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如何走过调整期

中美经贸关系在最近出现了一些好的迹象,特别是两国首脑会晤之后。有关“白日计划”的谈判,近期公布了十项早期收货内容,“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上美方也有积极表现,这给我们带来了比较宽慰的消息,也对全球经贸合作构成利好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说,他希望中美之间有一个公平的贸易。但实际上,中美贸易的关键还是贸易平衡问题。“百日计划”谈判这么短的时间内,很难完全解决这个问题,但如果双方在贸易平衡问题方面达成共识,做出初步安排,那也是不小的成就。当下的中美经贸关系正处于一个调整期,我们应当把眼光放长远,冷静思考并努力解决一些关键问题。

还原中美贸易全景

中美贸易的不平衡问题,深度来看,属于整个东亚制造业中心和美国产业结构的平衡问题。

统计显示,2016年美国在商品贸易中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3470亿美元,占整体的47%。单我们往前看,在2000年这一比例是25%,1990年只有10%。再看日本,1990

年美日贸易逆差占美国全部贸易逆差的48%,2000年这一数据降到25%,2015年降到10%。中日的这两组数字,实际上反映了东亚制造业对美贸易相互间的替代关系,

即中国的巨额贸易顺差实际上是接过了日本产业结构调整后美国市场留出的空间,其中还包含了韩国和中国台湾的一部分。

如果我们能看到问题产生的背景和原因,再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就可以做到对症下药。根据联合国贸发会(UNCTAD)、经合组织(OECD)和世贸组织(WTO)所做

的价值链统计分析,中国目前的顺差至少要减少40%以上。从增值角度统计,中国的顺差确实没有那么高。因为在中国的出口产业中加工贸易的比例是比较高的,约

占30%以上,这也是令中方感觉不舒服的地方——我们出口的很多产品,其售价和创造的价值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多。

实际情况是,中国的出口给美国市场提供了廉价的商品和发展空间,抑制了美国的通胀率,中国挣来的外汇又购买了美国国债,支持了美国经济的发展。在讲述这些贸易循环背后道理时,我们会更清楚地看到双方利益的体现。

平衡贸易不能只盯着货物贸易,中国对美服务贸易有300多亿美元逆差,也是实际情况。同时,应该把眼光放开、看广。中国赴美百万留学生和全球人数最多的观

光游客带动的无形贸易目前都没有还原成贸易价值、计算到贸易平衡中去。其中游客每年海外消费就高达1200多亿美元,其中70%为海外购物,而在美购物占比最高

。认识和评价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需要考虑到这些因素,有利于还原事务真实的一面。

再者,中国改革开放后,美国的对华投资累计达780亿美元,美在华投资企业一直保持较高的盈利水平,仅通用汽车在华销售每年就达150万辆,我们没有办法将其还原成价值、冲抵双边贸易不平衡,但在讨论贸易不平衡问题时需要考虑到这些因素,否则我们分析问题的方法就是不科学。

解决不平衡首先需要“统一认识”

到目前为止,对中美贸易不平衡现象,中美双方的认识其实是不一致的。美方认为双方贸易极度不平衡,这种不平衡不是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阶段不同造成的,而是贸易条件不公平产生的。是由于中国采取了一些汇率、产业政策,这些专项支持政策导致了中国对美的过度出口。

目前不清楚的是,特朗普认为这种不平衡是对美国不利,是真的为了对选民有个交代、扩大就业,还只是为了作秀。如果他真心想解决,我们应让他认识到,如果中国被迫减少对美出口,美国的经济也不一定会受益。双边自由贸易会带动美国产品竞争力的提升,中国对美出口产业减少的同时,其他国家的对美出口肯定会上升、当然价格也会上升,美国进口产品价格的上升自然会推高美国CPI的上升过程,这对美国的长期发展是很不利。

如果真要想解决问题,首先要有一个统一的概念和认识,如果大家讨论的不是一个问题,大家认识立场本身就不一样就不要再往下谈了,因为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我们需要在立场上、认识上相互协调。这种协调很可能达不成完全一致,但双方是不是相向而行,共同努力才有利于解决问题。

再者,中美贸易要想在短期内寻求一种完全的平衡,可以说是几乎不可能的。因为贸易行为是一种市场竞争行为,中国不可能通过对企业实施出口限制来减少出口。

在解决方式上,我认为要把中美贸易中存在的问题放在一揽子平衡方案中统筹考虑,把贸易不平衡放到长远的合作发展中逐步实现。同时还要注意到双方利益的对等平衡,例如,在服务贸易方面,中方可以进一步开放市场,欢迎美方来投资,提升服务贸易竞争力,减少服务贸易逆差,这也是一个过程。在能源合作方面,如何加强页岩油、页岩气方面的合作,中方也可考虑扩大自美进口原油和天然气。此外,在文化、教育、旅游等很多方面也可以加强合作。

再比如,中方可以扩大从美国进口商品,但美国一定要解决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问题,以前一些个案有过突破,但高超技术出口限制问题至今仍未解决,中国可以承诺在未来5年、10年时间每年减少顺差多少。但在中国扩大进口的同时,美国也应该分阶段、分步骤地减少对高科技产品的限制,尤其是应该首先解除对高科技民用产品出口的限制,扩大美国对华出口。

中美应相向而行共同完成调整期

解决贸易不平衡的有效方法是扩大对美投资,带动对美就业,中方可以考虑把出口最多的商品拿到美国组装。特朗普减税措施如果实施的话,税收是有吸引力的,也不是没可能,但这种方法一定要和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挂钩,我们希望美方尽快恢复BIT谈判,中方也需要努力扩大发放,力争早日签署这个协议。这种情况下,有利于扩大投资,实际也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

另一个问题,是中美贸易目前唯一遵循的世贸协定。入世15年来,按中国入世协定书文件规定,第15条作为日落条款应到期自动终止执行,即西方国家对中国反倾销产品的征税问题不应再采取任意第三国的价格作为参照,应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美方现在的态度是不承认。如果我们能做出努力,实现双边贸易分阶段大致平衡,希望美方能尽早宣布放弃“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的立场”。如果这个问题得到解决,将会减少很多中美贸易的摩擦。

与此同时,美方应当看到,中国的经济结构也在不断变化。目前中国的服务贸易在持续上升,已经超过51%,今年可能还会增长。相比而言,制造业的比例则处于

回落状态,现在的占比约为49%,趋势和前景还是比较明朗的。

中美历史上的发展已经证明了一点,如果从多领域加强合作角度讲,双方都是受益的,对于世界稳定和繁荣也是一种贡献。我们希望通过多一些共识,形成减少贸易不平衡误区,达到相向而行的目的推动制订方案解决。即便不能再一年内解决,但通过三五年的努力,这种不平衡一定会有所下降,有所缓解。希望中美双方相向而行,共同努力,一起配合完成这个调整的过程。

7
凤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