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疫苗接种计划艰难前进

美国的全民疫苗接种和整体疫情防控取得了初步成效,这让埋头苦干两个多月的拜登看到了一丝曙光。

“我打了第一针辉瑞疫苗,12小时内胳膊根本动不了,疼了两天,这是最严重的反应,不过值得!”“上午11点打了第一针辉瑞疫苗,晚7点左右开始发烧。我妈妈打了两针疫苗,她在第二针后只是有点恶心,但没有发烧。”

自美国全面启动新冠疫苗接种以来,不少人完成接种后,立刻在社交媒体分享自己的经历。

截至当地时间3月20日,美国已经接种1亿剂新冠疫苗,提前一个多月完成了美国总统拜登上任时的目标。而在3月25日举行的首场总统记者会上,他宣布了上任100天的新目标——在4月30日之前完成2亿剂疫苗接种。

在这春暖花开之时,美国的全民疫苗接种和整体疫情防控取得了初步成效,这让埋头苦干两个多月的拜登看到了一丝曙光。照此速度下去,到了月4日美国独立日,人们就能再度聚在一起。

不过,由于美国一些州在接种疫苗后放松警惕,导致疫情出现反弹。此外,仍有一些民众对疫苗抱持怀疑态度,恐怕也会延缓后期的接种速度。

美国四州疫情反弹引担忧

在美国西海岸加利福尼亚州,虽然直到4月15日才全面放开16岁及以上民众的疫苗接种,但从事公共服务的一线从业人员和普通民众在此之前也能在网上预约接种,预约成功即可前往接种点接种。

3月中旬,32岁的旅美中国人任羽(化名)刚刚打完了第一针辉瑞疫苗。他告诉《凤凰周刊》,“打完没有任何感觉,连很多人出现的胳膊酸痛都没有,和我一起去接种的房东50多岁,也没有任何反应。”

他的接种是在洛杉矶的一个室外场所进行的,打完之后停留15分钟,如果没有过敏反应就可以走人。接种必须要提前预约,也基本不需要排队。

image.png

任羽所从事的金融行业虽然不算高危行业,但他愿意早一点接种。“疫苗并不能一劳永逸,这一点众所周知;而疫苗的作用原理我是清楚的,且制作工艺全球差异并不大,因为它的病毒序列是全球共享的。只能说,不同生产商水平不一样。”他如此表示。

在任羽看来,现在周围存在一个共识,就是新冠疫情短期内不会彻底消失,甚至在未来5至10年都会存在。“要么压根儿不接种,要么趁早接种,我不求完全不被感染,只求万一感染不会引发重症,相当于买了一份保险。”

自拜登1月20日宣誓就职以来,美国疫苗接种速度超乎预期,不仅提前完成1亿剂疫苗的接种计划,新增感染人数也呈断崖式下降,单日新增病例从今年年初的20万例下降至如今的5万例。

目前,美国仍以每天225万剂次左右的接种速度推进,完成1剂接种者已达总人口的23.7%,完全接种者已达总人口的12.9%。其中以新墨西哥州的接种速度最快,已有超过全州50%的人口至少接种了1剂新冠疫苗。

如果保持这一速度,大约一半人口将于5月中旬至少接种一剂疫苗,而于7月下旬实现全部接种。

不过,对16岁以下青少年的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可能要到几个月后才能完成。据NBC报道,辉瑞公司疫苗临床研发高级副总裁威廉·格鲁伯(William Gruber)3月25日表示,辉瑞/BioNtech的新冠疫苗可在新学年开始前为12至15岁的儿童接种。

正当局势迎来柳暗花明之际,美国四州的疫情数据却有反弹迹象,引发外界担忧。

根据美国卫生部数据,自3月中旬开始,密歇根州和明尼苏达州感染人数激增,两地医院接收的确诊和疑似病例分别上升了70%和32%。纽约州和新泽西州每天住院人数也止跌回升。

但是,据彭博社追踪报告,这四州人口接种疫苗的比率在19%至21%之间,与全国总体水平一致。也就是说,四个州的疫情反弹并非疫苗接种不到位造成,而与病毒变异后传播速度加快以及放松管制相关。

密歇根州中部卫生局医疗主任詹妮弗·莫尔斯(Jennifer Morse)表示,导致密歇根州病例激增的因素众多,尤当该州3月放宽商业限制后,民众佩戴口罩的比率降低,近期在监狱出现集中感染也是原因之一。

得克萨斯州也是提早放松警惕的地方之一,得州州长格雷格·阿伯特在3月初忽然发布行政令,宣布从3月10日起,得州不再强制佩戴口罩,并全面放开商业活动。这在当地引发了极大争议。

佛罗里达州也出现了聚集。由于美国大学正在放春假,迈阿密海滩很多人扎堆聚集、举办聚会,当地官员担心形势失控,于3月20日紧急宣布该市部分地区从当晚8点开始实施宵禁。

一再放松限制措施对于千方百计取得的防疫进展构成了严重威胁,加上美国目前开始放春假,密集出行可能在未来几周对疫情产生影响。

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的数据显示,3月21日这个周末,在美国机场登机的旅客人次达150万,是去年3月15日以来的顶峰。大部分出行者是放春假的旅客。而3月15日至21日这一周,全美平均单日新增54308例病例,比前一周增加了1%,此前数月,该数字一直呈下降趋势。

“美国正面临第四波疫情高峰。”3月29日,美国疾控中心(CDC)主任萝谢尔·瓦伦斯基向媒体表达了一种“厄运将至”的感觉。

随后,拜登在当天举行的白宫记者会上呼吁各州州长和市长恢复戴口罩的强制命令。他认为,美国新冠疫情的反弹会造成严重后果。

“我们正在跟病毒展开生死赛跑。不幸的是,新的变异病毒正在扩散,过去几个星期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鲁莽行为意味着,今后将会有更多的新增病例。”他强调说,“这不是政治问题,如果你们放松了,请恢复强制命令。”

拜登还宣布,九成美国成年人将在月19日之前获得接种新冠疫苗的资格,与此同时政府还将增加疫苗接种站点,让民众能在住家5英里(8公里)的范围内获得注射。

据他说,提供疫苗接种的站点将从最初的1.7万家扩大到约4万家,政府将在4月19日之前再设立12个大规模接种点。

疫苗怀疑论仍然盛行

虽然疫苗接种目标超前完成,但疫苗怀疑论仍是未来推进接种的最大障碍。即便在医护人员当中,持怀疑论者也很普遍。

美国《华盛顿邮报》和凯泽家庭基金会3月的民意调查显示,35%的卫生保健工作者对疫苗是否经过适当测试不太有信心,或者根本没有信心,这一比例与普通人群非常相似。有六分之一的人甚至表示,如果雇主要求他们必须接种疫苗,他们会直接辞职。

医护人员的保留态度让70岁的芭芭拉·范西克尔(Barbara VanSyckel)感到不安。作为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她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称,“当医务人员不愿接种的时候,我的想法受到了影响。难道他们知道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范西克尔说,她害怕疫苗甚于害怕感染新冠。“感染新冠的概率很小,而且痊愈的概率很高。我认为人们在根据过时的信息行动。”她说,当新冠出现的时候,她和其他人一样害怕;但现在她认为,作为一个非常健康的70岁老人,她不属于高风险人群。

范西克尔并非个例。生活在密歇根州底特律的诺曼·斯沃茨科夫(Norman Swartzkoff)是一名商业讲师,他同样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他告诉《凤凰周刊》,他也不想去接种疫苗,因为“这像是一次在人身体上的实验”。

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的教师尼古拉·德拉巴斯(Nikola De La Paz)也向《凤凰周刊》表示,自己对疫苗也秉持怀疑态度。

“我考虑接种疫苗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想出远门,由于疫情,我已经一年多没法出行了。”德拉巴斯坦言,“坦白讲,我对疫苗的安全性仍持保留态度,是否接种还没想好。加上全世界大部分地区还有旅行限制,现在出行似乎并不现实。”

德拉巴斯说,目前预约倒不难,等待时间取决于年龄和工作性质,高龄人群和高危人群会有优先权。

42岁的密歇根州汽车厂工人斯蒂芬·卡波罗索(Stephen Caporosso)认为,自己根本不需要接种新冠疫苗,因为目前死亡的病例平均年龄较高:他担心新冠疫苗的副作用,“它会不会在10年后给人的细胞结构或细胞繁殖带来问题,这种问题又会不会传到下一代?”不过,卡波罗索并不反对接种其他疫苗。

“这是一个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道理。”任羽说,目前已知的是被感染概率较高,而疫苗的副作用未必会出现,“因此(对于接种)我没有太多犹豫”。

迄今为止,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经批准了三种新冠疫苗,分别是辉瑞、莫德纳和强生,并且第四种疫苗阿斯利康也在等待相关部门的检测。

不过,阿斯利康疫苗最近风波不断,引发血栓风险的担忧尚未消除,如今再次面临质疑。3月23日,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 NIAID)质疑阿斯利康提交过时的临床试验数据,其表示,这款疫苗有效率的报告数据可能不完整。

诸多调查显示,族裔、年龄、收入、受教育程度乃至政治倾向等因素影响了,人们的接种意愿。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于3月18日公布的数据,尽管拉丁裔与非洲裔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的几率是白人的两倍,但前者接种疫苗的速度仍明显落后于后者。虽然非洲裔与拉丁裔占美国人口比例分别超过了13%和18%,但在接种过第一剂疫苗的美国人中,只有7.6%是非洲裔,8.7%是拉丁裔。

非洲裔愿意接种疫苗的比例之所以较低,缘于美国拥有对其进行不道德医学试验的“黑历史”。

从1932年至1972年,在亚拉巴马州塔斯基吉镇,399名非洲裔男性梅毒患者在对自身所患疾病并不知情、更谈不上治疗的情况下,作为试验品受到长达40年的病情监测。而当这起研究遭曝光时,只有74名研究对象还活着。这也让非洲裔美国人对疫苗产生强烈的抵触心理。

对于拉丁裔等其他少数族裔来说,遇到的则是另一些问题,他们更在意自己的移民身份,担心接种疫苗会给他们带来不测。英国《卫报》3月19日报道称,少数族裔众多的加州是疫苗分配最不平等的州之一。加州的一些疫苗分发中心要求居民提供证明文件,一些居民在工作日无法赴约接种,还有一些在接种时遭遇了语言障碍······这些都给少数族裔接种疫苗造成了麻烦。

CDC的调查亦显示,美国首先得到疫苗接种服务的往往是富裕地区,而在纽约等许多美国城市,家庭平均收入越高的城区,其疫苗接种比例也越高。对此,拜登已承诺提供2.5亿美元款项,用以鼓励卫生服务水平低下地区的人群接种疫苗。

美联社的一项调查则显示,45岁以下的人中,有40%的人表示可能或肯定不会接种疫苗;45岁以上的人中这一比例为25%;共和党人(44%)比民主党人(17%)更不愿意接种。

此外,没有大学学历的人(40%)比受过大学教育的人(17%)接种意愿要低。教育差异也适用于卫生保健工作者-24%没有大学学历的医护人员表示,他们不打算接种疫苗;对于取得了学士学位的人来说,这一比例为11%;对于拥有硕士以上学位的人来说,这一比例为8%。其中,医生和拥有丰富医学知识的专业人士对疫苗的怀疑最少。

关键在于让民众重建信任

拜登上任后一心扑在控制疫情和恢复经济上,直到最近才决定于3月25日召开首场总统记者会,创下美国过去100年来新总统不与媒体见面的最长纪录。

拜登在记者会上表示,应对新冠疫情和恢复经济仍是美国政府面临的最紧迫问题。他为此定下了新一轮目标,除了在其执政百日时美国将完成两亿剂疫苗接种,让绝大多数中小学全面复课,他还宣布,将于3月26日在匹兹堡宣布大规模重建美国基础设施方案,希望借此创造大量就业机会。

而在3月11日,拜登也才第一次在黄金时段发表全国电视讲话,鼓励全民再接再厉。就在讲话前几小时,他刚签署了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这是一项载入历史的立法,比奥巴马在金融危机时的援助规模还要庞大得多。

该法案向年收入低于7,5万美元的个人发放1400美元的补助,向州和地方政府提供3500亿美元的补助,还有140亿美元用于分发疫苗,此外还向小学、初中和高中提供1300亿美元,协助学校安全重新开放等。

这一补助面向所有在美国的人,与是否拥有美籍无关,只要符合收入条件且合法报税的民众,依据社会安全号码即可领取。

image.png

任羽并未失业,也没有因疫情影响收入,但由于他的年收入低于7.5万美元,所以也能领取1400美元。他说,“这对我而言是一份额外的补助”。

对于拜登政府来说,千方百计推进这一援助计划的心血没有白费,失业率从去年4月的14.8%降至今年2月的6.2%。美联储官员乐观预计,明年失业率将降至4%以下,

此外,今年美国的经济增长将比里根政府以来的任何一年都要快,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拜登的一揽子救助计划。

而为了鼓励民众接种疫苗,拜登专门邀请前总统卡特、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出山,共同拍摄公益广告,希望借此打消人们对接种疫苗的疑虑。现年96岁的卡特没有在镜头前说话,但广告展示了卡特接种疫苗的画面,他在之后录制的视频中称,“现在就看你们的了。”

一些企业则采取更直观的方式鼓励民众接种。在大麻合法化的密歇根州,两家大麻店推出了“打疫苗赠大麻”活动——只要年过21岁,并持有疫苗接种证明,就可以免费领取一卷大麻。美国甜甜圈大型连锁店“卡卡圈坊”则为接种疫苗的人提供免费的甜甜圈。

有人吐槽这样的激励方式“太差劲”,认为这就像万宝路为接种流感疫苗的人提供免费香烟一样。“我们国家的人正因肥胖和新冠疫情失去生命,将疫苗作为垃圾食品营销策略的公司真的非常糟糕。”

也有人反驳没必要小题大做,称“这家公司只是为了鼓励人们做正确的事情,没必要斥责它”。

与此同时,美国的疫苗生产商也在加紧生产。辉瑞通过回收利用来应对疫苗生产过程中所需的特殊过滤器供应稀缺问题;莫德纳缩短了检查和包装新疫苗所需的时间。

不过,《纽约时报》提醒说,无论将多少现金注入经济,变异病毒的出现都可能阻碍复苏。“有些美国人不愿意接种疫苗,在大部分美国人接种疫苗之前,不遵守社交距离准则和其他公共卫生措施也是一大隐患。”

“我们对经济反弹速度的预期非常谨慎。”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希瑟·布希指出,“想要真正实现经济反弹,其中之一是让民众重建信任——即我们控制了病毒,现在是安全的,这样经济活动才会出现。”

拜登也认为,现在高兴为时尚早。他敦促各州在5月1日前让所有成年人都有资格接种疫苗,为欢度7月4日独立日的小长假创造条件。“到时候人们就可以在家后院聚会,一起野炊、烧烤,庆祝独立日。”

拜登还承诺,政府将设立热线电话和网站,为人们接种疫苗提供便利。他表示,抗击疫情的前景已变得更好,但也有可能遭遇挫折。

6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