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森保住加州州长职位,拜登亲自为其站台,限制令让当地企业不满加剧

如果把美国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当成一个国家,它的经济生产总值排在世界第五位。苹果、特斯拉、好莱坞等等全球极具影响力的品牌总部均聚集在此。

日前,这个州刚刚结束的州长罢免闹剧在美国政界激起不小震动。7月14日,该州举行州长罢免及选举投票,此次选举投票将决定加州现任州长、民主党人加文·纽森(Gavin Newsom)的去留。最终,纽森获得超六成的反罢免票,保住了加州州长的职位。

二十年一遇的罢免选举投票

这次罢免投票是拜登总统任期内的第一次重大选举,尤在明年中期选举之前,对两党来说都是一次政治压力测试。

美西时间7月14日晚7时30分,洛杉矶县政府门口的停车场内几乎停满了车,投票日给周边区域带来了罕见的拥堵。一位中年男子站在路口,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有大大的“不”(Vote No),意思是不支持罢免州长。前来投票的人中包括带着两个孩子的母亲、还没换下工装的装修工人、坐在轮椅车上的残疾人。

外卖员吉尔伯特·罗梅罗排在队伍的末尾。他刚刚下班,特意在投票结束前赶来。“我想给纽森州长投票,我不想让他被罢免。”吉尔伯特对《凤凰周刊》说,“我觉得他做的很好,控制住了加州的新冠疫情,不知道为什么要罢免他。”

吉尔伯特在疫情开始后换了工作,他以前在仓库打工,现在是一名外卖员。他的口罩上印有送餐公司的商标。他说很长一段时间因为禁止餐厅堂食,外卖生意爆棚。不过现在餐饮业放开,生意冷淡了许多,也许自己马上又要换工作了。

和很多加州人一样,他说不出来纽森目前的共和党竞争者叫什么名字,只知道这位对手是支持特朗普的人。“我不想让特朗普那边的人赢。”

倘若纽森罢免,共和党那边最有力的竞争者是保守派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埃尔德,他关于女性堕胎权、环保和最低工资的观点之保守,被人比喻成“非裔美国人版的特朗普”。

前来为纽森站台的民主党政要包括总统拜登、副总统哈里斯、联邦参议员桑德斯等,他们高调地向加州选民喊话,画外音是:如果你不去为罢免投否决票,约等于支持特朗普。

投票结束的前一天,拜登专程飞抵洛杉矶,帮纽森拉票。“你们都知道,去年我和真正的特朗普竞选过。”拜登说,“今年竞选州长的共和党人,是我见过最像特朗普的克隆人。”他甚至放狠话道:“让我来把事情变简单些:要么让加文·纽森继续担任州长,要么让(另一个)唐纳德·特朗普上台,这不是开玩笑。”

拜登还对现场民众说,现在全美的目光都集中在加州,加州经济规模庞大,选举结果将“在全国和世界各地引起反响”。

这种宣传策略成功触动了加州人的底线。这一天,社交媒体上的加州选民纷纷晒出投票后收到的圆形贴纸,很多人倡议投给“不,不,不(罢免)”。

加州州长的罢免政策设计得非常不科学——这次罢免被提上议程的要求是收到150万人签名,这仅约占加州人口的7.5%。在眼下疫情仍然严峻的时期,想找到这些对现状不满的人并不是难事。

罢免程序一旦开始,如果选择“不罢免”的选民数量在50%以下,州长就会被罢免,竞争对手中得票最高的人就会成为新州长。即便这个人得到的票少于原州长,依然会当选。而很多人压根不知道这个规则,以为不去参与投票就是支持州长。毕竟这样的事在美国也只发生过4次。

这种不科学的政策给了共和党在这个深蓝州斩获州长良机。近20年前的共和党候选人、影星施瓦辛格就是在类似的罢免运动中成为加州州长的。

正因此,民主党展开“全明星”团队的宣传攻势,从而让大批加州选民参与投票。

9月14日晚8时,收集选票的工作人员面露倦色,她说从早上6点开始,就源源不断有人前来投票。而亲自来投票的人只是一部分,900万张选票在选举前就寄出去了——预计超过一半加州人参与了这次投票,具体结果要到几天后才能算出,而投票率或将超过去年的总统选举。

罢免投票截止后仅过了40分钟,电视台便宣布了结果——预计67%的选民不支持本次罢免。这对期待卷土重来的共和党来说,算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信号。

疫情让加州“黄金男孩”危机四伏

53岁的纽森被称为民主党的“黄金男孩”。一口好莱坞级别的整齐洁白的牙齿,高挑优雅的身材,灰白相间的头发——一看就是典型的“养眼型”美国政客。

他崛起的速度更是惊人。家族背景加上野心,纽森曾建立了酒店帝国,后来成了硅谷旧金山市百年来最年轻的市长。就任市长期间,他以促进同性婚姻而闻名。之后升任加州州长几乎是平步青云,毫无意外。

罢免选举可以说是纽森政治生涯中最惊险的一天。而加州走到这一步,给民主党带来的耻辱感应该不会被这次胜利完全消减。要知道,加州的民主党选民比共和党多了一倍,有绝对优势,民主党州长走到投票罢免这一步,暴露出疫情以来加州与日俱增的分裂和矛盾。

加州疫情刚暴发时,纽森经常被拿来和纽约州长安德鲁·科莫作比较,他们都被推至“抗疫英雄”的神坛。他们的政策以公共医疗为优先,控制住了这两个国际流动最大的州的疫情。科莫几个月前因为性骚扰指控而被迫辞职。几乎同一时间,西海岸的纽森则处在罢免风波的暴风眼。

纽森激进的新冠控制措施是一把双刃剑。去年疫情初期,加州实施了全国第一个居家令,当时很多人还没意识到新冠的严重性。提前几周的封闭政策,让加州避免了纽约初期的医疗资源挤兑和崩溃。当疫情被控制到相对稳定的程度时,居家政策并未松懈,从而激起当地人的不满。人们走上被关闭的海滩街头,抗议州长对户外活动的限制。

加州是美国海岸线最长的州。南加州常年气候温和阳光充足,北加州森林资源丰富,很多人搬到这里就是为了享受宜人的户外环境。由于加州的所得税和消费税都在全美前列,很多人戏称,在这里生活是交了天气税。

加州政府限制使用海滩和远足路线,引燃了最初的导火索。2020年时任总统特朗普公开支持加州人去街头抗议本州的限制政策。更加激化了这种矛盾。

而在经济层面,长期的半封闭政策之下,加州禁止地产公司因租客不交房租而逐客、限制工厂开工、限制餐厅室内就餐,虽然有过几轮补助,很多小公司依然无法持续生存下去。

一些地产商对纽森颇有微词。“这届(加州)政府过度偏袒租客,我快被恶心死了。”玛丽亚·伊兰纳向《凤凰周刊》抱怨说。她是加州一家大型住宅管理公司的员工,平日负责处理租户的付款纠纷。

加州本就是美国地产圈最“激进”的州,有很多骇人听闻的租户保护政策,比如即便租户不付房租、房东也不能强行驱逐,而只能走漫长的法律途径,胜诉后由州警署执行逐客。

疫情暴发以来,纽森下达逐客禁止令,法院停止受理逐客案件,导致很多加州业主难以收到房租,束手无策。洛杉矶地区拥有10户住宅的众地地产公司经理克里斯蒂娜·罗兰告诉《凤凰周刊》,禁止逐客令下达后,有位租户已经一年半没付过房租了。该住户拿到政府救济款后,购置了新车,甚至有了新住房,却仍然霸占着租住的地方并且拒绝沟通。

还好这只是个例,拥有十户住宅以上规模的地产公司尚能分散风险。而加州70%的出租型房产大多在5户以下,这些小业主在激进的新冠政策之下很容易断供甚至破产。

为了公共卫生和降低新冠重症数究竟要牺牲多少小企业家,眼下成为加州内部最大的矛盾。很多企业家认为,州长为了自己的“政绩”过度牺牲了当地企业的利益。

去年5月,特斯拉不顾当地禁令,让位于加州阿拉米达县的工厂强行提前开放。总裁马斯克在社交媒体强烈抗议纽森的居家令,还喊口号说“要拘留就拘留我”。他甚至进一步威胁说,要把总部和工厂搬去得克萨斯州。去年,他还把自己在洛杉矶富人区的几座豪宅统统卖掉。不过,现在看来特斯拉并没有把工厂搬走的迹象,最近甚至申请了扩建。

纽森仍有多项挑战需要面对

“当加州打喷嚏时,整个国家都会感冒。”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者雅罗斯拉夫斯基如此形容加州的重要性。作为民主党选民比共和党选民多500万人的深蓝州,一旦纽森被罢免,这场“政治地震”将波及全美。

首先,这是对拜登总统号召力的考验。尤当美国疫情因德尔塔变异毒株而再次加重,拜登政府又因在阿富汗的仓促撤军饱受质疑。拜登目前的支持率只有43%,是其上任后的最低水平。

同样的,民主党也将遭受沉重打击,不光参议院的控制权可能不保,美国各州的抗疫政策也会受到影响。加州州长拥有提名一名参议员的权力。这届州长任期一直到2023年1月,届时该州议员黛安娜·范斯坦将近90岁。目前议会由民主党控制并接近50:50,因此加州州长的这一任命显得极为重要。

最终民主党松了一口气,加州大多数人愿意让纽森继续带领加州走出困境。

但《纽约时报》指出,纽森仍有多项挑战需要面对——该州90%的地区处于极端干旱状态,房价中位数已突破80万美元,约有10万人每晚睡在户外或汽车里,超过600万名公立学校学生正努力弥补因疫情而错过的学习。

他的办公桌上有数百项法案等待签署,其中一项是允许在整个加州的独户社区建立复式公寓,另一项是将帮助他保住总统职位的邮件投票规则纳入其中。

此外,这场罢免闹剧最终还是由纳税人买单。洛杉矶市中心一家餐厅的老板安德鲁·麦克道威尔觉得,罢免纽森根本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明年就是换届选举,在保住州长职位上花的2亿美元明明可以用在救济小企业上”。据加州金融部门统计,罢免选举消耗了加州纳税人2.76亿美元。

“我们当初选纽森的时候,并没想选一个能带领我们走出疫情的州长,只是选择他来管日常事务。现在新冠疫情发生了,他被突然放入这个火炉里,也不能怪他做的不够好。”安德鲁说,“他是不是在尽力做好,是不是能通过这次教训越变越好,这才是我们需要关注的。”

2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