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三星重工补偿拉锯战:员工哭诉因污染伤害身体,补偿不合理

“本来想着应该能在这边干到退休的,现在也很迷茫。”宁波三星重工李峰(化名)说话间连连叹气。

李峰是2007年进入三星重工宁波公司工作的,那一年,他母亲去世了。22岁的李峰料理完妈妈的后事,就从河南濮阳到宁波入了职。

一晃十四年,李峰从青春年少到步入中年,也成为三星重工宁波公司的一名老员工。靠着外资企业的收入,李峰娶妻生子,也在老家买了房。

在三星重工宁波公司,像李峰这样工龄十多年以上的老职工占了一大半,平均工龄12年多。但如今,人到中年的李峰们却突然遇到人生事业的滑铁卢,面临集体失业的境地——三星重工宁波公司宣布将迁回韩国。

9月14日,三星重工通过韩国媒体正式发布声明,称随着设备的老化导致生产效率低下,作为其改善海外营业场所运营效率战略的一环,决定从宁波迁回国。三星重工宁波公司成立于1995年,据称是中国第一家外资造船企业。26年来,宁波三星重工主要为三星重工巨济造船厂提供船舶分段。

三星重工方面表示,按照公司计划,宁波三星重工退出后,其所有的土地等资产将由中国政府回购。为了在年底之前完成剩余的工程,三星重工将在明年年初完成交接程序,目前正在与相关方面进行协商。

三星重工宁波公司决定已下,但余音未了。原定9月13日,三星重工宁波公司正式与中国员工解除劳动关系,签署劳动补偿协议,但因劳资双方有关补偿标准未达成一致意见,双方仍处于拉锯战中。

image.png

三星重工(宁波)厂区

早有先兆

三星重工宁波公司要回迁韩国并非空穴来风。

早在一年前,公司要搬走的消息就在员工间流传,工人们都将信将疑。今年7月8日,有人注意到,宁波北仑区政府官网发布了《2021年政府工作主要任务分解半年度完成情况(摘选)》,文件中明确指出作为“腾笼换鸟”重点推进地块,三星重工1178亩土地已完成收回协议签订。

工人们这才知道,三星重工真的要走了。

感知更多信号的是一线人员。李峰是三星重工宁波公司的吊机手,属公司前期工程工序上的操作工。但现在,他说,“原有生产线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活干了,放钢板的场地全部都空了,都在支援后期工程流水线上的活了。”三星重工宁波公司的工人们也察觉到,进入下半年,公司不少仓库物料清空,相关工作岗位工人的工作量也明显减少。

三星重工宁波公司是中国首家外资船厂,当年引入中国,正是看中宁波北仑深水中转国际大港的优势,韩国方面投资额累计2.5亿元。在这里,每天工人们将钢板从码头上卸下后进行预处理,然后加工、喷漆、切割,再装配、电焊、组装成整个大型船舶船体分段,最后运往韩国巨济造船厂组装。

三星重工宁波公司和三星重工山东荣成公司构成三星重工在中国大陆两大造船生产基地,后者投资规模体量更大。三星重工宁波公司年生产能力达30万吨,年出口额约2亿美元,能够生产中国国内独一无二的3000吨以上超大型分段,员工规模达1500多人。

因为工作稳定,在三星重工宁波公司的员工有个共同特点,工龄普遍较长,“全公司1500来号人,平均工龄是12.7年,年龄都在四十来岁上下。”孟龙比李峰进公司早,已有18年工龄,像他们这样“当年都是十八九岁刚刚从学校毕业就进来的员工”,人生最好的青春时光都留在这里了。

这次意外来的非常急骤,9月8日那天,部分工人接到韩国管理层通知,要求其带薪休假。“我们也不傻,知道他们要走了。” 有消息灵通的员工透露,三星重工韩国总部已向宁波三星重工拨款人民币7.5亿元作为善后,且款项已到账。但船厂方面没有公布相关消息。

image.png

员工打扫园区卫生

公司避而不谈的态度引发员工不满,9月8日接到带薪休假的通知后,工人们开始自发聚集,向公司讨要具体的补偿方案。

员工涌进办公大楼后,宁波三星重工包括总经理、副总经理在内的6名韩国主管到场说明,表示已与工会和员工代表沟通,希望员工保持冷静,理智维权。

9月10日下午4:30,宁波三星重工向员工公布了一份《三星重工业(宁波)有限公司提前解散员工终止劳动合同补偿安置方案》,但工人们对于这份拿到手的方案,却不认同,对具体补偿条款不满,该方案未能实际推行。

补偿方案是否合理

三星重工宁波公司内部员工给记者提供了该方案。

这份标明为《三星重工业(宁波)有限公司提前解散员工终止劳动合同补偿安置方案》中,写明“三星公司受疫情等影响,导致公司生产经营发生严重困难,公司董事会根据中国有关法律法规,决议依法提前解散三星公司,并对本职员工进行合法合规补偿。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宁波三星补偿方案

该份补偿方案表明将对员工以“N+3”的标准进行补偿,即按劳动者在公司的工作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再另外支付一个月工资和相当于两个月工资的再就业补助金。同时,公司对工伤致残员工、患职业病员工、“孕期、产期、哺乳期”女职工也提出了特殊的安置补偿条款。

如对终止劳动合同、处于“三期”的女职工,按规定支付经济补偿外,还载明“双方可协商”。

该方案明确,公司将对员工进行再就业引导,优先推荐离职员工到三星公司在中国大陆的关联企业优先再就业,并建议关联企业优先录用已办结终止劳动合同的离职人员,对入职关联公司的离职人员工资待遇,原则上与关联公司原员工同岗同酬。

image.png

三星昆山赔偿方案

但三星重工宁波公司的工人们并不认同,“我们之前都打听过,前两年惠州三星的赔偿是N+9,昆山的是1.75N。”孟龙认为,宁波三星属于重工业企业,相比于惠州和昆山的电子轻工业,有更大的污染,也会对员工身体产生更大的伤害。

据孟龙所说,公司因为工作环境导致内膝盖半月板有问题的员工大概有一两百人,听力受损伤的员工也不下一两百人。“因为长期的蹲位作业,所以很多人的膝盖都有问题,像我自己就是两个半月板都是部分切除的。”他说。

李峰也难以接受目前的补偿。“‘N’也太低了,重工业对身体多有伤害。我们在这里工作十几年,已经有感情了,实在太伤心了。”

失业对人到中年的李峰的打击是巨大的,这意味着他的家庭将失去主要经济来源,“现在是我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老婆没工作,还有两个孩子要养活,另外老家买了个房子还要还房贷。”

“好一点的厂子,招工人年龄限制是35岁以下,35岁以上待遇好一点的就不好找了。因为年龄摆在这里了。”共同的遭际,导致工人们没有一人与资方签约。“2N 现在是大部分员工的共识,它单方面违约的话,按照法律规定是2N起步嘛。”

愤怒的工人们24小时分班坚守在公司办公大楼外,夜里睡在大厅地板、露天草地上。

但工人们的努力是徒劳的,9月11日那天,员工登录企业内部邮箱已经显示“您已不是在职状态”,恢复后显示账户密码不正确。工人代表认为,表面上说13日解约,但实际上等于是,提前2天就“全部把我们给开除了”。

宁波北仑人社局有工作人员表示,按照劳动法标准,宁波三星重工目前给出的“N+3”补偿方案没有问题,“其实公司的义务只要N就可以了,后面的加几都不一定有”。但员工方面不接受,双方仍处于协商过程中,“员工想要更多的赔偿,只要双方协商一致也是可以的,但政府只能起到调解作用。只能说目前还在协商过程中,很难说什么时候会有结果。”

image.png

工人诉求将向三星总部汇报

9月14日,三星重工发布声明称其将按照计划从宁波三星重工回迁韩国,其所有的土地资产将由中国政府回购。三星重工相关人士指出:“公司在中国设立的2家工厂制造的分段今后将统一到设备更加合理、生产效率更高的荣成分公司。我们计划集中培育荣成分公司,进一步提高生产效率。”

据了解,三星重工在中国主要投资了2家企业,一家是宁波三星重工,另一家就是荣成三星重工,两家企业生产的船体分段都运往韩国巨济造船厂组装。目前由于员工罢工,宁波三星厂区停工的七八艘船体分段以及厂房拆除的设备,都将逐步转移给山东荣成厂区。

据国际船舶网报道,有业内人士表示,“生产效率低下,退出后将重点发展荣成三星重工以提高效率”的理由并不充分,宁波三星重工和荣成三星重工都是其独资企业,管理和生产效率上不会有太大差别,此次表态更可能是“缓兵之计”。

根据今年2月三星重工发布的2020年业绩报告显示,该公司2020年实现合并营业收入为68603亿韩元(约合61.38亿美元),同比下降了6.7%;营业亏损为7664亿韩元(约合6.86亿美元),同比增加了24.3%;净亏损为12029亿韩元(约合10.76亿美元),与前一年的净亏损13154亿韩元(11.77亿美元)相比,亏损幅度有所下降。这也是三星重工自2015年以来连续6年出现亏损。

此前网友猜测宁波三星重工撤走是因为北仑区政府在“腾笼换鸟”政策下收回了企业用地,不得不撤走。但前述船舶行业从业者对该猜测并不认同,“三星此举跟区政府的‘腾笼换鸟’没有必然联系,迁回韩国本身是韩国造船业的战略问题,本来就要回迁,正好宁波政府也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就是一拍即合。”

image.png

三星重工厂区鸟瞰

据国际船舶网报道,近些年,三星集团陆续撤出中国。但与之前迁往东南亚的三星电子不同,三星重工将回迁韩国,与韩国的国家战略有关。据了解,9月9日,三星重工巨济造船厂举行“韩国造船蓝图及共赢合作”主题发布仪式,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与韩国雇佣劳动部、海洋水产部联合发布了《韩国造船(K-造船)再腾飞战略》。韩国总统文在寅出席仪式并发表致辞强调,《韩国造船再腾飞战略》的目标是将韩国建成世界第一造船强国。

三星重工迁走已是板上钉钉,员工们希望通过抗议向公司争取得到更多补偿。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员工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三星重工按照劳动法处理肯定没问题,具体还是得双方协商解决,10多年的老员工,好聚好散吧。”

9月15日晚,厂内员工告诉记者,公司已将员工诉求向韩国总部报告,正等待回复,目前员工已恢复正常出勤,公司计划于今明两天与员工代表进行磋商。

16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