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主页更名,副总统哈里斯欲夺权?

从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关于他身体状况的揣测就没停止过。近来白宫主页上的一次更名,再度引发外界的猜测。

当地时间3月28日,白宫打破传统,在其官网上将“拜登政府”改成“拜登-哈里斯政府”( Biden-HarrisAdministration),还列出相同规格的两人及伴侣照片,白宫推特主页上的简介也变成“欢迎来到拜登一哈里斯的白宫!”

这一变化被媒体形容为“史无前例”,尽管美国前任总统和副总统并列冠名的表达经常出现在政府网站或媒体上,但从未有哪届政府在官网上把双头衔的名称放得如此醒目。

白宫的更名举动引发外界猜测,网友甚至脑补了一场“阴谋论”——“难道拜登身体堪忧?”“拜登要让贤了,哈里斯要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了?”

所谓“夺权”不过是一场阴谋论

更名后,“拜登-哈里斯政府”的简介也进行了更新:“成千上万的人在白宫的西翼、东翼、内阁和行政办公室工作,了解更多有关执行拜登一哈里斯政府的信息。”

美国“OUTspoken”网站引述一封白宫工作人员的电子邮件称,白宫的高级通讯官员已向各机构发出指示,要求它们在公共通讯中务必采用“拜登一哈里斯政府”的称呼。其中“拜登-哈里斯政府”一词,还用粗体进行了强调。美国15个内阁部门的官方网站以及新闻稿中,已经开始使用“拜登-哈里斯政府”。

福克斯新闻网称,这样的称谓变化是“史无前例”的,拜登的前任特朗普和奥巴马均没这样做过。“这或许意味着,白宫打算提升副总统哈里斯在拜登政府中的地位。”

对比两位前任,拜登的确是把副手哈里斯捧得很高。特朗普和奥巴马时期,白宫网站和社交媒体官方账号均未使用过总统、副总统并列形式的称呼,都只显示总统一人的名字,即“特朗普政府”或“奥巴马政府”。

尽管奥巴马非常信任拜登,但当时白宫推特账号也没捎带着副总统,而是“紧跟奥巴马总统及其政府的最新消息”。

而特朗普时期,白宫推特账号的介绍为:“欢迎来到@WhiteHouse!请关注@realDonaldTrump总统及其政府提供的最新消息。”

不过,当时的官方文件或媒体报道中都出现过“奥巴马-拜登政府”和“特朗普-彭斯政府”的称呼,可见双人并列的表达早已有之,只不过拜登着重进行了强调。

但作为美国史上最高龄的总统,拜登此时高调改名的举动依然让很多人大呼反常。更何况,有关拜登身体状况欠佳的新闻近来频频出现。

3月19日,拜登在登上“空军一号”的台阶时连摔三次,最后一次双膝几乎跪在舷梯上。“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不嫌事大,刊文呼吁“美国应该尽早作准备,迎接哈里斯总统”。这事热度还没褪去,拜登在3月31日上飞机时叉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世界领导人希望听到美国总统而不是副总统的声音。”美国国家情报局前代理局长理查德·格伦内尔(Richard Grenell)评价说,“拜登担任总统不到60天后,白宫指示联邦机构用‘拜登-哈里斯’代替‘拜登’,这表明他已经不能独自完成(总统)这项工作。”

TD{5XV4[UAMON]G9UO0(ZGX.png

更巧合的是,拜登前不久还出现了严重口误。3月18日他在演讲中介绍美国疫苗接种成果时,直接将哈里斯称为“总统”,“当哈里斯总统和我······”他说完也意识到这一点,停顿了一下才继续。

原本就有不少人担心拜登能否顺利完成4年任期,这回更是无巧不成书,网友也对此大开脑洞:“哈里斯才是真正发挥作用的人,她还要多久才能成为‘唯一的总统’呢······在大选之前就预料到了,拜登只是让哈里斯上台的一个手段。”“没关系,其实奥巴马才是那个真正运作(政府)的人。”

对于坊间猜测,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于3月30日澄清称,当前白宫网站使用“拜登一哈里斯政府”是为了强调副总统的“重要角色”,“我认为哈里斯副总统是(拜登)重要的伙伴,并且她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白宫第一个上班的人,也会最后一个下班。”

事实上,早在这次官网正式更名前,白宫的官方推特就开始使用“拜登一哈里斯政府”的称呼了。

“关于‘拜登-哈里斯政府’的表达,虽然不同于以往,但也没必要演绎为拜登随时准备交权或者哈里斯已掌权的阴谋论。”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刁大明解读称,“一方面,‘奥巴马-拜登政府’或者‘特明普-彭斯政府’的说法同样存在,只是没有刻意强调而已;另一方面,‘拜登-哈里斯’的表达从过渡政府时期就开始了,并非在这次拜登跌倒之后才开始。”

“拜登自己就做过副总统,更能够感同身受,他坚持这样用,其实是有意体现这届政府在性别、族裔等议题上的高度平衡,更凸显出本届政府从一开始就是权力分享型的政府。”刁大明说,何况两人去年还同时登上《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如果哈里斯真想要主导权力,那应该避讳才对”。

让哈里斯成为“房间里的最后一个人”

传统印象中,美国副总统似乎总是配角——虽然选举时是与总统一同被选出的,在总统出现意外时继任顺序也位列第一,但大部分人长期缺少存在感,知名度往往还不如国务卿。

就连美国宪法对于副总统的职能和地位描述都非常有限,也许因为当初美国政府在设立副总统职位的时候,根本没经过认真的考虑和讨论。经典美剧《纸牌屋》中,扮演副总统的演员有过两句经典台词:“我只负责剪彩和出席葬礼吗?”“我只是一个吉祥物而已。”

这是历史上大部分美国副总统的真实写照。直到上世纪70年代卡特政府时期,时任副总统沃尔特·蒙代尔改变了这一切。

蒙代尔对副总统一职的设想是“提供公正建议”,这样总统就不会“被屏蔽在他应该听到的意见之外”。卡特同意了他的这一想法,并让蒙代尔成为其核心圈子中不可缺少的一员。

此后,这一惯例延续了下来。前总统小布什在作出重大决策之前,也通常会咨询时任副总统切尼的意见,其他人的意见也必须经过切尼的筛选,才能到达总统的耳朵里。

在某些时候,切尼甚至成为总统唯一的咨询对象,例如“9·11”事件后,切尼说服小布什签署一项行政命令,设置军事法庭来审判海外的恐怖分子。而时任国务卿鲍威尔和时任国土安全顾问赖斯对此毫不知情。

不过,副总统与总统意见相左的情况也经常出现。例如小布什和切尼在伊拉克问题以及总统特赦问题上就存在过分歧,而前总统克林顿和其副总统戈尔在第一夫人希拉里应该拥有多大影响力的问题上存在争议,在处理莱温斯基丑闻的方式上也同样如此。

如今,副总统更像是总统的“超级助理”或者“超级顾问”。拜登当副总统时就是如此。他曾与奥巴马有过协议,每当后者做出重要决定时,他要成为“房间里的最后一个人",即帮助总统作决定的最后那个人。

在美国知识网站“Qura"有关“美国关系最好的总统与副总统”这一问题下,大部分网友选择了“奥巴马与拜登”,认为无其他组合可与之媲美。

“因为他们互相尊重、欣赏,信任,合作得非常好。”一名备注为“前国会助理和联邦雇员”的网友解释说,“奥巴马不仅让拜登参与制定重要政策,特别在外交事务上,拜登的投入甚至比国家安全顾问还多。拜登很乐意将奥巴马视作自己的儿子,奥巴马则对拜登给予近乎父亲般的信任。奥巴马甚至希望拜登能接替他。”

正是有了这份美好体验,拜登才更想要延续下去。当他选择哈里斯作为副总统时,也让哈里斯成为了“房间里的最后一个人”。拜登也极其重视与哈里斯之间的配合,一直强调后者女陛和少数族裔的身份政治。

哈里斯在新政府上任初期的诸多重要场合公开露面,不像上任副总统彭斯那般缺少存在感。就在最近,拜登还授权哈里斯代表自己全权处理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问题。她还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法国总统马克龙等国的领导人单独通电话。

由此来看,所谓的“哈里斯夺权大戏”不过是网友的想象罢了。

2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