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成效与未来

去年以来,中美第一阶段协议一直在执行,而且从目前来看,正在为全球贸易制定新的、长久的基本规则。

该协议并没有使许多做法停止,在阻止中国为电动汽车、喷气式飞机、计算机芯片等一系列行业提供巨额补贴方面也没起多少作用,中国在这些可能塑造未来的领域往往极大地依赖美国技术。

协议反而保留了特朗普政府对每年3600亿美元的中国制造商品(其中很多得到了补贴)征收的大部分关税。征收关税的单边行动违反了全球贸易规则的精神,制定这些规则的目的本来是为了防止各国自行挑起经济冲突,并防止冲突失控。

但这种新模式似乎正在流行起来。欧盟在5月5日宣布,正在起草允许欧盟对来自海外受补贴行业的进口和投资进行广泛惩罚的立法。最初曾对美中第一阶段协议持怀疑态度的欧盟官员说,欧盟的政策不是专门针对中国的。但贸易专家很快指出,没有其他出口国有可与中国比拟的制造规模和补贴范围。

“不仅在美国,在欧盟,也可以看到一种采取单边措施的强烈欲望”,曾在美国国务院担任律师、现为范德比尔特法学院(Vanderbilt Law School)教授的蒂莫西·迈耶(Timothy Meyer)说。

image.png

第一阶段协议仍有可能被新的贸易协议取代。该协议要求双方在今年夏天对执行情况进行高级别审查。北京时间5月27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进行了首次接触性通话,这意味着刘鹤将继续担任中方牵头人的职务,他曾负责与特朗普政府的谈判。

但今年达成一项影响深远的新协议的希望渺茫。拜登政府正在起草一份全面的对华战略,这项复杂的跨部门工作可能会持续到明年初。拜登政府在放松惩罚中国贸易做法上也未表现出多少兴趣,并已在公开讨论改善与欧洲和其他地区盟友的关系,这些关系在特朗普政府期间曾因各种争端受到影响。

“我们欢迎竞争”,戴琪本月早些时候对国会议员说,“但竞争必须是公平的,如果中国不能或不愿适应国际规则和准则的话,我们就必须在采取措施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增强我们自身能力和伙伴关系上有大胆创见。”

据了解两国立场的人士说,从中国方而来看,不会在补贴问题上让步。他们说,除了多次简单地要求美国取消关税之外,中国连修改协议的建议都不提,因为中国官员不想讨论限制补贴的问题。

如果这种不妥协持续下去的话,第一阶段协议可能继续为未来几年的贸易制定规则。

尽管协议的一些条款将在今年年底失效,但协议也包括永久性的要求,还有一项要求中国从现在起直到2025年,购买越来越多美国商品。

这可能为更具针对性的谈判创造条件,包括中国是否完成了协议规定的年度采购目标。双方还可能讨论太阳能行业,该行业曾引发两国之前的贸易争端,但随着拜登政府把气候变化作为重点,可能会对这个行业有新的考虑。

从表而上看,第一阶段协议没有实现特朗普政府的目标。特朗普政府曾希望通过谈判来减少中美之间的巨大贸易失衡,并让中国对补贴进行限制。美国的企业和官员都认为,中国的补贴让美国的行业面对着得到国家资助的巨大竞争对手。

中美之间的贸易失衡反而在增加。今年头三个月,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较上年同期又增长了近50%,达到786亿美元,主要是受美国人在大流行病期间大量购买消费性电子产品、健身器材和其他主要由中国制造的商品的推动。

但自从恶劣天气和一场致命猪瘟加剧了中国对美国种植的食品的需求以来,中国从美国的进口也一直在增加。中国商务部退休官员、现在北京担任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常务理事的何伟文说,中国在兑现承诺上做出了真诚的努力。“中国没有违反第一阶段协议。”

从长期来看,第一阶段协议可能会强化美国的做法,即用关税来抵消中国为推动经济重组和升级提供的慷慨补贴。

特朗普政府在贸易战期间曾试图说服中国放弃对出口商的补贴,这些补贴包括为工厂提供廉价土地和向制造商提供低于市场利率的巨额贷款。拜登政府也计划提供大量补贴,但主要是针对研发,这类补贴很少会违反国际贸易规则。

7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