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对美俄峰会不抱“过多期待”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在回答有关俄美领导人峰会的问题时表示,不要对两位领导人首次会晤抱过多期待。

普京与拜登预计将于6月16日在日内瓦举行会谈。

克里姆林宫认为,最主要的是普京和拜登就包括稳定和军控在内的各个议题交换意见并比较立场。

佩斯科夫说,俄美两国的分歧太大,这场峰会并不能“重启”两国关系,“双边关系中积累的负面因素是有惯性的,很难指望通过一次会面就让双方达成谅解消除误解”。

由于在克里米亚、乌克兰局势、干涉大选等问题上的分歧,俄美关系已陷入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谷。

此次日内瓦峰会将是拜登上任以来首次国际行程的最后一站。他将首先赴英国出席七国集团峰会,然后赴布鲁塞尔出席北约峰会。

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列昂尼德·斯卢茨基说:“当今的俄美关系处于发展轨迹的最低点。双方互不信任。美国人宁愿以最后通牒、制裁和荒谬指控的方式与俄罗斯打交道。而我们一贯主张平等和相互尊重,愿意开展对话。”

在斯卢茨基看来,俄美两国总统的对话不会轻松,主要议题将是双边关系、战略稳定问题、抗击新冠疫情和调解地区冲突。

斯卢茨基说:“在这些领域,作为两个主要核大国以及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俄罗斯和美国,能够并且应当为国际安全目的而合作。我不指望出现‘重启2.0’,但叫停实际上的‘冷战2.0’或者至少缓解对抗政策紧张程度的机会有可能出现。”

这番话指的是,2009年上台的美国民主党奥巴马政府曾宣告美俄关系“重肩”,但最后以失败告终。

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信息政策委员会主席阿列克谢·普什科夫认为,拜登政府在某些方面比其前任特朗普的团队表现出更多的务实性。

普什科夫表示:“阿富汗和包括战略核武器谈判在内的所谓战略稳定问题可能会被提及。美国担忧我们的最新式武器。第三个议题也许是共同反恐。第四个议题是伊朗核计划。”

普什科夫确信,普京与拜登的会晤不会取得任何突破,因为丝毫不具备取得突破的基础。据他说,双方的基本立场差异太大,例如在乌克兰问题上,美国几乎完全支持基辅的做法。

普什科夫说:“很可能议题主要涉及如何管控冲突,因为我们的关系处于低谷。为了避免关系进一步恶化,我们需要控制对抗。这可能是俄美两国领导人会晤的主要任务。如果谈判顺利,主要成果将在于缓解紧张局势。”

自奥巴马时代以来,美方已对俄实施75种不同类型的制裁,并且不会取消它们——在限制性措施数量如此之多的情况下,双边关系无法正常化。

3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