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一箭104星”纪录难敌中国航天成就

印度打破一枚火箭所发射卫星数目的国际纪录时,该国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称赞这是个“非比寻常的成就”。“world record”(世界纪录)成为Twitter的热门词汇。印度的Twiter粉们用“jaiho ISRO”(即“为印度空间研究组织欢呼”)这句口号来表达他们的自豪感和国情绪。

白2014年掌权以来,莫迪对规模12亿美元的空间计划极为重视。2014年,印度向火星发射了一颗卫星——此举是上届印度政府的构想,但被印在了新版2000卢比纸钞的显著位置。对许多印度人来说,该计划代表着印度的地缘政治实力和雄心。一名Twitter用户发帖称:“世界看到的是:ISRO能够一欠发射104颗卫星。而中国和巴基斯坦明白的是:印度还能够一次发射104枚弹头。”

不过,这一大肆炫耀掩盖了一个不那么拿得出手的现实:印度在打入利润丰厚的商用空间产业方面已取得了小小的进展,但这些备受媒体关注的成就,比如2月的火箭发射,与中国对载人空间站和送机器人登月任务的投资相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福德姆大学教授阿西夫·西迪基表示:“中国空间计划的运作规模与印度完全不同。不论从年发射次数还是年投资规模来说,中国空间计划都要大得多。就提高实际能力而言,中国空间计划做的要多得多,其军事层面的意义也明确得多。”

他还表示,印度能够创下这一新纪录(是俄罗斯保持的“一箭37星”原纪录的3倍),完全是因为所发射的航天器很小。辛辛那提大学政治学与亚洲研究教授丁肖·米斯特里表示,去年印度空间机构获得的经费为11亿美元左右,而中国的数字估计为70亿到80亿美元。

在北京,印度对其世界纪录的热情被认为有些过头。官方《环球时报》的一篇社评称:“中国在航空航天领域的对手不是印度而是美国。然而,印度却总把中国当对手,每项成就都被当成对中国的胜利并为之欢呼。”

北京航空航天咨询公司羽寻科技总经理蓝天翼表示:“对印度火箭的要求都是低成本,因此他们把很大精力放在商业发射上,他们主要服务于外国的卫星。他们做的就是这些。”他还表示,将104颗卫星装进一枚火箭所需的多数技术都来自外国企业,而“印度只提供了火箭和发射机会”。

中国试图赶超美同的空间成就,向一些高调项目(比如把月球车送上月球)投入了大量资源,而印度则制定了更为保守的目标。印度空间预算中花在长期探测项目或国际竞争上的钱不到5%。大多数钱主要花在环境天气预报或导航等服务国内的任务上。对于想向太空发射卫星用于地图或电视转播等商业目的研究的企业来说,商用空间产业是个很大的增长领域,印度在该产业中所占份额为0.6%,而中国为3%。根据行业机构“卫星产业协会”的数据,美同是这个价值54亿美元的产业的最大客户。

2017年2月15日,印度空间研究组织ISRO在该国南部萨迪什-达万航天中心成功发射一箭104星。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