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连失“左膀右臂”,格力谁来接班?格力的接班人难题

格力电器的“二把手”黄辉确定离职,67岁的董明珠再度失去“接班人”。

2月21日晚,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于2021年2月19日收到公司董事、执行总裁黄辉书面辞职报告,黄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执行总裁职务。辞职后,黄辉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截至公告日,黄辉持有公司股票73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2%。按照2月19日格力电器的收盘价61.03元,股计算,黄辉持股市值约4.5亿元。

一直以来,董明珠与黄辉、望靖东被称为格力的“铁三角”,两人分别比董明珠小9岁和15岁,被认为是董明珠的接班人。意外的是,去年8月望靖东离职后,“二把手”黄辉如今也离开了格力。

半年时间,曾经的“左膀右臂”相继离开,已经67岁董明珠的接班“候选人”又重新变得不确定起来。

不过,据《时代周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黄辉与董明珠之间一直都合不来,黄辉也并不是董明珠的接班人。

image.png

董明珠曾在某节目公开放言:“走掉的人是坚决不能回来的。”

投资交流社区“雪球”相关投票区显示,有53%的人认为格力管理层出大事了;23%的人认为董明珠能稳定局势。

受此影响,2月22日开盘后,格力电器股价一路走跌。截至2月22日收盘,格力电器报收58.48元,股,收跌4.18%,当日市值蒸发约153亿元。

半年失去两位“接班人”

1992年,时年29岁的黄辉加入格力电器,后历任业务部长、总裁助理等职务。彼时,董明珠刚加入格力电器两年。离职前,黄辉已在格力工作29年,属于元老级别的人物,也是名副其实的“二把手”。

格力电器2019年财报显示,黄辉从格力电器领取的年薪为416万元,仅次于董明珠的865万元,高于望靖东的360万元。

资料显示,2000年,黄辉开始在公司担任管理相关职务。2000年8月至2014年5月,任格力电器副总裁,2014年6月至2017年8月,任公司常务副总裁,2007年5月至2017年8月,任公司总工程师。2017年8月,常务副总裁、总工程师黄辉出任格力电器执行总裁,不再兼任总工程师。2012年5月至今任公司董事,兼任珠海格力大金机电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制冷学会副理事长等。

“我一直希望培养接班人,谁来接这个总裁?黄辉也只是执行总裁。这些年,销售我们放松了警惕,有点养尊处优,销售老总换了两轮了。回头看,代价还是值得的,现在我又亲自抓销售,又把它捡回了。”2020年5月,董明珠曾在2019年线上业绩交流会上,提及接班人的话题。

除了黄辉,时任格力电器公司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望靖东也曾被视为接班人之一。2020年8月,望靖东因个人原因离职,且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离职前,望靖东已在格力电器工作18年。

当时,有观点认为,望靖东离职,将为高瓴资本人驻格力董事会提供机会。2019年12月,高瓴资本通过股权转让,从原大股东格力集团手中接手了格力电器15%的股份,并成为格力电器的第一大股东。

股权转让完成后,格力电器的实际控制人由珠海市国资委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同时,高瓴资本与格力电器管理层已达成一致,各方均不谋求格力电器实际控制权。

这也是早已年过60岁的董明珠,可以继续担任格力电器高管的原因之一。

根据有关规定,国企需统一执行领导干部退休年龄标准,即男性干部年满60周岁,女性干部年满55周岁,女性干部具有副处以上领导职务的可延迟到60周岁退休。除非因工作过渡需要,经过上级组织部门和党委政府同意,可延迟到60岁以后退休,但原则上延长时间不应超过一年。

生于1954年8月的董明珠,在2016年10月18日,即她62岁时,卸任了珠海格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但格力电器当时就已不是国有控股企业,可以不受国企干都任免的年龄限制。董明珠自2012年5月任格力电器董事长至今。

有消息称,望靖东的离职可能与其涉嫌内幕交易有关。2020年11月,广东证监局公布的一则处罚决定书显示,2018年4月一7月,在格力电器增持海立股份期间,被处罚人喻筠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望靖东关系密切,二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存在4次电话联系。

此次黄辉离职,亦有言论称高瓴资本参与了此事,不过,据《时代周报》报道,知情人表示,高瓴资本进入格力电器后,并未参与人事安排,更多的是一名财务投资者的角色,黄辉离职与高瓴无关。

据悉,目前格力电器的董事会成员仍是2019年1月换届选举时的“班子”,即:董明珠、张伟、张军督、郭书战四个非独立董事,以及刘姝威、邢子文、王晓华三个独立董事。

家电分析师刘步尘表示,黄辉不仅是执行总裁,还是技术负责人,黄辉的离职比去年董秘望靖东的离职更令人感到意外。不管是黄辉还是望靖东,对目前格力的发展思路都与董明珠出现严重分歧。

在一次股东大会上,提及接班人的话题,董明珠分别向董秘望靖东和执行总裁黄辉发问:“你行不行?”

如今,望靖东和黄辉都离她而去。

格力转型隐忧

不可否认的是,67岁的董明珠正在经历格力电器的动荡与不安。

受疫情影响,2020年家电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寒冬时刻。奥维云网( AVC)推总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家电零售市场规模为7056亿元,同比下降11.3%。分品类来看,传统大家电下滑幅度最为严峻,从降幅来看,空调>彩电>厨电>冰洗。

而空调正是格力电器的主要营收来源。为应对疫情对线下门店的冲击,2020年年初,董明珠开始加码线上卖货,亲自多次直播带货,强调要“实现线上线下的闭环”,进行渠道改革。

据统计,董明珠2020年全年亲自开展了13场直播活动,累计带货476亿元。不过,直播带货之下,却“割”了跟随格力多年的经销商的肉,引起他们的不满。

2020年前三季度,格力电器营收为1258.89亿元,同比减少18.8%;净利润为136.99亿元,同比减少38.06%。

这样的成绩多少有点不尽如人意。要知道,董明珠曾在2018年提出2000亿元的营收目标,后又立下在2023年实现6000亿元的营收目标。不过,从格力电器实际的营收来看,2023年实现6000亿元的目标,颇有“大跃进”的意味。

而格力电器的老对手——美的集团的业绩却表现得颇为亮眼,2020年前三季度,美的集团营收2167.6亿元,同比下降1.88%;净利220.18亿元,同比增长3.29%。其中,第三季度净利为80.9亿元,同比增长32%。

从双方的最新市值上看,美的集团已经领先格力电器一个身位,截至2月22日收盘,美的集团市值为6366.5亿元,比格力电器的3518亿元市值超出2848.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格力电器不仅在市值和业绩上逊于美的集团,就连一直引以为傲的主业一一空调都已被美的集团反超。

据奥维罗盘的数据,2020年美的集团在中国空调线上、线下市场中,分别占据了34.26%和34.71%的份额;而格力电器分别为28.99%和35.08%。综合线上线下销售,美的集团已经对格力电器的空调业务实现超越。

家电分析师刘步尘谈到,格力电器存在三大系统陛风险:

一是产业结构的风险一一过度依赖空调单一产业,其他产业均未培育起来,在国家对房地产持续严控背景下,企业看不到增量空间。

二是治理结构的风险——虽然格力电器是一家现代企业,甚至是一家无实控人企业,但当家人凌驾于董事会之上,个人意志高于董事会意志,董事会缺乏对个人意志的制衡能力,企业冲动性决策风险极高。

三是公众信任风险——近年来,网友及投资者,对格力电器的企业发展战略、领导人管理风格,质疑声不绝于耳,曾经良好的企业形象持续下滑,重建公众信任迫在眉睫。

与竞争对手相比,过度依赖空调这一主营业务的格力电器,其多元化探索的成效略显不足。

格力电器的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格力电器的空调营收占比为60%,而生活电器、智能装备的营收占比分别为3%和0.3%,相比之下,同期美的集团的暖通空调营收占比为46%。

事实上,格力电器早就意识到过于依赖空调产品的问题,近些年从未停止过业务多元化的探索,从手杌、芯片,到新能源车,格力电器在产业风口上从未缺席。但格力电器的新能源车项目此前曾被中小股东联合否决,手机方面目前既没有对公司形成营收及利润贡献,也没有建立公众对其品牌的好感。

高调行事的董明珠,与刘姝威、胡舒立,被称为“中国最不能惹的3个女人”。尽管年近70岁,但董明珠依旧习惯制造话题,成为媒体报道的宠儿,为了销量也活跃在带货的第一线。

如今,业绩下滑、“接班人”相继离去,而董明珠已经67岁了,留给她和格力电器的时间不多了。

2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