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区“疯狂炒房”乱象调查

今日私购房产,明日倾家荡产”。这是雄安新区最新打出的一条标语,让人看过之后不寒而栗。

在当地人眼中,标语源自雄县县委书记万树军2017年4月5在一次会议上的严重警告:“要对城乡各房屋销售处紧盯死守,及时驱散购房炒房人员,对阻扰执法行为、不听劝阻的,政法部门要主动上手,该抓的抓、该判的判”。

话音末落,重拳已出。4月,保定市公安局根据国七部门移交线索,经侦查,破获安新县兴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非法占用农用地案,列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某增依法刑事拘留。

虽说这不足一桩新发的案件,但在设立雄安新区期间被采取强制措施,且涉及到37栋住宅楼、132亩,可以说数量巨大,影响深远。

动作之快还说明,早在4月l日中央宣布设立雄安新区之钱,相关部门就已经预见到“炒房者将疯狂来袭”,并为此做好了防范准备工作。

售楼处人流一聚集警察就来赶人

家房产中介机构工作人员告诉斥《风凰周刊》记者:就在4月1口中央宣布设立雄安新区当晚,自己就接到全国各地客商的上百个电话,有些人坐火车,有些人坐飞机,大家都在赶往雄安新区的路上,有人甚至直接随身揣着成捆的现金。

根据高德地图监测数据显示,雄安新区设立后,关注度一夜暴增。相比去年同期的历史交通人数据,整个雄安新区出行关注热度增长了1223%。

在组成新区的三个县中,雄县的关注热度增长最多,达到了1807%.安新县以1254%的增长紧随其后,容城县的出行关注热度相比之下增长最少,但也达到了519%。

全国各地的投资客迅速涌向雄安。今初春的北方小县城人声鼎沸,满城均是外地车辆,他们操着不同的方言,怀着“淘金者”般的心情到处打探、交换信息,互留联系力式,希望抢占先机。但是等待他们的,却是当地全面叫停房产交易的消息,以及严阵以待的警务人员。

《凤凰周刊》记着在多个楼盘销售中心门口看见,当地官方派出警察和城管作为秩序的震慑和维护者.驱赶中介和投资客。不少销售中心的大门已经封条封死封条落款为“国土局、住建局、市场监督管理局、乡镇政府”,只要售偻部人流开始聚集,警察就会要求赶快散开,甚至多名中介人员被约束至警车带走。

下令售楼处停止销售仅仅是应急措施,不可能堵住所有交易渠道。面对汹涌的抢房火军,一此灰色通道开始出现。当地居民已经开始个个高价抛售房产,四年前每平方方3150元的开盘价被妻到了3.1万元。一位北京投资客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个新民居上午宣传的是2380元一平方米,然后到中午是4000元,到了下午就6000元了,但本质还是小产权房”。

在高碑店、雄县、容城、定兴四县交界处的白沟新城,目前的购房政策还相对较为宽松,但是仍出现了“抢劫式抬价”,其二手房房源同样紧张。

一位房产中介说,她门店里的一套住宅从两周前的每平方米9000元跳涨到了每平方米1.5万元,某商贸城的小面积公寓也从每平方米400元涨到了每方米800O元,而且中介直接告知该商贸城所使用的是工业用地,但房屋胜质却为永久产权的住宅。

实际上,早在2016年以前,就有要建“白洋淀市”、雄安经济区”等说法在礼会上扩散,时不时传出外地客商直接买下一栋楼、买下140多套房的传言,推动当地楼盘不断涨价,三个县的楼盘从一年前的每平方米三四千,涨到3月底每平方米近万元。保定市区,则从一年前的每平方米6000元左右。涨价到每平方米1.5万元左右。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介机构成了当地火热的行业,一年以来,成立了很多新的中介机构,白沟部分街道,相隔500米的地方,就有一十多家中介机构。

有接近当地房地产销售行业的人上向本刊记者证实,在三县的房地产交易关门之前,突击大量买楼在三县根本就不是秘密。

一些人开始有行骗嫌疑。《凤凰周刊》记者以购房者名义在白沟中介询问买房信息,突然遇见一位前来登记的“业主”,宣称自己有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在3月底以63万元的价格出现,目前市场行情疯涨,现在有买家愿意给100万,打算以120万价格出售,如果记者愿意出高于l00万的价格,可以先交定金,等他和前一家毁约后再正式过户,但被多人拒绝。

另外位中年女士,则声称自己在某小区购买了一套房,目前以每平方米8000儿的单价出售(当地-手房人多已经炒到每平方米13000元),但是当记者与该“业主”前往房子所在二小区后,她却称自己还没收房.钥匙在物业处,因为要交维修基金等费用,不愿意麻烦,所以打算将房屋转卖出去,签订合同打款后,再让买家找物业收房。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很少有买家如此买房的,住混乱的白沟地产市场,此类行为行骗n J能比较大,购房者必须谨慎。

即便如此,焦虑的买房者、兴奋的销售人员以及出现的疑似“水军“和“段子手”们,仍然在雄安新区的“另一只靴子”落下之前,与时间赛跑。

拆迁动员大幕拉开

相比蜂拥而来的炒房客,雄安新区当地的人则更关心自家的土地价值儿何。

2017年4月3日上午9点,雄县、安新和容城三县的村以上干部全部被召集到容城县金孔雀酒店的一个会议室里闭门开会,不少媒体记者涌到附近等待会议结束后能有人接受采访,但是将近下午l时,会议才结束,参会人元个个低头匆匆离去,没有人愿意对会议内容多言几句。有内地媒体了解到的情况是,会议除了强调房地产市场的管控外,还有一个重要议题足拆迁。

《凤凰周刊》记者独家获悉,会议还成立了县级领导任组长、科级干部任副组长的驻村工作组“驻村工作组成立后,面临的一大任务是拆迁动员。”一位参会的雄县人上向本刊记者透露。

记者驱车采访时,发现一些装载着大量施工围挡蓝牌的车辆驶入安新境内。当地人士告诉本刊,本地所有建材贸易都停了.拉这么多施工围挡过去,或与前期项目 即将开展有关。

另外有本地人十向本刊记着透露,安新县本部的大王镇等村镇或是最早被拆的村镇。至于拆迂安置方案和补偿标准,并未有细则出台,“但可以肯定与此前的拆迁方案将有较大不同。”

大王镇一家经营红木家具的商户向本刊记者透露,目前还没有村干部到家中动员,只是自己的家具生意已经难以为继。

10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