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走进“遍布雷区”的2022年

当拜登总统新年后返回华盛顿时,他将看到许多“雷区”。拜登将不得不应对一些重大问题,包括控制发病率大幅上升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他必须确保病毒不会压垮美国卫生系统和金融市场。

拜登还必须努力恢复关于他的标志性气候和社会支出立法的谈判,看看是否能挽救其中的一部分并在国会获得通过。中期选举年已经到来,民主党人担心他们可能失去众议院。

随着拜登的任期进入第二年,这是一系列艰巨的挑战。普林斯顿大学历史与公共事务教授朱利安·泽利泽说:“而对这么多真正的政治火焰,从疫情再次肆虐到可能结束的重大立法,这是开肩新一年最糟糕的方式。中期选举季将全面展开,这更增加了挑战,说服任何政客做一些会对选举构成风险的事将变得更加困难。”

每个策略师和政治观察家都同意,拜登对新冠疫情的处理将是他今年最艰难、最重要的战斗。“归根结底,他的命运与新冠病毒交织在一起”,民主党策略师乔尔·佩恩说,“拜登因为新冠而成为总统,但民主党眼下正因为新冠而苦苦挣扎。在他们能解决问题之前,人们会对新冠病毒感到愤怒。”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假期前发布的民意调查显示,拜登的支持率为41%,是上任一年来的最低水平。曾参与拜登总统竞选的民调专家塞琳达·莱克说,最大的原因之一是肆虐的疫情。

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可能会加剧大流行期间持续存在的供应链中断。在官员迟迟没有回应共和党对物价上涨的批评后,白宫急于表明,进入新的一年后它十分重视供应链问题和通货膨胀。一位民主党策略师说:“拜登和他的团队先是否认有问题,然后又不得不承认问题,看起来很傻。他们不能再做那种事了。”但通胀预计将持续到新的一年。

疫情及相关的经济冲击不是唯一的挑战。拜登和民主党领导人仍需要在气候和社会开支一揽子计划以及投票权等立法优先事项上找到前进的道路。拜登曾表示,他仍相信国会通过他的社会开支提案是可能的。但民主党人敏锐地意识到时间紧迫和中期选举即将来临。

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里·里德的前助手吉姆·曼利表示,民主党人如果能通过任何法案,就需要在2月之前完成,因为在选举年立法变得越来越困难。民主党人表示,拜登不仅要帮助领导本党度过中期选举,还需要关注前总统特朗普,后者很可能在2024年再次竞选。

2021年圣诞节前几天,特朗普宣布他将在2022年1月6日举行新闻发布会,这正是国会大厦骚乱一周年。民主党人预计,特朗普将继续成为拜登的眼中钉,尤其是在他接近可能宣布竞选之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