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士兵正在冷冻精子

这对夫妇有一个大家庭的梦想。他们将有五个孩子,孩子们将拥有像父亲那样的卷发、微笑和梦幻般的眼睛。他们会教孩子们如何绘画和制作陶器,并带他们在家乡乌克兰东部斯洛维扬斯克附近的森林里长途跋涉。

然后俄罗斯的出兵粉碎了他们的计划。丈夫维塔利·基尔卡奇一安东年科(Vitaly Kyrkach-Ant on enko)在妻子娜塔莉亚(Nataliya)怀有第一个孩子三个月的身孕时自愿参战并战死沙场。

现在,她仍沉浸在悲痛之中,她说她不会放弃他们的梦想。她打算给她的长子生下兄弟姐妹。像其他数百名乌克兰士兵一样,维塔利在返回战场之前冷冻了自己的精子,希望即使不能回家,他仍可以传递他的基因。“维塔利”,他的妻子说,“将成为我们未来所有孩子的父亲。”

image.png

对于许多乌克兰人来说,保存士兵精子的想法既是个人的又是爱国的。它可以帮助那些想要确保自己在死后仍能留下一些东两的男人,并为他们的伴侣带来安慰。在一个现在以反抗精神著称的国家,这也是反击的另一种方式。它至少留下了保留乌克兰血统的可能性。

以至于,乌克兰议会正在讨论一项法案,该法案将允许士兵冷冻他们的精子,费用由国家承担。“这是我们基因库的延续。”起草该法案的乌克兰议员奥克萨娜·德米特里耶娃(Oksana Dmytriieva)说,该法案已在初步投票中扫清了获得通过的障碍。

几家诊所已开始免费提供这项服务。基尔卡奇一安东年科女士出入意料地成为了这项事业的榜样,她利用自己的脸书鼓励男性士兵和他们的妻子,无论战场上发生什么,都可以选择组建家庭。

这种信息似乎也传到了俄罗斯。俄罗斯记者奥尔加·斯卡比耶娃(Olga Skabeeva)最近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上说,士兵冷冻精子相当于“建设国家的基因实验”。“在人工选择的帮助下”,她警告说,“将培育出一整支由俄罗斯恐惧症程度更高的乌克兰人组成的军队。”

位于基辅的IVMED生育诊所的新闻专员娜塔莉亚·托卢布(Natalya Tolub)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复说,她的诊所每周冷冻约10名士兵的精子。其中包括31岁的Yehor,他和25岁的女友Svitlana在一起才几个月,就决定冷冻他的精子。

今年3月,他在短暂休息后重返战场时说,他感觉比第一次去时更平静、更无所畏惧。他归功于经验、时间,以及他留在诊所的精子。“我们正在为我们的孩子争取自由;我们也有权拥有它们。”Yehor说,“他们是否会以这种方式出生,甚至在我们之后出生,都没有关系。”

尽管乌克兰人在逆境中表现得非常勇敢,但专家表示,乌克兰无法通过使用冷冻精子怀孕来重建其在战前已经下降的人口。

虽然很难获得冷冻精子的乌克兰男性的确切数量,但乌克兰生殖医学协会主席Oleksandr表示,乌克兰各地诊所的相关需求都在增加。他说,他希望这些精子不仅能被一些寡妇使用,还能被那些丈夫因身体或精神上的伤害而变得无能为力的妇女使用。他说,政府需要做更多事情来帮助该国女性生育孩子,同时支付辅助生殖程序的费用。“第一部分是生殖细胞的保存”,他说,“第二部分是恢复乌克兰的生育潜力。”

冷冻士兵精子的想法并不新鲜。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期间,几家低温公司向美军免费提供这项服务。在以色列,阵亡士兵的家属走得更远,争取推进一项法案,允许一个家庭使用从阵亡士兵身上提取的精子进行生育,除非他事先反对。

牛津大学医学伦理学教授多米尼克·威尔金森说,在他看来,一些乌克兰士兵急于冷冻他们的精子是合乎道德的,只要双方事先同意,如果男人死了就可以使用精子。“有很多孩子只有一个在世的父母。”他说,“这并不意味着把那个孩子带到这个世界是错误的。”

乌克兰西部城市卢茨克市一家生育诊所的医生佩特罗.帕蒂(Petro Patij)说,他的许多客户仍是前来咨询计划生育或解决生育问题的夫妇,但他现在觉得有必要也问问这些男性,他们是否想冷冻他’们的精子。

“这非常困难。”帕蒂说,“他们想听到乐观的消息,你必须向他们提议冷冻精子,因为其中一个明天可能会死去。”

0