东北。

但对于旅游大巴司机张智成而言,旅游淡季时,大巴车也不能闲着,还可以接一些通勤、会议的零活,活虽不多,但总算有些收入。

张智成还记得,2020年春节前后,他的两辆旅游大巴原本行程全都被预订满了,但突然而至的疫情让所有的行程全都取消了0 2020年整个上半年,他都只能待在家里。

当地政府部门也对大巴车司机们出台了照顾政策,暂停运营三个月或六个月,卸下车牌照后,车辆保险就可以相应延期,也是从另一个方面止损。但张智成没有这样做,他担心万一疫情过去车辆还不能上路,损失会更大,但直到哈尔滨的整个夏天都过去了,他的车还一个活都没有接到。

临近2021年1月底,很多公司都在准备举行年会,除了接待游客,张智成的旅游大巴还被一些举行年会的公司预订满了。然而,相同的经历又一次上演,因为疫情,他的所有活全被迫取消了。

重新开工不到5个月,张智成又一次陷入了没有收入的境地,此外还要为两辆旅游大巴支付保险以及停车等所产生的每天近200元的费用。妻子在家专职照顾孩子,他是家里收入的唯一来源。为了赚饯,在家待业期间,他也试图找一份送外卖、送快递的临时工作,但都因不缺人被拒绝了。

张智成也盘算过卖一辆旅游大巴渡过困难时期,但从疫情开始之后,仅他所在车队的微信群里,就有很多人发布卖车的消息,卖车的人很多,但他从没看到有谁真正卖出去过。

image.png

张智成说,他看到身边的旅游中巴司机没活可做,简单把车改装之后,用来卖菜、卖盒饭,等有活时,再接待游客。

收入缩水的雪乡商户

2021年1月19日,第22届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宣布临时关园,恢复开放时间未定。

以截至暂停营业日计算,第22届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只营业了27天,而在疫情发生之前,5届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的平均开园天数都在70天左右。

另外,在疫情之前,哈尔滨冰雪大世界每年的游客数量都超过百万人,营业收入在3亿元左右。另外,本届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的门票价格在原价290元的基础上打3.5折,也就是一张票100元。门票价格的下调以及经营天数的骤降,粗略估算,门票收入连往年的三分之一都达不到。

就在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官方发布暂停营业同一天,哈尔滨太阳岛雪博会和极地馆也相继发布暂停营业的通知,但三家旅游景区的暂停营业通知中,暂停营业的原因却并非受到疫情因素影响,而分别是“管网维护”“雪景维护”和“二期极地公园开业前对一期系统升级”。

据哈尔滨旅游行业从业者透露,上述三个景点均位于哈尔滨市松北区,景区内的部分工作人员因为疫情原因,被封闭在所居住的小区里无法上班。另外,即使景区不暂停营业,目前也没有外地游客前往当地,本地游客也不会去。

同样,黑龙江冬季旅游的另一个重要景点雪乡截至目前虽未发布暂停营业的通知,但景区内70%友右的经营者已经撤离,景区内的游客数量更是寥寥无几。

“一个可以接待几万人的景区,只有不到百人来玩。”雪乡景区内家庭旅馆从业者薛婧说。她在几天前就离开了景区,以目前黑龙江的疫情情况来看,景区再重新营业的可能陛几乎为零。

吸取去年的经验,包括薛婧在内的部分景区经营者,在和房东签订租房协议时,为了减少疫情所带来的损失,在合同中都明确写清了,一旦发生疫情,按照实际经营天数计算房租。相较于去年,薛婧今年并未赔钱。

虽未赔钱,但营业天数的减少尤其是错过旅游旺季,也就意味着收入相对减少。

冬天滑雪,亚布力是滑雪爱好者的聚集地。生活在当地的年轻人,也会在冬天兼职做滑雪教练,钱程从上学开始,每年寒假都会做兼职滑雪教练赚点零花钱。

疫情之前,像钱程这样的资深滑雪教练,三个月下来,能赚到三四万元。但去年和今年因为疫情影响,他的工资连往年的一半都没有达到,每月只能赚四五千元。

逆市创业:60天赚20万

疫情时期,能够赚钱的旅行社寥寥,陈伟斌却摸索出了一条赚钱的新路子。

在旅行社受到疫情影响纷纷关门的情况下,做产品设计、旅行定制3年多的陈伟斌辞掉了工作,在2020年10月,与朋友合伙开了自己的旅行社。身边的朋友对他的符为感到不解,在旅游业遭遇寒冬时创业,要靠的不仅仅是勇气。陈伟斌从疫情中看到了新需求和新商机。

陈伟斌的旅行社主打的冬季旅游产品就是雪乡游4人至6人的精品小团。目前市场上的小团除家庭出游以外,人数最少的团就是12人的商务团。

冬季旅游到来之前,陈伟斌的想法就是在瘦情仍未得到控制的情况下,30人以上的大团必定会减少,自由行和人数较少的旅行团将成为主流。当然,精品小团的团费自然也要高一些,去雪乡两天一夜需要1300元/人左右,而12人的商务团要900元/人左右。

实际情况也的确印证了陈伟斌最初的想法。截至望奎县疫情暴发前两个多月的时间,陈伟斌仅去往雪乡的旅行团就发团200多个。一个小规模的旅行社在旅游季能发团200多个,就已经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只要服务好,游客自然会买账。”陈伟斌说。旅行社只赚取景区和游客之间的差价就完全能够生存下去。虽然受到疫情影响没有等到旅游旺季,但他与合伙人还是赚到了20万左右。

陈伟斌判断,黑龙江下一个冬季旅游旺季仍将是这样的趋势。

6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