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得克萨斯州何以成为“抗疫逆流”

得州州长阿伯特的“忤逆”之举影响的不仅仅是本州——得州总人口和感染数量都居于全美第二位,人口流动将不可避免给全国带来影响。

被暴风雪侵袭后的美国得克萨斯州,最近再次站到了风口浪尖——州长格雷格·阿伯特发布行政令,撤销大部分疫情限制措施,从当地时间3月10日起,得州不再强制佩戴口罩,并全面放开商业活动。

阿伯特称,疫情没有突然消失,但已经不再需要强制命令,“太多得州人被工作机会拒之门外,太多小企业主挣扎着付清账单。这个局面必须结束。现在是时候100%开放得州了”。

美媒称,这是全美各州解除防疫限制的“最广泛”举措。但这一决定立即招致大量批评:加州州长纽瑟姆(Gavin Newsom)称,得州的做法“绝对是胡来”;而在公共卫生专家看来,这是操之过急的冒失之举。美国疾控中心(CDC)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警告称,目前抗疫仍处于平台期,不要急于取消疫情限制。

得州远未到全面解禁的时机

日渐拉平的感染曲线和死亡曲线似乎让松绑有据可依。然而,得州的疫情数据还不值得如此乐观。

医学专家们担忧,放松疫情限制很可能导致感染数量再度飙升,尤其现在出现了多个新冠病毒新变种,这更加剧了感染扩散的风险。

得州新冠感染病例数量目前在全美处于第二位,仅次于纽约州。在阿伯特宣布解禁的3月2日,该州有7240例新增感染病例,还有274人死亡。随后几天感染曲线小幅下降,从3月7日起又有抬升趋势。在命令正式生效的3月10日,得州出现了5350例新增病例。

当得州于去年7月2日宣布全州口罩令时,数据并不比如今更糟。彼时,得州新增感染数量为7434例,死亡人数为44人。

但早在去年,阿伯特对疫情就显得不以为意,他曾说“得州人已经掌握了避免感染新冠的日常习惯”,然而,高企的感染数量难以支撑这一结论。

而在这个由共和党主导的州,对于防疫措施的支持程度和党派倾向呈现出相关性。根据得克萨斯州大学3月1日发布的民调,该州受访者中,88%的人在与他人密切接触时会选择佩戴口罩,民主党人中戴口罩者占98%,而共和党人中这一比例只有81%。

image.png

作为美国第二大州,得州有着极其强烈的地域风格,向来以牛仔和尚武为特色。这片曾属于墨两哥的土地一度独立建国,因而也被称作“孤星共和国”。直到现在,得州依旧保持着“不服管教”的剽悍民风,许多时候更喜欢与联邦政府对着干。

独有的政治和文化氛围,让得州有着强烈的自我认同,并倾向于自给自足,就连该州电网也几乎独立于全国电网之外。

受到暴风雪的侵袭后,当地民众因断水断电陷入绝境求救,该州科罗拉多市市长蒂姆·博伊德却称,“政府不欠你们的”,“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弱者只会死亡”。这番表态遭到外界一片谴责,他也被迫辞职。

中国留学生陆晴在北得克萨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在这里生活几年后,她确实意识到有些得州人“很真性情,不太在乎(疫情)”,“如今对于疫情更是趋于麻木,已经不关心确诊人数了”。

在解除口罩令后的这几天,陆晴去过当地两家大型超市,她感觉,目前状态同以前没有明显差别,“大多数人还是戴口罩,也有人不戴”,商店也和以前一样照常营业。

不强制戴口罩的政策得到了一部分人的热烈响应。达拉斯的一个犹太教保守派组织为此举办“焚烧口罩”派对,活动在一个挂着“特朗普2020”牌子的私人住宅内举办,据说有100多人不戴口罩进入了现场。

房主称,“(拜登)政府声称可以让我们不生病,这完全是扯淡。政府只需说,现在发生了一些糟糕的事情,你照顾好自己就够了。”

但想免于被感染,接种疫苗恐怕是最有效的途径了,只不过得州的接种进度还是落于人后。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追踪数据显示,得州已经有260万人接种过两剂疫苗,接种率为9.07%,但低于全国10.43%的平均水平,在50个州中排名倒数第三。

陆晴告诉《凤凰周刊》,她已经预约了疫苗接种,但估计要到七八月份才能排到。在缺乏疫苗保护的情况下,解除口罩令让她很担心,“学校下学期已经准备开放了,线下上课的话我还是会戴口罩,老师也不可能不戴吧。”

阿伯特急于宣布解禁前,甚至没同医学顾问们好好沟通过。据《得克萨斯论坛报》披露,阿伯特的医疗顾问团队在取消口罩令一事上参与程度甚低,有三位专家告诉该报,州长更改政策前并未向他们进行过咨询。

另一位专家约翰·泽尔瓦斯(John Zerwas)表示,阿伯特与其商议过此事,他告诉州长,无法说现在是不是解除限制的恰当时机,但建议对方“如果真的要撤销限制,也得继续加强公共卫生举措”。泽尔瓦斯说,“我相信他做到了这一点”。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前局长、杜克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教授马克·麦克莱伦( Mark McClellan)对此批评称,如今未到宣布解禁合适的时间点,“得州已经取得了一些进步,现在宣布全面重启、在有人的地方不戴口罩,为时过早”。

得州州长为何执意寻求解禁

按照阿伯特的行政令,全州范围都无需再佩戴口罩,在课堂、法院、高校校园等地点,仍可要求佩戴口罩,地方政府也可要求在办公楼内遵守口罩令,但不戴口罩者不会遭受罚款或监禁。

此外,所有商业场所也被允许重启——包括餐厅、酒吧、零售商店、体育场等,容客量可以达到100%。不过,如果某地连续7天内新冠病人的住院率超过15%,当地商业场所的容客量需限制在50%以内。相关限制要求不会自动生效,需当地官员自行发布。

阿伯特的发言人称,州长做出复工决定前同两位医学专家和医疗团队有过沟通,“所有人一致认为,得州人应该继续遵循预防新冠的医疗建议和标准,以保护自己和家人”。

然而,这一新政既无法让公共卫生专家们认可,也有违美国疾控中心的相关指导意见。瓦伦斯基谈及得州该决定时表示,现在未到全面放松的时间点,否则在新冠病毒新变种传播的阶段,“我们将彻底失去来之不易的成果”。

美国总统拜登更是直斥取消口罩令是“巨大错误”。拜登称,由于接种疫苗,目前正处于彻底扭转疫情的边缘,“最不需要的就是尼安德特人(指史前人类)思维”。

面对拜登的批评,得州州长办公室迅速回应,称阿伯特“清晰告知了得州人,疫情尚未结束,所有人都要遵照医学建议以继续遏制疫情”。

阿伯特还“甩锅”总统,指责是因为拜登的移民政策,才使得新冠病毒继续威胁得州。阿伯特在推特中称,“拜登政府鲁莽地释放了数百名非法移民,这些感染新冠的人进入了得州。拜登政府必须立刻终止这一让得州人和美国人暴露于新冠疫情中的冷酷行为。”

而阿伯特的“忤逆”之举影响的不仅仅是本州——得州总人口和感染数量都居于全美第二位,人口流动将不可避免给全国带来影响。

但他之所以如此心急,也跟得州最近的形势有关。2月的暴风雪让得州处于罕见低温天气,不仅各处水管爆裂,该州独立于全国的电力系统也陷入崩溃,导致停水停电多日,居民生活和各行各业均遭受巨大冲击。

根据得州经济研究公司Perryman估算,这场暴风雪给得州带来的经济损失可能超过2000亿美元,足以与最具破坏性的飓风所带来的损失相提并沦。

更何况,疫情早已带来打击。近几个月来,得州就业率虽然持续上升——2021年1月失业率降至6.8%,但依然接近2020年同期失业率的两倍。

对企业主来说,全面解禁的举措或许能为其带来客流,却也让他们进退维谷——不少商店依然要求顾客遵守防疫规定,以保护工作人员和其他顾客,但却因此遭到拒绝佩戴口罩人士的挑衅。休斯敦一家墨西哥餐厅就收到仇恨信息和威胁电话,对方声称要向移民和海关执法局举报该店的非法员工。

在解除口罩令一事上,得州也并不孤单。阿伯特宣布新令后不久,密西西比州州长泰特·里夫斯迅速跟进,宣布从3月3日起不再强制戴口罩,允许企业以100%产能重新开工。里夫斯在推特中称,“我们的住院人数和感染数量已经下降,疫苗正在迅速分发中,现在是时候了!”

image.png

此外,密歇根、路易斯安那、阿拉巴马等州也宣布取消类似强制规定,而有部分州——例如阿拉斯加州、爱达荷州、密苏里州、内布拉斯加州等一一甚至从未规定过必须佩戴口罩。

得州多个城市不听从州长令

对阿伯特的批评也来自得州内部。

哈里斯县法官伊达尔戈明确表示,不赞成这一决定,她表示,取消行之有效的抗疫措施,不会让得克萨斯州变得更安全,也不能加速回归常态,“每当撤销公共卫生政策,就会看到住院率飙升”。

该州多个大城市决定“抗命不从”。来自奥斯汀、达拉斯、休斯敦等城市的官员称,不管州长说什么,当地居民依然得继续佩戴口罩。在整体偏保守的得州,上述大城市却是民主党的基本盘,因此在反对州长令上的声量也尤为鲜明。

奥斯汀市长史蒂夫·阿德勒听闻新规后,称“整座城市都傻眼了”,“鉴于我们所处的现状,这么做令人难以置信”。阿德勒甚至致信州长办公室,请求州长不要这么做。

休斯敦市长西尔维斯特·特纳批评称,阿伯特的新政“完全不顾医务人员、消防员、警察、快递员等人群所付出的牺牲。”

尽管拒绝接受州长的命令,如何强制人们继续佩戴口罩仍是挑战。按照奥斯汀市的现行规定,违反规定者将被罚款最多2000美元。该市官员也未表示,在州长决定解除惩罚措施之际,是否还要实施上述措施。

如若奥斯汀市继续执行相关规定,必然与州长令相违背,这或将产生法律纠纷。得州总检察长帕克斯顿就此威胁称,将对“不听话”的地方政府提起诉讼。

帕克斯顿果然说到做到,当地时间3月12日,他向奥斯汀市及所在特拉维斯县提出诉讼,因其拒绝取消强制佩戴口罩政策。帕克斯顿在诉讼文件中称,“就像一仆不侍二主,公众的生活不能有两套规则,尤其在大流行期间,惩罚性的规则会大大影响人们的生活和生计。”

对此,阿德勒在推特上暗示将应对诉讼挑战,“我们将坚决捍卫和执行公共卫生指导意见,口罩才能拯救生命”。

不是所有城市都旗帜鲜明地反对阿伯特的决定。陆晴生活的登顿市就未对州长令提出异议。不过政府在公告中同样“强烈建议”当地居民和企业继续遵照此前的防疫规定,“包括保持社交距离、佩戴口罩”。

自疫情开始,阿伯特就展现出同前总统特朗普一样的思路一一拒绝严格的限制措施,将戴口罩和个人自由绑定,重启经济的优先级则被放置于控制疫情之前。因此,戴口罩与复工复产虽无矛盾之处,但摘掉口罩或许能提供相关暗示。

更重要的是,取消疫情限制是取悦保守派基本盘的捷径,那些蔑视专家意见、选择提前开放的共和党州长更易得到选民的青睐,就如同特朗普在任时一样。

在刚刚结束的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上,一项非正式民调对未来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做了调查,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和南达科他州州长诺姆的支持率位列二三位,仅落后于特朗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价称,阿伯特希望追随这两位共和党州长的步伐。

对阿伯特来说,连任的压力近在眼前。2022年,他将三度角逐得州州长席位,因此迫切需要拉拢选票。届时,阿伯特或将面临来自贝托·奥罗克的挑战,这个民主党众议员曾参与过2020年的总统竞选。

2月底,奥罗克接受采访时表达了竞选州长的意愿,并连发多条推特对阿伯特任内的各项工作展开批评,尤其是新冠疫情的应对。

但就目前而言,阿伯特依然是最有力的州长竞选人。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共和党人在2018年连任时,就以13%的优势胜出。据当地媒体报道,目前阿伯特的竞选资金达到近4000万美元。他的首席政治顾问更表态称,从2018年竞选结束的第二天起,阿伯特就在为2022年做准备。

只不过,阿伯特的仓促决定不仅使其与地方政府陷入紧张关系,也不可避免地与联邦政府处于对立状态。尤其对拜登而言,控制疫情是他上任之初的最大考验,得州若成为抗疫“漏洞”,必将给其政绩添上一大败笔。

但无论如何,摘口罩和恢复经济能否并举,得州的感染曲线将很快交出答卷。

2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