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氨”有望成为未来燃料

NH3,即一个氮原子和三个氢原子。这是从现在起我们应该记住的氨的化学式,因为尽管它作为肥料的用途是众所周知的,并且在整个地球上被广泛使用,但这种化合物也可能成为一种燃料,并将与甲醇和氢等一起,为交通运输,尤其是海上运输的脱碳作出贡献。

这种转型需要强大的投资来实现船队的现代化,并创建所有必要的基础设施来生产和分销这些新燃料。如果这项技术能克服它所面临的挑战,我们可能会在这个十年内看到第一批以氨为燃料的卡车、拖拉机和船只。已经有公司、大学和各种研究机构在研究氨燃料的应用技术,甚至已经出现了第一批原型设备。

尽管这些仍然是非常初期的解决方案,但氨正在引起人们的极大兴趣,因为它可能是一种真正可持续的燃料:它的组成不含碳,因此在发动机燃烧过程中不会产生二氧化碳这种温室气体。

它还具有其他重要的优点。从化学式来看,它可以由地球上两种丰富的资源进行制备:从大气中获得的氮和从水中获得的氢。它在低压和零下33摄氏度的条件下很容易进行液化,而作为另一种被看好的燃料,氢需要达到零下253摄氏度才能液化。因此,在液态条件下,氨相对更容易储存和运输。由于它被广泛用作肥料,各国企业在使用这种化合物方而拥有丰富的经验,并且已经具备完整的相关基础设施。

然而,氨在作为船只和卡车的燃料投入常规使用前还有一段曲折的旅程。挪威船级社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必须首先克服几项挑战。”首先要确保燃料氨的供应。如今,全世界生产的氨大约有80%被用作肥料。因此,在必须继续满足这种农业需求的同时,预计将有必要把氨的产量增加一倍甚至两倍,以便为世界各地的海运船队和重型卡车提供燃料。

另一个巨大的挑战出现在它的生产环节中。当前,氨主要是从化石燃料中制取的。现在的想法是从可再生资源中生产“绿氨”,以使其做到真正可持续且无碳。

一切都表明这是一项伟大的押注,而且新的“绿氨”具有非常光明的未来,因为以工业规模生产它的竞赛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展开。著名化工巨头雅苒公司准备在挪威建设一家生产可持续氨的工厂年产能为50万吨。

在西班牙,企业界也在采取行动。位于普埃托利亚诺的费蒂韦里亚公司希望每年能生产超过100万吨“绿氨”。此外,该公司计划出于同样目的在帕洛斯一德拉弗龙特拉建设一家“绿氨”工厂。

即使在不久的将来能够生产出世界所需的所有“绿氨”,将它作为燃料仍有其他一些挑战需要克服。正如两班牙能源转型专家拉斐尔·古铁雷斯所指出昀那样,氨的毒性是其主要缺点。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