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内亚政变之后,中国铝土矿项目运营正常,中企承建项目面临移交难题

位于非洲西海岸的几内亚,本周发生了一场震惊全球的军事政变。

当地时间9月5日一早,在该国首都科纳克里的卡鲁姆半岛区,发起政变的该国特种部队和忠于总统阿尔法·孔戴(Alpha Condé)的警卫队发生激烈交火,枪声持续了约20分钟。装甲车车队和载有士兵的卡车出现在街道上。

特种部队冲击了该国总统府,并声称扣押了总统孔戴。这之后,他们宣布废除宪法并解散政府,每天20时开始实施宵禁;还占领了国家广播电视台(RTG),并起用军方人士取代州长和高级政府官员。

在距离科纳克里一百多公里的金迪亚,当地一名中资企业员工告诉《凤凰周刊》:“政变发生数小时后,我所在的村庄才得知消息。目前油料供应出现了一些紧张,但日常生活没有受到影响。航空一度暂停,与外界人员的往来也中断了,但不久后,陆地和空中边界均重新开放。”据他观察,当地几内亚雇员在得知政变后并未感到十分紧张。

几内亚民众对于政变并不陌生。自1958年独立以来,几内亚在1984年、2008年均发生过军事政变。每一次政变后,军人都会制定新宪法。有分析认为,相比于前两次政变发生在领导人去世之后,此次政变说明孔戴对政局的控制力明显不足。另外,前两次政变主要是派系斗争的结果,这一次则是真正意义上的军事政变。 

总统曾从海外召回政变领导者 

政变发生时,83岁的孔戴颓废地坐在被士兵包围的沙发上。在政变者发给法新社的视频中,他穿着皱巴巴的花色衬衫和蓝色牛仔裤,拒绝回答一名士兵关于他是否受到虐待的问题。

马马迪·杜姆布亚(Mamady Doumbouya)是此次政变的领导者。政变发生时,他身披国旗,坐在国家广播电视台的演播厅内,被一群士兵持枪保护。他指责孔戴政府“施行地方腐败”和“践踏公民权利”,并作出承诺:“将建立一个致力于民族团结的过渡政府,让几内亚进入能实现治理与经济发展的新时代。”但他尚未给出具体时间表。

外界对杜姆布亚少年时期的信息知之甚少,只知道他和孔戴一样,都是马林克族(约占几内亚人口30%以上),都来自几内亚东部的坎坎地区。

在杜姆布亚15年的军事生涯中,他曾在阿富汗、科特迪瓦、吉布提、中非共和国执行过任务,并在以色列、塞浦路斯、英国和几内亚受到严密保护。他曾出色地完成了在以色列国际安全学院的作战保护专业训练,还在塞内加尔、加蓬和法国接受过精英军事训练。

当杜姆布亚在法国外籍军团服役数年后,2018年孔戴亲自召回了他,并让其领导新成立的几内亚精英特种部队(GFS)。当时的孔戴不知道,杜姆布亚的回国加速了自己政治生涯的灭亡。

值得注意的是,杜姆布亚是欧盟威胁要制裁的25名几内亚官员之一,罪名是近年来犯下了涉嫌侵犯人权的罪行。

9月5日晚,军政府宣布会在次日召集孔戴政府的内阁部长开会。声明还称,“任何拒绝出席的内阁成员将被视为叛乱分子”。次日上午11时,参加会议的内阁部长们由戴着红色贝雷帽的士兵“护送”到科纳克里人民宫。两名外交人士表示,总理易易卜拉希马·卡索里·福法纳、财政国务部长穆罕默德·迪亚雷和国民议会议长阿马杜·达马罗·卡马拉均已被捕。

杜姆布亚与孔戴政府的前任部长会谈后发表了讲话,他引用已故加纳前总统杰里·约翰·罗林斯的话说道:“如果人民被他们的精英压垮了,军队应该给人民以自由。”杜姆布亚说,不会对孔戴政府的前任部长们进行政治迫害,但需要他们上交护照等证件,且不得离开几内亚。

杜姆布亚领导的叛军自称“全国和解与发展委员会”,主要由特种部队的精英成员组成。9月7日,几内亚的各个行政区陆续部署了新的军官,国家广播电视台播放了军政府新任命的军官在坎坎地区接替文职州长的画面。在北部的拉贝地区,士兵们从州长办公室的墙上取下孔戴的照片,移交给一名中校。

西非地区出现“重大民主倒退”

政变后的几天,科纳克里的许多商店都关门了。一些军事检查站被拆除,卡鲁姆半岛区的交通逐渐恢复。街道上,反对派的支持者庆祝军队接管政权,许多人高呼“自由、自由”和“军队万岁”。

一位当地华人告诉《凤凰周刊》,一些人跑到街上与军队士兵一起欢呼,“他们害怕自己受到伤害,一直对叛变的士兵敬礼说‘尊敬(Respect)’。”

然而,国际社会普遍对这场政变持谴责态度。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推特上写道,强烈谴责“任何以武力接管政府的行为”。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也发表声明,谴责几内亚发生的“政变图谋”,要求几内亚叛乱军人保障孔戴的人身安全,并无条件释放他和其他在押人员。

美国国务院警告称,政变可能会影响美国对几内亚的援助。法国外交部亦谴责几内亚军人通过武力夺取政权的行为,要求对方立刻恢复宪法秩序、无条件释放总统孔戴。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9月6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反对政变夺权,呼吁立即释放孔戴总统。“我们希望各方保持冷静克制,从几内亚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通过对话协商解决相关问题,维护其国内和平与稳定。”

有分析认为,此次政变的导火索之一是政府动了军方的“奶酪”。

尽管几内亚地下资源丰富,但联合国表示,该国超过半数人口都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每天的生活费不到一欧元。新冠疫情使得几内亚人的生活雪上加霜,谷物、面粉和糖的价格飞涨,民间怨声载道。

今年8月,几内亚政府宣布为了平衡预算而需增税、削减警察和军队开支,与此同时却增加了总统府和国会的预算。美联社认为,正是由于政府削减了部分军人的工资,从而引发军方不满。

据塞内加尔非洲新闻社披露,一个月前,因为与总统关系破裂,杜姆布亚曾经被捕。而在9月4日晚,他被特种部队救出,并于次日发动政变。

另有评论认为,几内亚的反对派一直质疑总统选举结果,导致双方矛盾不断激化。去年10月,几内亚举行总统选举。孔戴当时推动了一项宪法修正案,允许自己第三度竞选总统。反对派因质疑孔戴连任的合法性遭到打压,数十人因此丧生,数百人被捕,反对党几内亚民主力量联盟(UFDG)领导人马马杜·乌里·巴里 (Mamadou Oury Barry) 更在狱中死亡。孔戴则在同年的大选中获胜,顺利连任总统。

2010年,孔戴成为西非这个前法国殖民地的第一位民选总统。然而,他却走上了通往威权主义的道路,并因独裁和侵犯人权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2015年,孔戴在被指控使用暴力和欺诈手段破坏选票后,第二次当选总统。

目前几内亚的局势仍不明朗,但这个国家显然已陷入分裂。英国广播公司(BBC)评论称,无论政变成功还是失败,外界都会担心该地区的民主价值观正在遭遇退化,“最终为民主崩塌付出代价的还是普通人”。

几内亚政变映射出众多非洲国家的一个普遍现象,国家能力建构不足与民主水平偏低的问题。去年以来,几内亚已是第四个经历政权动荡的西非国家。除了几内亚,科特迪瓦、尼日利亚、马里等国也相继发生政治动荡和冲突事件。

美国国会研究局的亚历克西斯·阿里夫认为,“虽然兵变和政变在西非并不新鲜,但近年来该地区出现了‘重大的民主倒退’。过去的一年,孔戴和科特迪瓦领导人巴博都修改了宪法,以延长其总统任期。马里经历了两次军事政变,乍得经历了一次军事政变。”

中企承建项目或面临移交难题

几内亚的土地蕴藏着大量自然资源,是世界最大的铝土矿生产国之一,而铝土矿是生产铝的主要矿石。可以预见的是,几内亚的政变将使得铝价在未来一段时间处于历史高位。

政变消息传出后的次日,全球铝价创下十年来的最高水平。96日在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用于建筑、汽车的金属价格上涨1%,达到每吨2776美元,为2011 年5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当日,杜姆布亚宣布:“要求矿业公司继续生产,边境也对采矿产品的出口活动保持开放。”他还承诺,将遵守与采矿协议有关的所有义务,鼓励外国资本向几内亚投资并给予优惠待遇。

摩根大通分析师判断称:“几内亚新的政治体制的不确定性增加,可能会扰乱全球大宗商品出口流动,并增加出口合同重新谈判的可能性。这可能会给氧化铝和铝价带来上行压力。”

与此同时,几内亚也是中国铝土矿的主要来源国。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今年1-7月,中国从几内亚进口的铝土矿占比达到55%。中国最大的铝土矿生产商、在几内亚有铝土矿项目的中国铝业公司(以下简称“中铝”)向彭博社表示,该公司目前所有运营都很正常,在中国的工厂有充足的铝土矿库存。受政变影响,其在香港股市涨幅达到10%。

分析人士指出,当几内亚政变威胁到全球铝土矿的供应链时,中国作为铝的生产国和主要消费国,可能会转向澳大利亚,以获取更多关键原材料。

不止铝土矿,几内亚的铁矿石同样被中国视为替代来源。铁矿石是炼钢的关键原料,目前中国60%以上的铁矿石进口依赖于澳大利亚。

几内亚东南部、距离科纳克里约650公里处的西芒杜山脉,是西芒杜铁矿的所在地。这里有着世界上尚未开发的大型优质露天赤铁矿,估计储量可能高达上百亿吨。

西芒杜铁矿共分成4个矿块(北部1、2号区块与南部3、4号区块)。2010年7月29日,中铝与澳大利亚铁矿石供应商力拓公司签订了西芒杜联合开发协议,双方成立了合资公司,共同开发西芒杜铁矿(南部3、4号区块)。

《日本经济新闻》认为,如果中国帮助几内亚释放这一潜力,几内亚将能成为与澳大利亚和巴西并列的铁矿石出口大国。

几内亚同样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的一环。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召开前夕,孔戴曾接受过中国媒体的专访。他当时表示:“几内亚经历过一段持续多年的经济建设迟滞期,如今在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和卫生等方面发展依然较为落后。在这些方面,中国一直是我们的伙伴。”

根据中国驻几内亚使馆的消息,在几华侨华人和机构目前暂时安全。据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地区合作室主任祝鸣介绍,中国与几内亚于1959年建交,两国关系发展顺利,经济联系密切。作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方为几内亚承建铁路等基础设施,开采铝土矿和铁矿,惠及两国。

“目前,由我们承建的项目仍在继续开工。”在金迪亚工作的一名中企员工告诉《凤凰周刊》,“按原计划,该项目将于明年6月移交给当地政府。现在由于政变,之前和我们签合同的那批人不知道去哪里了,现在也不知道该去找谁。”该员工表示,之后要看内阁重组后,军方是否保留原来的部门和相关政府人员,才能知道后续进展。

1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