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盲盒背后的快递业困境

一只“带血的盲盒”,又将快递业送上了热搜。

五一期间,快递行业爆出“宠物盲盒”事件,卖家以售卖盲盒的名义将猫、狗等活体动物装入快递箱中送给买家,在运送途中,不少动物因货箱内空气流通差,缺少水和食物,导致奄奄一息甚至窒息死亡。

5月4日,承运这批“盲盒”的快递公司中通快递发布通报称,这批活体动物系平台电商客户线上销售,中通快递成都荷花池网点违规揽收,中通快递为此致歉,自5月5日起,涉事网点暂停快递揽收业务,全面自查,并配合相关部门调查。同时,中通快递四川省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停职检查,并在全网开展相关安全培训。

从去年开始,快递行业就从没消停过。先是“双十一”期间被爆出大量货物积压快递网点无人配送,转过年来,快递行业“老大”顺丰自曝一季度亏损9亿元至11亿元,带头打价格战的极兔和百世快递遭到邮政管理部门的处罚,拼多多则在事后连忙宣布撇清关系。

这一切与价格战有着脱不开的关系,用牺牲利润换取市场份额,是一场需要大量烧钱的、并不长久的买卖,但没有人愿意退缩。战事之下,受损的是整个快递网络最基层的组成部分:快递员、加盟商,以及消费者。

逼疯了“老好人”

盲盒事件之前,中通在快递业本是低调“老好人”的存在。快递员的恶劣态度,送件延迟、拒送上门这些频遭消费者吐槽的“恶习”似乎都与中通毫无关系。在“通达系”的内部,中通的投诉率也是最低的。

2020年中通赴美上市之前,不少人曾经将它和行业老大顺丰做过多方面的比较。结论是,看起来比顺丰“低端”的中通,远比顺丰会赚钱。2019年全年,中通快递的营收为221.10亿元,只相当于顺丰1122亿元的五分之一,但净利润达到56.71亿元,与顺丰57.97亿元的水平只差一个“小目标”。

image.png

年过半百的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善于抢占已经成熟的市场。2002年中通成立时,申通、韵达、圆通都已是老大哥一般的存在。赖梅松则另辟蹊径,率先开通省际网络班车,把战火烧到了桐庐之外,走进北京、广东、长三角地区等一二线城市,事实证明,这一布局让中通成为了进步最快的“好学生”,当2005年之后网购火遍大街小巷时,中通快递在网点的优势基础上,业务量和营收也大幅增长。

对快递企业来说,规模优势和成本优势是共生的,规模的优势可以摊薄成本,低价的策略则可以助推规模,形成一套源源不断的正向循环。

2020年以来快递行业的“价格战”,中通也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其中。财报显示,2020年中通的营收为252.14亿元人民币,年度包裹量达到170亿件,市场占有率从19.1%上升至20.4%,净利润从56.74亿元下降至43.12亿元。

当赖梅松还在盼望着“快递价格一定会回归”之时,“宠物盲盒”事件已经将陕递行业的另一项秘密——和电商之间的暖昧关系,暴露在公众的眼前。

违规揽收和寄送活体动物盲盒,中通自然逃不过社会公众的指责,但某种程度上,中通也是在替自己的金主背锅。在公众的愤怒之下,中通也没敢公开点出销售宠物盲盒的平台电商客户究竟是谁。毕竟,那是快递企业背后真正惹不起的衣食父母。

上市之前,中通快递就在招股书里直言了与电商关系可能带来的风险,“仍将受有关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的重大影响”。为了维持并促进与阿里巴巴的合作,公司或须适应阿里生态系统中各参与者的需求及规定,例如采用菜鸟网络发起的电子面单。而这些需求及规定,或会增加中通的业务成本,削弱中通与终端客户的联系。

同质化竞争中拿钱血拼大客户的场面,是快递业的常态,也是一年多以来价格战的重中之重。

多家快递公司公布的今年3月份快递业务主要经营数据显示,单票收入均在减少,圆通同比下降了11.03%,顺丰同比下降了12.12%,韵达同比下降了13.44%,申通同比下降27.65%。

单票收入的减少,是价格战在公司营收数据上最直观的体现。据多家媒体报道,在价格战打响后,多家快递的单票价格在1.5元左右就可以发往全国。有的网点甚至开出了一元以下的单票价格。

阿里手握通达系,拼多多收编极兔,顺丰“高处不胜寒”,没有哪家陕递企业能够独善其身,而作为快递网络神经末梢的快递员们,也成为了被动冲锋陷阵的人。

“腰斩了”快递员

百世的快递员赵亮和同事们打算转行了。因为百世快递单量的下降和每日送单量的减少,赵亮的工资从每月一万元降到了5000元。

工资的降低是从各方面缓慢发生的,最初是一个客户的多单每单都算钱,到只有前几单计算工资,再到现在直接降低派送费。

百世快递原先的主要电商客户为拼多多,而在拼多多和极兔联姻之后,不可避免地挤占了百世快递的份额。百世年报显示,百世集团2020年净亏损为20.51亿元。

从去年八月份,赵亮开始感觉到派件的数量发生了变化,“之前每天的派件数量为两百七十件左右,到了八月份就变成了一百五十件左右。”

快递员的工资是由每一单快递的派单费积攒成的。当快递公司价格战打响后,派单费、工资也就成为了战争中的“炮灰”。

曾经的快递从业者张瑞告诉记者,派单费降低不是单一的某个快递公司或者是某个区域,一般都是整个市里面所有的快递公司统一降派单费。2018年底,张瑞所在的某快递公司一级网点直接通知降派单费,从1.2元降到1元,再降至0.9元。随之又取消了收件的扫描费。这让他每个月减少了4000元左右的收入。

山西某县城韵达快递的加盟商王原的每单派送费也一直在下跌,从每单0.9元降到0.8元,本来要降至0.7元,最后因为他怒而声称“不干了”才作罢。而与它同县的极兔快递给快递员的每单派送费也随着极兔单量的增加从1.2元降至了0.8元。“单量上涨了,派件费就会降低。”

就连几乎一直置身快递价格战之外的京东的快递员,也感受到了派单费的下降。今年一月份,北京京东某派送网点的快递员李明被通知,小件物品的派送费从每单3元降到了1.5元。这几个月算下来,每个月的收入都减少了两三千元。

很多老快递员会回忆起十余年前的美好时光,派送一单快递可以拿到2-3元的派送费。随着社会的发展,钱变得越来越不值钱,挣的却越来越少。

去年“双十一”前后,多地爆出快递站点倒闭,拖欠快递员工资,快递堆积成山的新闻。快递市场越做越大,对于快递行业基层从业者来说,却不是越来越挣钱。

始作俑者:从2000万单到约谈整治

4月9日,极兔速递和百世快递,因“低价倾销”被义乌邮政管理局整治,被责令停运部分分拨中心。据媒体报道,自今年3月份以来,义乌快递价格不断创新低,甚至出现了低于1元的快递单价。

极兔速递和百世快递被认为是价格战的始作俑者,义乌邮政管理局曾对其进行4次警示。

2021年1月,进军中国不到一年的极兔速递的快递单量达到了每日两千万单,据统计,极兔百分之九十的单量来自于拼多多,第三方咨询公司量子咨询曾向界面新闻表示,在拼多多的快递版图中,极兔速递承载了其25%-35%的快递单量。

王原告诉记者,去年极兔刚刚进入他所在的县城时,每天的快递量为700多单,到今年,已经达到了每天3000多单。相比而言,去年韵达在该县城的快递每天为5000多单,而今年只有4500单,“我们的量可能被极兔抢走了。”谈起极兔速递,王原直呼,“我觉得他们挺牛!”

今年四月底,王原去站点拉货时遇到了极兔速递的快递员,三轮车装得满满当当的,车顶上还堆着七个麻袋的货。回头瞅一眼自己的三轮车,车顶上只有四袋货。

北京某极兔速递网点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总公司给他的单票的成本价是1.95元,因为有冲量的要求,只要单量足够大,哪怕每单只赚5分钱,他也会接。

虽然极兔激进地烧钱开辟市场,但是对于基层网点和快递员来说,日子并不算好过。目前极兔的普及率相对于其他快递来说还有一定的差距,尤其在一线城市,极兔的单量相对较少。

北京通州某驿站的老板告诉记者,他所在的驿站会运送圆通、中通、申通和极兔快递,其中一位快递员每天派送八九百件快递中,极兔是最少的,只有一百多件。

2021年4月20日,记者来到位于通州的极兔速递的一网点,发现该网点已经转让,附近圆通网点的快递员告诉记者,该网点的使用次数不多,极兔的实际单量不多,所以给到快递员送货的单票价格会相对较高,为1.5元。但是他们并不愿意去做极兔的快递员,因为单量少,挣的少。而另一家朝阳区的极兔速递站点也在今年二月份就撤了,据周边的邻居观察,该站点的单量不多,“这里的房租一年至少十万元,他们挣不了多少钱”。

与消费者互杀后,转行,或者佛系

价格战之下,快递员服务不得已被压缩。对于消费者来讲,最明显的感受是快递不送货上门了,快递员会不通知本人就把它们送进快递柜和驿站。

在北京通州某小区,除了京东和顺丰会提前联系是否送货上门,其他快递都是直接被送到快递柜。这样的现象非常普遍,在各大社交平台上,经常能看到网友对于快递不主动送货上门现象的声讨。

以该小区为例,隔壁小区的两个驿站承担着附近几个小区派送除京东顺丰之外的所有快递的任务,其中一个驿站的老板告诉记者,他们驿站每天的单量大概为五六百件。他负责驿站内的事务,另一人负责派送,因为单量过大,没办法做到每单都送货上门,只有存放在驿站和快递柜,才能保证派送完每日的快递量。

这意味着他们自己需要承担驿站运营的成本和快递柜存放的金额,平均为每个快递0.4元。而各快递公司给予的每单的派送费为1元到1.2元。

利润低,量大,快递的服务不可避免地变差了。不联系收件人直接放在驿站和快递柜,成为了行业共识,各加盟店的老板们也会鼓励快递员们这样做,放快递柜提高效率,这样才能送更多的件。

快递柜有摄像头,收取快递只能凭借唯一的取件码,这样可以避免快递的丢失以及快递员被举报“虚假签收”。虽然把货物投放快递柜,快递员需要支付每单0.4到0.5元的金额,但对于快递员来说却是提高效率和减少投诉的好方法。

快递员一怕投诉,二怕丢件,投诉代表着罚款和走人,而丢件则需要自己原价赔偿。京东快递员李明告诉记者,顾客投诉两次,就会被开除,而这种投诉没有机会申诉,他曾被投诉过一次,投诉内容是没有送货上门。虽然那是一单货到付款的单子,他不可能不送货上门。“被投诉了就说明你服务不到位,只能下次做好服务。”

快递业的快速扩张中积累的问题,矛盾都转移到了快递员和消费者身上。在过往的新闻报道中,有快递员因为消费者投诉被罚款便上门殴打消费者。有快递员因为客户的投诉不得不下跪祈求顾客撤销投诉来保住工作。因为不送货上门,消费者投诉,也频频爆发冲突和矛盾。

曾在浙江杭州做过圆通和邮政快递的快递员吴启明告诉记者,在去年疫情期间,因为另一个片区的快递员无法返回杭州,他主动承担起了另一个片区快递员的工作。但因为工作的量太大,送货的时效性难以保障,最多的时候,他每天会接到二三十个投诉。

赵亮经历了两次委屈到无处说理的投诉。那是一笔一看就是刷单的“大衣”订单,快递送到时就是薄薄一张纸的重量。几天后,赵亮接到收件人的电话,说是买的大衣没有收到。赵亮被投诉“虚假签收”,扣了一百五十元钱,他去找收件人理论,对方却坚持说自己买的就是大衣,没有收到,被投诉之后的惩罚是层层加码的,服务问题第一次投诉罚款500元,第二次投诉罚款1500元。赵亮为了不再被投诉,只能低头。

相比赵亮正在谋求转行,山西的王原时至今日已经找到了新的谋生之道。

王原经历过快递行业之前十年的黄金时代,如今,他在县城盘下了一家超市,自己每天照看着超市,送送超市里需要上门的货物,韵达那边交给妻子和一个每月2000元雇来的快递员,平时店子里看着让人来取件,偶尔送一些需要上门的快递。

在他眼中,快递是个好职业,一切都很好,只要单票价格不再下降。

5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