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屏救得了华为手机吗?

被小米、OPPO、vivo赶超,华为手机能靠折叠屏重回榜首吗?

芯片断供阴影未散,华为把“用一颗,少一颗”的麒麟芯片分给了折叠屏手机。

2月22日晚8点,华为发布新一代折叠屏旗舰机Mate X2,搭载5nm制程工艺的麒麟9000芯片,售价17999元起,2月25日开始发售。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表示,4月份开始,华为旗舰手机可陆续升级HarmonyOS系统,华为Mate X2将首批升级。

市场对搭载麒麟9000芯片的折叠屏Mate X2充满期待。发布会开始10分钟前,华为官方渠道预约新机人数超过241万。相较“新”荣耀的首场发布会,Mate X2的预约人数是其11倍。有网友评价,“抢不到的理财产品”“人均黄牛”。

相较麒麟芯片,余承东在发布会上更强调展示折叠屏工艺。他花费了大量时间讲解折叠屏的显示比例和应用体验,对折叠屏手机寄予期待,表示“华为在折叠屏手机上的研发和创新不会止步”,并喊话用户,“我们准备了足够大的产能,每周每月都在增加产能”。

但限制Mate X2产能的或是另一“杀招”麒麟芯片。发布会上,余承东对芯片部分的介绍有些仓促。

2020年,美国对华为的多轮制裁落地,其自研芯片麒麟系列处于断供状态。受限于苍片供应,华为手机业务承受了严重冲击,荣耀品牌分割出售,全球出货量大幅下降。

有媒体报道,华为现有麒麟芯片库存约800万片,需供应华为P40、P50及Mate50系列。余承东在发布会中坦言,“2020年,我们的经营和工作都有很多困难。”

“我们活过来了。”余承东随后总结。但芯片断供的影响仍在,华为给出的解法或是转移业务重心,减少对手机业务的依赖。

image.png

如今站在发布会上的余承东,已不再只有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一个身份。华为手机收缩后,余承东先后被委任掌管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线、云与计算事业部。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也在2021年2月对媒体表示,2020年华为的销售收入和利润实现了正增长,2021年新增的业务可能将抵消手机业务损失的收入。

折叠屏手机的“肥肉”,华为、小米都想吃

华为Mate X2超过万元的定价没有削弱消费者的热情。在华为用户聚集的“花粉俱乐部”,有人形容这部手机为“理财产品”,意思是“只要抢到现货,转手加价卖就能净赚几千、—万元”。

麒麟芯片断供的限制,抬高了市场的期待。2020年,华为遭美国多轮制裁,其自研芯片麒麟系列被迫断供。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公开表示,麒麟芯片自2020年9月16日停止供应,已是“绝版、最后一代”。

Mate X2搭载的麒麟9000芯片已处于限量状态。有华为内部人士在2021年初向媒体透露,华为麒麟9000芯片库存约800万片,除向P40系列供应外,还预留了相当一部分给后续的P50和Mate50。

在华为各系列手机中,折叠屏机型定价较高,本身产量较少,受芯片断供影响可能相对较小,虽然余承东表示“准备了足够大的产能”,但Mate X2系列的产量仍有可能较华为上一代折叠屏手机Mate Xs有所压缩。

“绝版”“稀缺”的标签最能刺激市场情绪。截至Mate X2发布6小时前,华为官方预约人数已超过233万,而上一代折叠屏手机同期同渠道的预约人数尚不足37万。

大多数人或许是冲着“理财产品”来的,上一代折叠屏手机的高溢价拔高了“黄牛”和消费者的兴趣。华为上一代折叠屏手机Mate Xs官方定价16999元,分批开放购买,但首批开售后,其他交易渠道的售价迅速被炒到2万至5万元。

有“花粉”蹲守了三次购买机会,挪转几个平台,最后还是选择2.8万元高价购买Mate Xs。“实在抢不过黄牛。”也有消费者表示,见证了“黄牛”加价到59999元,Mate Xs仍在20分钟后售出的疯狂一幕。

“屏幕一翻,价格上万”,在某种程度上,消费者对Mate X2的热捧恰好满足了华为的“预设”。

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激烈,各品牌从芯片性能一路比拼到镜头、外观,而折叠屏更直观地指向新一代手机形态,是目前调高价格的最佳选择,市面在售折叠屏机型几乎都超过1万元。

对消费者而言,折叠屏或许就代表了“高端”。高端手机市场的单机利润更丰厚,品牌价值更高,用户黏性也更强,在智能手机竞争已至“红海”的时代,几乎哪个手机品牌都舍不得放弃这块“肥肉”。

华为需要守住“高端”手机市场的阵地。受美国制裁影响,华为已分拆曾主打中低端机型的荣耀品牌,保留P系列及Mate系列定位高端手机。

在这一细分市场,华为具有优势:研究机构IDC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国内售价在600美元以上的智能手机中,华为拿下了44.1%的市场,排名第一,苹果次之,市场占比为44%。余承东在2月22日的发布会上表示,“华为在折叠屏手机上的研发和创新不会止步,我们会有多种形态的折叠屏提供给}肖费者。”

但荣耀、小米、OPPO、vivo等竞争者们,已加大了向高端手机的进攻火力。

华为Mate X2发布前,荣耀申请注册三个商标Magic X、HONOR Eva和HONER Mega,有消息称,Magic X或将为荣耀折叠屏手机系列。此前,在荣耀分拆后的第一场发布会上,荣耀终端有限公司CEO赵明展示了对高端手机市场的雄心,

“荣耀将走向中高端市场,毫无疑问”。

小米在折叠屏领域也有探索,早在2019年,其即发布环绕屏概念手机MIX Alpha,目前尚未量产。主打性价比的“红米”品牌独立运营后,雷军正式明确小米作为主品牌,今后主打高端路线。

OPPO、vivo品牌也分别曝光了应用折叠屏的概念机型或专利。综合产业链消息来看,国内主要手机厂商都已有推出折叠屏手机的计划。

折叠屏或将成为各手机品牌争夺高端市场新的发力点。华创证券指出,根据第三方数据机构IHS预估,可折叠手机出货量在2020年预计达520万台,到2025年有望超过5000万台。

芯片危机仍在,华为会舍弃手机业务吗?

华为Mate X2发布会举办前,一位华为手机授权体验店的经营者刚刚关停了店铺。开店大半年,正赶上华为受美制裁、芯片断供,他投资的十余万元亏掉了大半。

华为手机长期缺货的状态,浇灭了他的希望。“想想都难过,也只能早点关门、及时止损”。2020年,华为受美三轮制裁,手机业务受到严重冲击,芯片处于断供状态,华为开始逐步控制手机产品的出货节奏,部分机型减量生产,同时调整手机渠道的供货规则,一些评级较低的渠道商和门店明显感觉到拿货困难、供应跟不上销售。

“分货就像挤牙膏一样,货量大幅度减少了。”一家华为授权线下体验店的店主向《凤凰周刊》抱怨说,在他店内,许多畅销手机机型都没有库存,往常会有四五百台机器,最近加上演示机不过100台,“有客源,就是缺货,大家上班也没有精神”。

突遭芯片断供,成为华为手机业务近年来最大的考验。2020年第三季度,据市场研究机构IDC数据,华为手机出货量在全球同比下降22%,跌出前三名。

2020年11月,荣耀品牌被分拆出售,被视为“弃卒保车”,但华为手机销量下滑的势头仍未止住。第三方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华为全球手机出货量降至3300万,华为手机在全球的市场份额不仅小于苹果、三星,小米、OPPO、VIVO也已将其甩在身后,其全球手机出货量已下滑至第六名。

阴影尚未散去,市场对华为手机业务已流露出悲观隋绪。

据《日本经济新闻》2月18日报道,有供应商透露,华为已通知供应商缩减2021年智能手机零部件订单数量,预计订单降幅达到60%。该报道称,华为计划订购7000万至8000万部智能手机组件,而其2020年的出货量为1.89亿部,降幅明显。华为对此尚无回应。

随后,《证券时报》也报道称,华为供应链公司已逐步向华为P50系列手机供应零部件,但收到的该系列订单比往年少,且供货时间较往年推迟。

“我们正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同时又遭遇百年闻所未闻的风暴打击。就像一块大石板下面的小草,石板刚搬开一小会儿,还没有喘过气来,又压上了。”在2021年1月的内部讲话中,任正非这样表示。

为应对手机业务面临的危机,华为加快了转变业务重心的节奏。

image.png

“我对华为公司生存的信心更大了,而不是更小,因为我们有了更多克服困难的手段”。2021年2月,任正非回应媒体采访,称华为在美国制裁后开展了“南泥湾”计划,进行生产自救,在煤炭、钢铁、音乐、智慧屏、PC机、平板等领域都可能有很大突破,“我们不依靠手机也能存活”。

华为调整业务重心的策略,也表现在人事任命的变动中。余承东作为华为消费者业务CEO,掌管手机业务超过8年,自美国多轮制裁落地、手机业务遇挫后,这名大将的业务管理范围迅速扩张。2020年1 1月,余承东开始负责汽车业务,2021年1月,其统筹云与计算BG(业务集团)。一系列任命被解读为,手机业务发展空间有限,华为将开始全面转型。

相对外界,线下门店和渠道商们在更早时候就感受到了华为业务策略的变化。上述华为手机授权体验店主表示,华为加大了对非手机类融合产品的推销力度,在拿货时,手机必须搭配耳机、音响等融合产品,且融合产品较手机提成更高。

但在渠道层面,智慧屏、平板的吸引力远不如手机。“对我这家店来说.融合产品很难销售出去,基本上就是‘死货’,赚不到钱。但不拿融合产品就也没法进手机,情况很艰难”。直到他关店时,门店内还有总价约—万元的融合产品库存。

种种压力下,华为出售荣耀品牌、余承东任命变动等事项,激发了市场对华为手机业务前途的猜测,“华为将出售手机业务”的传闻开始出现。有报道称,华为就出售高端智能手机业务(P系列和Mate系列)事项与相关企业进行谈判。对此,华为官方表示坚决否认,“完全没有出售手机业务的计划”。

“华为未来可以转让5G技术,但是永远不会再出售终端业务”。在2月的媒体采访中,任正非再次回应了这一问题。他同时强调,不要将终端只理解为手机,所有与人和物连接的都叫终端,包括用于汽车无人驾驶的激光雷达、超声波雷达、多普勒雷达,家庭用的煤气表、水表、电视机、安全系统等,手机只是终端的一部分。

芯片断供阴影下,任正非的答案给华为在手机业务外留下了广阔空间。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华为不得不做的选择,市场研究机构集邦咨询预计,2021年,华为手机的市场占有率可能进一步下跌,降至全球第七。

主力业务手机市场受损后,华为的新增业务能够说服市场吗?

2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